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世界新闻自由日:新领域、新障碍

在世界范围内,言论自由被侵犯的现象仍然存在,有许多新闻工作者,因其报道触及执政者利益而被捕入狱,甚至付出生命。对网络审查也在加强。今年世界新闻自由日主题为"21世纪媒体:新领域、新障碍 "。

default

5月3日为世界新闻自由日。世界新闻自由日是1991年由联合国创建,旨在提高新闻自由的意识,并提醒政府尊重和提升言论自由的权利,该权利铭记在世界人权宣言第19条中。今年的世界新闻自由日的主题为"21世纪媒体:新领域、新障碍 "。

中国近年来新闻环境持续恶化。据"记者无疆界"组织发表的2010年全球新闻自由度排名,在178个国家当中,中国居第171位。一直以来,中国政府除打压传统媒体外,还不断加强对互联网的审查。这也今年世界新闻自由日主题的所凸显的社会背景。

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到来之际,中国自由作家昝爱宗发表公开呼吁,指中国实行党治,党领导一切,包括传媒。权力垄断之下,断送了中国人的新闻自由,他呼吁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中国新闻人要力争新闻自由。

自由媒体对开放社会具有重要作用

早在4月14日,美国负责公共外交和公共事务的副国务卿朱迪思·麦克黑尔也在早前对世界新闻自由日寄语,期待公众思考和探讨自由媒体对民主开放社会和希望实现理想的人们所具有的重要作用,以及新闻工作者和公民记者为追求言论自由所付出的巨大牺牲。

就今年世界新闻自由日的主题:新领域、新障碍,麦克思尔也谈到在整个中东地区,人们摆脱政府数十年来的严厉控制。新型媒体和互联网为新闻专业人员、公民以及反对派团体提供了一个寻求已久的公共空间,报告信息和新闻,交流观点,并将支持者组织起来。

新媒体即时和广泛获得信息的能力得以让思想迅猛传播。它使人们能够参与自己国家的公共生活,具有了平等的发言权。互联网也在很大程度上使权力和影响发生转移,进而使与全球各地范围广泛得多的公众声音的互动交流成为必需。

中国需要自由的媒体环境

德国之声也采访了香港《开放》杂志总编金钟,他认为中国目前处在新闻自由最黑暗的状态, "中国在'无国界记者'发布的2010年度全球新闻自由度排名中,倒数第八,我认为这个报告是有公信力的,是反映了中国现在新闻自由状态在全世界范围内处在最恶劣状态的国家之一,我们作为中国的新闻工作者,我们比国外机构体会更深,中国确实是所谓的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现在是最坏、最黑暗、最保守的时期,背景是中国已经变成了警察国家,将公民自由空间压缩到空前的最低程度,其中就包括新闻自由。"

金钟认为,一个独立的公民天然被赋予自由和权利,在上个世纪美国总统罗斯福提出四大自由的首项即言论自由,去了解、掌握社会上正在发生的事情也是人类的天性,新闻无自由,人就不可以获得真相,所以新闻自由权也是一项重要的人权。

金钟也提出对新闻日的愿望和作为新闻人的基本诉求:"首先要取消对网络传播的管制;另外在新闻日时,也呼吁中国政府取消与之相关的通信权的管制,我们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中国政府对公民私域的通信权进行侵犯。"

北京学者展江,也认为中国切实需要自由的媒体环境,希望政府对媒体能够开放、能够放手让媒体揭露社会问题和弊端等;

香港大学新闻与传媒中心教授钱刚也表示:"我们这些新闻人所有的从业经历,概括起来就是在一寸一寸的争取新闻自由空间,新闻自由也宪法权利,我们要维护这种权利。"

新传播形态将迫使政府开放更大的言论空间


德国之声也采访了中国新媒体人、现就职香港阳光卫视的北风,他认为中国的新媒体在传播信息方面的力量无法阻挡:"从大处说,以中东的茉莉花革命为例,他是在互联网平等下的革命;在互联网新技术、新平台类似Twitter、Facebook出现后,在中国大家看到的有趣的现象是 ,在国内的新浪微博大家会很广泛的传播一个事件,等事件传播到一定程度时,当局会下达一个禁令,大家就去传播这个禁令,在事件信息这个层面上,中国已经不存在任何所有制新闻事件本身传播的力量,即使在国内也会看到事件信息会得以传播,问题在于后续的讨论是关闭的,目前中国在发起社会运动方面,互联网是无法完成这样的使命的。"

北风也认为,新媒体必将突破新闻管制和拓展更大的空间:"从2008年以来,中国政府不断打压舆论空间,现代公民的言论空间往往是从新技术、新平台的带来的技术革命引发言论空间扩大,新的技术、传播形态迫使政府开放更大的言论空间。"

作者:吴雨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