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世界难民日

在庆祝世界难民日的今天,我们发现有越来越多来自非洲国家的难民,不再局限于前往欧盟国家,他们也会到其他国家,比如南美。原因是欧盟国家的边境越缩越紧。

Ivorians who fled ethnic and political clashes during the nation's six month post-electoral standoff, sit amongst their belongings at the Catholic Mission in Duekoue, in western Ivory Coast, Monday, May 30, 2011. More than 27,000 people fled their homes to seek refuge in the Catholic Mission between December and April. Despite the end of the political crisis six weeks ago, many of the displaced remain unable to return home, fearing reprisal attacks and facing a lack of basic necessities.(AP Photo/Rebecca Blackwell)

来自科特迪瓦的难民

布宜诺斯艾利斯城里瓦达维亚大道上交通尖峰时间,人潮车潮汹涌。人行道上,每隔几公尺就有一个小摊子:有些用箱子装货物、有些用布袋、有些直接挂在雨伞上,这些人多半贩售些小首饰、手表或是太阳眼镜。"好冷,"其中一个小贩直嚷嚷,两手不断搓着。25岁的科阿库(Koaku Bu Date Rodrigue)在科特迪瓦出生,两年前来到阿根廷。

"我的国家战事不断。我被迫参加反对派的军队。有一个早上我逃了出来。我首先到圣佩德罗(San Pedro)港,躲进一条船的货舱中。"他已经不记得躲在那里多久。当船停下来的时候,他已经到了阿根廷。

难民人数加倍

每年有数十万人离开非洲。许多人的目标是欧洲。但是欧盟国家越来越封闭。科阿库说:"我听说过可以去欧洲,但是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去那里要花很多钱而且要有关系。"最后的结果:只好考虑其它地点。比如南美。到阿根廷的非洲难民和移民2005年以来增加了一倍。过去的5年有超过3000人在阿根廷的难民组织CO.NA.RE登记。来自非洲的非法移民现在是其中第二大要求政治庇护的群体,这些人大部分来自塞内加尔或是科特迪瓦。巴西的情况也很类似。

"我们注意到,2005年以来,来自非洲的非法移民人数增加,特别是当欧洲的边境管理处Frontex开始工作后。"说这话的是马库斯·菲拉尔迪 (Marcos Filardi),他是阿根廷人权保护单位的难民专员。

拉丁美洲作为终点站

像科阿库这样的人在横度大西洋逃难时其实是冒着很大的危险。在冒着生命危险的情况下,他们躲在货船上,有时候一躲躲个20几天到拉丁美洲,一直担心会被发现,甚至会直接被丢进海里。在阿根廷等待他们的是比欧洲友善一些的气氛。菲拉尔迪说:南美国家的移民和难民政策比较先进,"在短短几周之内,这些寻求政治庇护的人就可以得到工作许可证、免费的健康检查、语言教学和接受职业训练。"

理论上是如此,但是每年持续增加的非洲难民数量让阿根廷政府明显的感到吃力。特别是那些来自塞内加尔的移民者。他们不是坐船来,而是搭飞机到巴西,通常带着巴西在达喀尔的大使馆所签发的签证。从巴西他们再通过偷渡组织的帮忙偷渡到阿根廷。阿根廷的难民专员说:"因此阿根廷在2009年时要求巴西大使馆在发放签证时多加检查,因为这已经变成偷渡到阿根廷的一个管道。"

Deborah Munarriz - die Rechtsanwältin aus Buenos Aires bietet zusammen mit Studenten der staatlichen Universität kostenlose Beratung für Flüchtlinge, deren Asylgesuch abgelehnt wurde. Fotograf: Anne Herrberg Aufnahmeort: Buenos Aires, Argentinien. Datum: Mai 2011

一位女律师和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大学生共同给予难民法律协助

难民潮不曾断过

尽管在人数上远不如到欧洲的多,但是这股难民潮却持续不断,穆纳里斯(Deborah Munarriz)这位女教授和一群国立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的学生共同照顾那些要求政治庇护被拒绝的非洲人。"阿根廷政府对这些人没有对策-国家根本不理会这些人。"而阿根廷的社会对这些新来的人也越来越冷淡,虽然阿根廷传统上也是一个移民社会。 菲拉尔迪说:"阿根廷自认是欧洲移民的后代。这其实是一个神话,这个神话因为意识形态的理由被延续下来。这里其实是种族主义在作祟。"

另一方面,这些新的移民者也迫使这个社会有些改变。这个政府将今年命名为"非洲裔"年,让这些受压抑的草根阶层再度受到重视,同时也是为了纪念200年前在阿根廷独立战争中非洲裔的士兵的所扮演的角色。

作者:Anne Herrberg 编译:邱璧辉

责编: 任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