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世界经济四大接近:从索罗斯裁定中国胜出谈起

在世界金融危机的日子里,世界各地在谈美国的同时也都在谈中国,许多人把希望寄托在中国等门槛国家身上,许多人称中国是赢家。然而,金融大炒家索罗斯对德国世界报说中国是大赢家,份量却又不一样。德国之声记者平心认为,当前金融危机显示的并非简单的是中国的“赢”或美国的“输”,而更是一种大调整,说穿了,是世界经济的大接近。

default

从上海环球金融中心往下看,那一份胆战心惊

索罗斯如是说

德国世界报在线记者问道,当前的金融危机是否会剧烈改变全球金融世界?美国将失去它的最高地位,象欧洲一样,将拥有许多国有化的银行和巨额的债务,而共产党中国将成为世界金融的新强权。

索罗斯的答复是:"美国的影响将会逐渐消失。它已经减弱了。在过去的25年里,我们始终保持着经常项目赤字。中国人和各产油国则获得了赢余。我们消费多于生产。在我们把债务越堆越高之际,他们在储蓄,在创造财富。这个趋势将持续:中国人会获得世界上更多的份额,因为他们会把他们的美元储备和美国国家债券变成实业。这将改变权力分配。权力之向亚洲方向推移是美国在过去25年里造孽的结果。"

此前,索罗斯以更多的语言表达了他的观点:美国当前金融危机并非仅仅是次贷引起的,次贷只是导火索,而美国实际上25年来已经在危机的火山上生存,不断增加债务,总相信危机会自然消失。然而事实表明,危机是不会自然消失的。

当前的金融危机不仅将改变金融世界,而且将给经济和意识形态带来大调整,这种大调整体现为东西方之间的以下四大接近。

意识形态的接近:国家重返经济领域

日前,德国媒体把卢森堡人、欧元区主席荣克称为"欧洲最聪明的人",原因是他说了这么一句话:"当真实到来的时候,意识形态就停止了。"荣克指的是:美国国家现在被迫放弃它的自由经济原则,而大规模收购大型商业银行。没几天后,这个事实也到了欧洲。

这个意识形态本来是东方的,中国的,或者说是"社会主义"的。中国三十年来私有化剧烈,私有经济已占了大半江山,但是,大银行、保险公司等基本上还握在国家手中。说是基本上,是因为,这些大商业银行也上了市,相当多的股份也到了老百姓手中(私有化),但国家仍然掌握了一半以上,那些不出售的股份。此外,外资银行也可以进入中国了。因此,中国总的趋势是在走向包括银行在内的私有化,但始终保有一种“国有情结”。

西方国家多年来一直批评中国国家管控太多,尤其是金融领域。现在,在危机的情况下,西方却也不得不走"回头路",把很多银行给国有化了。

其实,国家控制的因素、保护的因素,从来就没有完全离开西方的迹象。这些年多哈回合谈不下来,关键的就是北方(西方)和南方都要保护自己的利益。西方为了保护自己的农民的利益,始终无法放弃补贴这种"社会主义"做法。至于当前这种"应急"做法会持续多少年,现在还不好说。而与此同时,中国也会被迫更多地放弃"社会主义"。

当前的金融危机表明,各国自己的切身利益还是最重要的指导因素。经济"意识形态",就象各国的福利政策一样,互相之间会有不断的接近与调整。总的方向是接近。

经济地位的接近:西衰加速东盛

这些日子,全世界都在救市。比如美国7000亿(美元),德国近5000亿(欧元)。现在谁都不知道,万一拿出那么多钱还挽不回民众的信心,万一在这之后还下滑,整个经济会是怎么一个局面,是否会比上世纪三十年代更糟。

但即使金融危机能够从此止住,经济衰退可能也一时无法止住。有专家说,美国恢复元气至少要5年时间。比尔.盖茨10月5日还表示,现阶段金融危机不会导致经济整体衰退。但在13日他就说:美国经济正在走向"非常严重的衰退"。另有报导说,美国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今年第三、四季度美国经济将出现负增长。

与此同时,中国经济却似乎并无大碍。世界银行副行长林毅夫说,中国拥有庞大的外汇储备、资本管制和大量财政盈余三大优势,相较其它发展中国家而言,能更为安然地度过危机。中国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对中国经济周刊说,中国上半年经济增长比去年同期回落了1.8个百分点,但仍达10.4%,"中国经济目前还是处在一个较快增长阶段。"有其他专家估计,今年中国经济增长将在9-10%之间。仍然在世界上处于增长速度领先地位。

姚景源说,上半年中国出口增幅回落了5.7%,对美国出口出现多年来首次个位数(8.9%),但仍在增长。而中国现在在加大内需方面努力,经济的较快增长是有保障的。

要说泡沫,其实中国绝不比美国少和小。笔者最近去了上海新开放的环球金融中心大楼。这个超高大楼出租率目前还不到一半,而更高达720米以上的"上海塔"已经要开工,那附近有许多工地。这些都有泡沫因素。住房的泡沫更大。但是,中国多少年来就一直这样踏着泡沫走着,其势至今不衰。美国的泡沫按索罗斯的说法是在25年后破灭的。中国是否会在多少年后破灭,现在谁也说不准。但目前还没有大破灭的迹象。而中国的发展,正如许多专家说的,必须保持高速度,否则就会一下触底。

中国目前在许多方面仍在不断地改革与变迁,而这将在相当长时间里抵消泡沫破灭的压力。比如,一些外资内资由于中国沿海工资成本的提高而移向境外,但也有不少正在向中国"比较内地"的地方转移,比如从广东沿海转到广西沿海,从长江流域转向海河流域等。还有,新出炉的农村土地改革,虽不彻底,而且可能会导致新的许多的腐败案,但却也会带来好几年的一种冲劲。几万公里的高速铁路的建设,自然灾害后的重建等,都给中国带来许多动力。

从当前的趋势看,中国和东方其它新兴工业国较长时期保持较快增长是可能的。原来人们估计,中国可能在30年左右时间内经济总量赶上美国。但如果美国衰个几年,这个估计自然就需要修改了。也就是说,时间会更短。

金融市场的接近:从隔绝到无法隔绝

中国加入世贸,迫使中国的金融市场局部对外开放,使中国与西方的金融市场接近。但有一点始终没有变,那就是中国的股市跟西方和世界上其它地方的股市是没有牵连的。去年年初中国股市"打喷嚏",一度引起世界"感冒"。但后来人们发现,那只是多余的心理紧张造成的。

可是,现在中国的股市似乎又跟西方同步了。明明中国国内的经济数字还相当不错,中国政府甚至采取了一系列救市措施,但愣是止不住沪深股市的颓势。晚上美国、欧洲股市跌了,第二天中国股市也跌。

不能据此说中国与世界股市已经挂上钩了。但是,接近是明显的。这里有很大的心理因素,但也有实质性的因素,两者是结合的。比如,人们知道,中国一些银行也"卷入"了美国一些破产或接近破产银行的债主行列,导致中国这些银行的"实力"削减,于是,他们的中国股民便开始抛出这些银行的股票,于是所有股票都开始了下滑之行。这里虽然大半还是心理因素,大半还是中国股市的那种"无理性",但却是有实质性为一定的基础的。

中国与世界金融的关系只能越走越密,许多金融产品发生了大接触,因此是无可避免的:即使是非直接接触的股市,也有了直接的影响。更何况金融其它的方面,那些有直接穿插的。

货币的接近:人民币走向实际自由兑换

几个月前,我们还在陈述一个事实:中国称几年来人民币汇率大升,但实际上,它只是对美元升,对欧元、英镑、日元等其它西方主要货币根本没动,甚至还略有贬值。也就是说,中国人民币只是更多地挂靠了欧元等,跟着有所浮动。因此,我们说:中国的汇率提升是虚的。

但是这几个月情况发生了变化。中国外管局的统计数字显示,从8月11日至9月8日间,欧元兑人民币贬值5.45%。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日前说:"过去两个月中,人民币兑欧元已经累计升值15%,人民币汇率的弹性显著提高,人民币汇率更加反映出基本面。"

这个新情况表明,人民币对外汇已经不是单一地跟谁挂靠的问题了,而似乎真的接近于三年前说的"一揽子"。最近还出现了大幅跳跃的现象。比如,在这些天欧洲各国推出救市计划后,欧元上扬,仅昨天一天,人民币对欧元就大幅贬值411个基点。

用易纲的话说,叫"人民币汇率更加反映出基本面"。或者可以换句话说,人民币已经接近自由兑换的那个"点"了。

联合早报发表了一篇香港著名实业投资家的文章,里面给中国金融业提出了五点建议,其中一点是"考虑人民币自由兑换的时间表,利用人民币来对冲美元通货膨胀输出的危机"。如果说人民币的浮动情况已经接近了自由兑换的实际可能情况,这个问题似乎是可以提到中国的金融日程表上来了。

中国证券时报发表了一篇署名黄小鹏的文章,建议发行熊猫债券来提高人民币国际地位。这篇文章针对的是中国是否应该放贷来帮助西方度过金融危机的问题。这位专家指出,经济学家把无法用本币从外国借入贷款,从而由借款国承担全部汇率风险的情形称为“原罪”。中国可以为美国救援计划提供融资,但美国财政部须通过在香港或上海的金融市场发行人民币计价的熊猫债券来完成。美国拿到这笔人民币资金后,再向中国内行或外汇市场购买美元汇回国内,用于救援,发行后的债券可以转让,"形成一个熊猫债券的二级市场"。

如果采取上述方式,美国要偿还的是将来持续升值的人民币,而不是可能会继续贬值的美元。这对中国自然大有好处。

人民币在世界上,尤其在周边国家,已经拥有相当强势的地位,几乎成了硬通货。缺的只是自由兑换了。而现在,无论是否很快实施自由兑换,中国和它的人民币确实有很多潜在的机会,不仅是加强人民币地位的机会,也是让中国转换它的货币持有比例的机会。

现在,全世界都在看着中国,看着的不光是中国巨额的外汇储备。中国怎么走,对世界能在多长时间里走出当前危机,确实是个重要问题。中国能否抓住机会,变危机为利益,对中国自然也是很重要的,首先是个经济策略和战略问题。与此同时,世界的经济大接近,世界金融和经济格局的大调整已经在进行着。将会持续很多年。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