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世界杯点燃色情业欲火

德国色情业期待能在世界杯举行期间大捞一笔,很多城市的色情机构都做足准备迎接各国“顾客”。德国政界和宗教界担心德国的声誉会由此受到损害。

default

汉堡红灯区

1972年,第20届奥运会在慕尼黑举行的时候,巴伐利亚首府的色情业终于达到了世界水平。慕尼黑的妓女开始效仿罗马和巴黎的同行,在报纸上刊登小广告招揽前来观看奥运会比赛的观众也去光顾当地妓院。

奥运会召开之时,为了维护慕尼黑的形象,警察驱赶了站街的妓女,关闭了城内的妓院。红灯区的老“营业员”不得不把她们的生意藏到地下。街头小报开始登载诸如“照片女郎”之类的招妓指南为男顾客指引“方向”。这些小广告点燃了真正的“奥运圣火”。

在举办吸引众多男性参加的体育盛会、经济会展或者文化活动的地方,色情业也会随着升温升级。现在距离世界杯足球赛开幕还有6个月,预计将有300万球迷前来观看比赛,从汉堡到慕尼黑12个赛场城市的色情业也都准备就绪。柏林政府这次也决定插手干预。

前联邦妇女部部长施密特女士提出,德国联邦内政部和联邦刑事警察局应该开始着手预防并解决非法妓女从外国流入的问题。她相信,世界杯赛期间国际社会都在关注着德国对打击人口贩卖交易的力度和诚信度。施密特还向德国国家足球队书写了一封言辞恳切地倡议信,希望他们可以承担起应有的社会角色,并支持打击强迫卖淫以及人口贩卖交易的行动。以德国保护妇女权益组织为代表的一些机构也担心,届时大约会有40000多名妓女从东欧涌进德国卖淫。

与此同时,色情业业主们又在千方百计地为用各种新鲜的色情产品及服务吸引男性顾客从兜里掏钱。

在这种情况下,色情交易与传统道德规范站在了对立面,两种观念发生了猛烈的冲撞。支持“足球、啤酒、性”一派的意见认为:“如果我们被爱情欺骗了的话,为什么不能在应招女郎那里寻求安慰?”另一派以“救星”姿态出现的意见称:“要对所有形式的性剥削出示红牌!”

在这两派之间站立的是实用派。慕尼黑城市管理部门预计世界杯期间妓女总数会增长30%。“我们不想干涉正常的色情业生意,但是对强迫性卖淫我们就不能坐视不管了。”地方警察局发言人施里希特说。

其它城市的色情业也都全力以赴准备“满足”男顾客的需求。科隆开始在工业区的一些街道上修建简易的“单间”。在这些简单的像车棚一样的单间里为妓女和嫖客们提供了用于安全措施的安全套自动售货机以及情趣用品。

在柏林这种性交易的数量也将明显增加。Charlottenburg区一家全德最大的妓院新近开张,当中从业的妓女数量达到100名。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旁边的Heerstrasse大街也将成为满足球迷另一种“需要”的基地。

汉堡红灯区希望可以将世界杯赛变成推广圣保利区(St. Pauli)的市场推广工具。该区的行业行会正在推广名为“和谐'交通'”的市场宣传。宣传的目的只有一个:满足观看世界杯球赛球迷的需求,让汉堡在他们头脑中留下一个娱乐中心的印象。

但是该行会也担心一些欺骗性的性交易会毁了全行业的名声。有不少妓女以30欧元的低价诱骗嫖客,但是交易后的实际价格却远远高于事先说好的交易价格。行会发言人舒尔茨说:“一颗老鼠屎会坏了一锅汤”。

汉堡地区刑事案件管理局负责红灯区事物的负责人乌本说:“有一些嫖客投诉说,妓女们骗他们说出信用卡的密码,并从卡中提取远远高于谈妥的交易价格的金钱数额。”为了避免外国球迷也可能陷入此种陷阱,汉堡地区的行会决定同红灯区的老板们商谈解决措施,并且派出伪装的嫖客,以便抓出专门欺骗顾客的妓女。身为妓女的27岁的依娜说:“红灯区内的竞争这么激烈,名声差的妓院根本没机会去骗嫖客。”

如今很多男人付买欧宝汽车的钱却希望能得到一辆法拉利。“如果我知道顾客喝醉了,需要的时间会很长,那我提高交易价格有什么不对吗?”一位棕色头发的妓女问道。

德国妓女很高兴即将接待外国顾客。一位妓女说:“那些顾客会了解到德国妇女的价值很高。”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