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地天主教会如何获得资金?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2.10.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世界各地天主教会如何获得资金?

德国林堡主教府超支丑闻让天主教的财政问题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在德国,信徒们要缴纳教会税,但在其它很多国家,教会则依靠捐款。

Ein Besucher der Saarbrücker Stiftskirche steckt am 9.2.2003 einige Münzen in den Klingelbeutel.

(德国之声中文网)民间早就送给他"奢侈神父"的绰号-德国林堡地区主教特巴茨-范·艾尔斯特(Franz-Peter Tebartz-van Elst)为新建主教府一再超支,主教官邸的建筑费用几年间从500万欧元攀升到3100万欧元。就连德国主教大会主席措里齐(Robert Zollitsch)也已经与范·艾尔斯特划清界限,因为前者深知这样的丑闻将给财政结构饱受媒体和公众诟病的天主教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现在,德国主教大会已成立了一个专门委员会调查林堡主教府的财政状况。其资金一部分来自由教会税、国家资助和捐款组成的公共主教管区预算,另一部分来自所谓的主教预算,由基金、地产、遗产税、分红等组成-这是欧洲以前的旧式主教管区留下的习俗。

因为有两个账本,所以德国的天主教会与全球其它地区相比很有优势。慕尼黑大学教会法专家赫尔姆特·普雷(Helmuth Pree)说,现在只有个别欧洲国家,比如德国、奥地利有教会税或者教会款体系,而在全球其它国家,这样的体系都不存在了。在德国,有纳税义务的所有天主教徒或者基督教徒都缴纳教会税,税额为其收入税的约9%。方便起见,由国家直接从个人收入中扣除。2012年,德国天主教会获得了52亿欧元的教会税。

Das Luftbild vom 09.10.2013 zeigt den Neubau des Bischofssitzes (weiß) des Limburger Bischofs Franz-Peter Tebartz-van Elst unmittelbar vor dem Dom von Limburg (Hessen). Die Kosten für den Neubau des Bischofssitzes sollen inzwischen auf 31 Millionen Euro angestiegen sein. Foto: Thomas Frey/dpa

林堡新主教官邸与林堡大教堂相望

意大利、西班牙和匈牙利则向有义务纳税的人普遍征收所谓的"使命税",税额为个人收入税的0.7%或者1%。但公民可以自己决定是把这笔钱交给教会,还是交给国家的社会福利机构。在德国,人们可以通过退出教会逃避教会税,但意大利等国则没有这样的途径。

捐款、教堂募捐、温和的赋税

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天主教会都依靠自愿捐款。普雷说,如果国家的经济状况变糟,教会就很艰难,因为捐款减少。 尽管教会可以对自愿捐赠的资金数额提出建议,但却无法肯定到底能筹集到多少捐款。

这样的烦恼正困扰着波兰的天主教会。在战后的共产主义时期,波兰引进教会基金来对没收教会资产作出补偿。2012年,该基金产生的收益为2100万欧元。而现在,波兰却在谈论引入自愿的教会款,份额为个人所得税的0.5%。据估计,这笔收入为每年3300万欧元,但因为是出于自愿,所以并不一定能收到这个数目的款项。

Kreuz und Rosenkranz auf Euro-Geldscheinen (Foto: dpa)

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天主教会都依靠自愿捐款。相比之下,德国天主教会资金来源稳定充足。

美国的教会证明,在自愿基础上也可以运行良好。教庭大学教会法系主任、罗马北马里亚纳群岛(Rota)法官马库斯·格劳力西(Markus Graulich)说,美国有一个很好的捐款体系,但是,美国的天主教会也会受某些言论的影响,比如神父的某些表态可能导致信徒的捐款意愿降低。

格劳力西说,这导致教会和社区的关系会更密切。他表示与美国的教友就此进行过讨论,问他们的布道是否自由,他们的回答是,"是的,如果能和信徒们建立良好关系的话。"

在世界上其它许多国家,地方教会的财政都比较困难。普雷说,穷国郊区仍然经常向欧洲教会求助。德国是最大的援助方。德国天主教大会的信息显示,2012年,从德国援助机构、修士会和教区有6000万欧元流向外国教会的项目。德国主教大会世界教会和移民问题负责人乌里希·珀纳尔(Ulrich Pöner)说,这些资金大部分来自捐款和教堂募捐,有600万来自教会税这些合作项目常常是某教区的特定项目,比如修建学校或卫生所。流向拉美、亚洲和非洲的资金各占三分之一。普雷说,非洲的比重可能会增加,因为拉美和亚洲的教会经济状况有了改善。他说,"非洲人口增长快,经济问题突出,今后几年可能将继续扩展对其的援助项目。"

作者: Andreas Grigo 编译:乐然

责编:叶宣

LINK: http://www.dw.de/dw/article/0,,17168843,00.html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