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世界杯东道主掀起排外浪潮

南非很希望当个称职的世界杯东道主。不过,其他非洲国家看到的现象则是,南非仇视外国人的情绪与日俱增。

default

称职东道国?南非社会排外情绪高

"他们是下午三、四点时来的。"扎伊德·阿里·穆罕默德(Zaid Ali Mohammed)回忆道。"一大帮人,朝我的小店冲来,破门而入,先把店里抢个精光,然后就往里扔石头,我只好逃命。"

13年前,为躲避内战,扎伊德·阿里·穆罕默德逃离索马里,先是乘船到莫桑比克,然后闯到南非。那一天他还记得非常清楚:"我是1997年12月10号到这儿的。"但他万万没有想到,逃离了故乡的军阀混战,却在第二家园陷入新的动荡不安,原因是南非人对其他非洲人的排外情绪及由此产生的暴力。"他们嫉妒我们,因为他们自己不想干活儿。他们的店没人去。看到我们的小铺生意好,他们就嫉妒。"

和睦相处的幻想破灭

在离约翰内斯堡两公里车程的米德尔贝格,扎伊德凭几美元的启动金,开了一家小杂货铺,南非人可以来这儿买些日常生活用品,包括面包、牛奶、水果等等。小铺取名"Siyabonga",意即"我们谢谢你们"。今天这名字对扎伊德不无讽刺意味,因为他的南非邻居非但不怎么感谢他,反而还指责他抢客户。今年3月29日,一群男子携凶器上门,砸毁小店。好在扎伊德本人安然无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另一些索马里人却因其勤劳经商而付出了生命代价。在"南非索马里人权益联盟"的办公室,该联盟主席谢赫·阿米尔·侯赛因(Sheik Amir Hussein)的手提电脑上有许多被杀老乡的照片,这些照片都是在南非各地停尸房拍的。"这是阿姆法尔,在南非第一个被害的索马里人。"阿米尔熟练地介绍道。他已经在很多活动上演示过这些照片,最近一次甚至是向南非总统祖马介绍。

爆发排外浪潮

阿姆法尔是2008年5月19日遇害的。那天,约翰内斯堡北部爆发了第一轮排外浪潮。阿米尔的电脑里还有其他照片:验尸台上一具尸体,面目全非;一家小杂货铺,地上一滩血。单2008年一年,就有1500家索马里人开的小铺被抢,109名索马里人被害。阿米尔说,那是恐怖的一年。那年,南非人成群结队在城区挨家挨户搜索,碰到津巴布韦人或者索马里人便大打出手。直到9月26日,一位索马里女性和她的三个孩子被一群暴徒蓄意打死的事件发生后,南非舆论界和政治界才开始正视排外问题。

从那时开始,警方和政府就常和阿米尔以及他代表的"南非索马里人权益联盟"联系。他们办公室所在的梅费尔区是约翰内斯堡外国人集聚的城区,索马里人、印度人、巴基斯坦人开的商店和茶馆比比皆是,乍看就像是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的哪个市场。背井离乡的索马里人在这里交换有关老家的消息。

排外原因

这天早上,南非人扎卡妮·马斯瓦加尼(Tsakani Maswangany)特意从索韦托跑到梅费尔区,就是为了到斯莱·齐克瓦图(Siraj Chikwatu)的小铺复印东西。店主斯莱是马拉维人,他也切身经历过南非的排外行为。"我见到过外国人开的店被抢、人被打,我的朋友圈里就有这种遭遇的。谢天谢地我至今还没事儿。"斯莱的顾客、南非人扎卡妮对她同乡的这种残忍暴力很不赞成,但也有些无助地试图解释其背后的动机:"我觉得这些排外行为是不公正的,但反过来我也可以理解那些人的动机,因为南非经济萧条,失业率很高,对人们打击很大,人们难免就会嫉妒外国人了。"但她同时也表示:"可我们都是非洲人啊,我们不应该相互残杀。"

鉴于索马里的强硬伊斯兰党派及其圣战组织继续以恐怖袭击与政府作对,因此还会继续有索马里人逃往南非。如今,阿米尔和他的老乡在南非已经构建了很好的组织网络,伸张自己的权益。不久前,他们还利用索马里总统访问南非的机会,宣传造势,迫使警方加大打击排外行为的力度。然而,成千上万从北部非洲来到南非的外国人却没有很大的院外活动能力,除索马里人以外,津巴布韦人也是南非人排外的主要目标。

世界杯后外国人命运如何?

就在南非因世界杯而尽力展现其光鲜美丽一面的时候,生活在南非的索马里人、津巴布韦人,还有刚果人、埃塞俄比亚人等却担心一旦比赛完毕,国际媒体不再聚焦南非,他们的境况将会恶化。最近记者一再听到的一句话就是:"到时候他们就会把我们撵回家。"在南非实行种族隔离政策的几十年间,无数受迫害的南非人都在其非洲邻国找到了庇护。今年六、七月,南非自己将会是很好的东道国,接待五湖四海的来宾。但世界杯结束之后,还是这样吗?

作者:Ludger Schadomsky/施彦

责编:洪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