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世界医生交响乐团开启全球巡演之旅

"世界医生交响乐团"的成员有两个共同点,他们一方面以医生为职业,同时音乐又是他们的共同爱好。他们演出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让自己从繁重的日常医务工作中解放出来,同时还要服务于公益事业。因此,这个乐团将举行义演所得收入用于全球范围的医疗慈善项目。例如他们刚刚在柏林爱乐音乐厅举办的音乐会,收入将捐献给柏林的酷刑受害者救助中心和南非同艾滋病作斗争的雨果·滕伯曼基金会。

default

柏林爱乐音乐厅

"世界医生交响乐团"的乐手们是数天前才重新聚到一起的。为了奉献一场精彩的演出,他们正抓紧排练。这些乐手来自世界各地,从澳大利亚、新西兰到瑞士、匈牙利,以及德国的许多城市。他们都是自费来到这里,食宿由自己承担,并且是无偿演出。但音乐还是让他们聚到了一起。在谈到这个乐团时,它的发起人、也是乐团指挥的施蒂芬·威利希说:"这里有许多能够出色演奏音乐的医生们。我曾想过,我们怎样才能将音乐同医生的职责联系到一起。后来我就打算建立这么一个国际性的医生乐团,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医务同仁们组成。我们将通过演出来展示医生的工作是何等重要,同时提醒人们,世界上许多地方至今都还没有建立起完善的医疗制度来。"

施蒂芬·威利希自身并非专业音乐家。他是夏里特社会医疗研究院的院长兼教授,而该机构是柏林著名的医疗科研与教育机构。威利希曾在柏林、慕尼黑、纽约和波士顿学习医学,但他的音乐生涯开始得更早,"我很早就接触音乐了。小时候,我先是学习小提琴,随后加入过合唱团。音乐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但我最终还是决定学习医学,因为我担心倘若成为专职音乐家的话,我对音乐的兴趣会随之减退。医学当然也是个令人心仪的领域,这样我就可以把两者有机地结合在一起。"


乐团中很多人和他一样有着类似的经历,比如来自伦敦的家庭医师辛德里亚·诺诺·科恩,她说:"我7岁时就开始学习钢琴,12岁时又开始学小提琴,因为我觉得自己更喜欢小提琴。我对音乐的态度很严肃,希望进入音乐专业学习。但是到了18岁时,我还是听从朋友们的建议,选择了进医学学习。那时朋友们对我说,没有必要把音乐作为生计,把它当作兴趣爱好就挺好的了。我便接受了他们的建议。"


施蒂芬·威利希是两年前着手建立这个乐团的。他在全世界的医学报刊上刊登广告寻找合作者。辛德里亚·诺诺·科恩就是通过这种渠道来这儿的,"我在伦敦的医师报上看到广告,于是我想,我也应该做点什么。然后我就发了邮件,表示我也要参加。"

目前"世界医生交响乐团"已经举办了三场演出。身兼内科医生和中提琴手的罗兰德·鲍尔是通过室内音乐活动认识威利希的。他在乐团前往美国克利夫兰举办音乐会的时候加入了进来。"我连续两次都坐在一个来自伦敦的麻醉医师身边演奏,真是太有意思了。乐团的这种国际化对我具有特殊的吸引力。"

另外令他着迷的是,在这里可以演奏经典交响乐作品。每次,医生们在演出前几周接收到将演出曲目的乐谱,然后他们可以在家里进行练习。在演出彩排现场,他们得到了当地著名音乐家,例如此前美国克利夫兰交响乐团音乐家们以及现在柏林交响乐团和其它一些音乐团体的音乐家们的指导帮助。

凯·弗兰泽来自位于柏林德意志歌剧院下属的交响乐团,他也来这里帮忙。这名被誉为协奏曲大师的艺术家非常赞赏这种理想主义的行为,为此,他放弃报酬特地赶来帮忙。"我很乐意来这里帮忙,帮他们指导小提琴演奏。我认为这个项目很棒,大家从四面八方聚到一起,然后共同推动这个项目开展起来。我很愿意帮助他们在技巧上更进一步。"


弗兰茨对这些业余演奏者们的表现感到惊叹:"如果人们听到他们的小号或圆号独奏,听到他们演奏对专业人员来说都很难的乐章,一定会非常吃惊。108个人花了数天时间就成功组成了这个团队,这让我感到不可思议。"

而这些人都是为了一个美好的目的聚到一起来演奏音乐的。施蒂芬·威利希坚信它的这个项目会继续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音乐是个让人着迷的媒介,它能拉近人们的距离。虽然医生们使用这个媒介的事例并不常见,但是却非常成功。通过音乐,我们的声音能到达世界每个地方。在这里,我们用一种人类所共有的语言来表达心声,那就是音乐。"

作者:Sigrid Hof/赵羽中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