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专访UNICEF德国分部名誉主席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德国分部名誉主席-海德-西蒙妮斯曾是德国知名政治家,担任石荷州长达13年之久。退出政坛后,她将全部经历投入儿童事业。她已多次去过中国,中国人的勤奋好学尤其令她印象深刻。在6月1日国际儿童节(对中国等共产主义国家而言)到来之前,本台中文网记者采访了这位德国杰出女性。

default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德国分部名誉主席海德-西蒙妮斯

海德-西蒙妮斯生于1943年。大学期间主攻国民经济和社会学。1967年获国民经济学硕士学位,1969年加入社民党,1988年被任命为石荷州财政部长,1993年至2005年担任石荷州州长。自2006年1月1日起担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德国分部名誉主席。

60 Jahre Danach - Bildgalerie - Wolgograd 10/20

二战德国士兵

德国之声: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成立于二战以后,至今已有61年的历史。该组织的口号是为每一位儿童。请问,该组织在此期间取得了哪些成就,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西蒙妮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最早是一个临时性的机构,旨在为饱受二战之苦的欧洲儿童,包括德国儿童和青少年提供帮助。如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临时性的救助计划已发展为一个国际性的方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设法向所有急需帮助的儿童伸出救援之手,比如为流浪街头、被迫卖淫、无法上学、无法获得预防疫苗的儿童提供帮助,儿童遭受的不公实在是太多了。我们取得的最大成绩是促成儿童权利宪章,儿童权利公约的诞生,它明确规定了儿童的权利,并要求所有国家为遵守儿童权益付出努力。

德国之声:但许多联合国机构被视为政治上的纸老虎,联合国儿童基金也受到这样的指责了吗?

西蒙妮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之所以成功,是因为该机构拥有一支庞大的正式工作人员和名誉会员的队伍。德国分部的工作人员就高达8千之众,许多工业国家还设有专门的委员会。我们为急需帮助的儿童筹集资金,用于不同的救助行动,比如达尔福尔危机、刚果南部战乱、非洲学龄儿童接受教育以及预防艾滋病的宣传活动等等。我们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名义筹集资金,知道哪里最亟需财政援助。

德国之声:您从2006年1月1日起担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德国分部名誉主席。这一组织的特殊之处是什么?

西蒙妮斯:首先德国居民对二战结束后获得的外来援助记忆犹新,因此不少人都有很高的赞助热情,德国与美国和日本一道属于世界捐款大国。身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主席的任务在于,引起人们对世界饥馑和贫困根源所在的关注。现在人们已逐渐注意到被人长期遗忘的非洲南部和东南欧国家儿童的悲惨境遇。

德国儿童贫困问题

UNICEF Heide Simonis

海德-西蒙妮斯

德国之声:不仅非洲南部和东南欧的许多儿童生活在贫困之中,德国的儿童贫困问题也很严重。难道儿童贫困是德国新时期遇到的新问题吗?

西蒙妮斯:在德国始终有儿童挣扎在贫困线上。当然人们不能将德国的贫困儿童限与非洲婴儿的境遇进行简单比较。那里的人均生活费每天不足一美元。尽管如此,如果考虑到德国儿童所应享受的权利,那么在我们这儿确实有不少儿童生活在贫困之中,也就是说,这些儿童无法获得足够的食品,无法享受最基本的医疗保障,他们被人遗忘,身心都受到摧残。由于没有钱,不少孩子无法与同班同学一道外出郊游,参加各种业余活动等等。

为解决儿童问题寻找妙方

德国之声:如何才能有效地解决这一问题呢?

西蒙妮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于去年开展了一项科研活动,对工业国家儿童的生活条件展开调查。之后,我们提出了相关建议。建议内容包括为儿童提供全日制幼儿园和学校,让学龄儿童下午在学校里完成作业,民主国家政府以不同方式关心儿童的成长。斯堪地纳维亚国家,比如丹麦等就作出了很好的榜样。德国不久前也引入了相关机制。儿童需要有人替他们维护自己的权利,从而避免不测的发生,健康成长。

德国之声:您担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德国分部主席已有一年多了,您本人没有孩子,为何偏偏热衷于儿童事业呢?

UNICEF, Aidswaisen in Kenia

肯尼亚感染艾滋病毒儿童

西蒙妮斯:其实我一直关注与儿童有关的事情。我们有许多养子养女。1995年我参与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组织的一项活动,帮助前南斯拉夫儿童渡过寒冷的冬天,那时我还是德国最北部的石荷州的州长。2000年,我与京特-格拉斯、萨比娜-克里斯蒂延森等人一道组织了一项大型活动,为阿富汗儿童提供帮助,我们筹集了许多资金。上一世纪70年代,我还与丈夫一道在非洲的赞比亚生活了一段时间,亲眼目睹了那里饥馑儿童和成年人的生活窘境,对没有住房,缺水没电的日子有所了解。

热衷发展援助事业

德国之声:这就是说,发展援助事业对您来说并不陌生。

西蒙妮斯:的确如此。

德国之声:那么在您担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主席期间将如何体现您个人的手笔呢?

西蒙妮斯:作为名誉主席的我首先要让人们知道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存在的必要性和意义所在。我四处做报告,接受各方邀请,参加各种大型活动,帮助世界许多地区的儿童与艾滋病做斗争,告诉人们世界上还有许多儿童尤其是女孩子无法上学,许多地方根本就没有学校。在做报告时,我每每列举出很多生动的例子,它们都源于我的亲身经历。比如在巴基斯坦发生地震之后,我就飞往那里,亲眼目睹了那里本已十分贫困灾民的生活状况。我的第二个任务是尽力筹集赞助和捐款,为急需帮助之人提供帮助。

德国之声:这么说,您经常出差在外?

西蒙妮斯:对,不久前,我才从柬埔寨回来,在那里,艾滋病对儿童构成极大的威胁。我也在印度考察了一些项目。我去过巴基斯坦和安哥拉,与不同国家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分部主席接触过两次,一次在安道尔,一次在香港。我们彼此间进行了广泛的经验交流,就哪些国家适用哪些方法,如何分担重任等畅所欲言:比如非洲的教育水平落后,艾滋病问题都非常棘手,解决这些问题,仅靠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德国分部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

德国居民慈善赞助热情高

Berlinale Cinema for Peace

举办盛会为世界和平与饥馑儿童筹资

德国之声:解决上述问题需要大笔资金。您刚才也谈到了捐款和赞助问题。请问,在当年经济形势下,人们会有很高的赞助热情吗?

西蒙妮斯:当然,不仅如此,赞助热情还有越来越高的趋势。尽管德国不像美国,没有企业出资赞助的传统,但在全球化进程中,德国企业也从与之合作的国外企业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慈善事业方面也不例外。

德国之声:您能否谈得具体一些?


西蒙妮斯:比如组织入场券500欧元的盛大宴会,举办隆重的大型活动,舞会,电影盛会等,通过组织这样的活动为世界和平事业,当然也包括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工作筹资资金,这种做法在德国是前所未有的。

在男人天地拼搏

德国之声: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您曾是德国最年轻的联邦议员,也是德国唯一担任过州长的女性政治家。您还写了一本书,名 为“在男人中间”。请问,在男人的“世袭领地”竞争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西蒙妮斯:哎,一言难尽,困难之大可想而知。就如同在企业,银行和科研领域一样,都难得有女性担任领导职务。但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如今,在大学毕业生中,女性多于男性,与同龄男孩子相比,女孩子更能集中精力,成绩也往往比男孩子好。但看一看以后的发展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在德国由女性领导的企业最多只占3%,在银行、大学等担任领导的女性凤毛麟角。在影视界,出色的女导演也为数有限。

家庭影响 投身政界

德国之声:您于1969年加入社民党,您的政治热情来自何处?

西蒙妮斯:这与我的家庭出身是分不开的。父亲很关心政治,也经常在家里谈论政治议题。尽管父亲很保守,但我们彼此间可以交流,畅所欲言,就这样,我逐渐对政治发生了兴趣。

德国之声:您认为,女性政治家的长处和弱点是什么?

西蒙妮斯:我认为,女性政治家比较善于倾听。这与德国女孩子接受的传统教育是分不开的。倾听是女孩子的美德之一。另外,女性的团队合作精神也往往强于男性。相对来说,女性更容易承认自己的错误,男人则很难做到这一点。

德国之声:您曾公开表示,只有当男人彻底不行时,女性才会获得机会。此话该如何理解?

西蒙妮斯: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我的亲身经历不是最好的证明吗?!不然,默克尔怎么会当上德国总理。

Eklat in Kiel

经历基尔政坛风波

政坛争斗残酷无情

德国之声:从何种意义上说,您担任州长的经历有助于您现在的工作?

西蒙妮斯:最重要的是,我认识很多人,这对我目前的工作来说非常重要。认识人好说话,另外,我们也可以相互帮助,给予一定的支持。

德国之声:2005年初,您在基尔州议会的组阁选举中蒙受重创。一位同事在4轮不记名投票中拒绝投票支持您,使您非常气愤和失望。这出政治剧也曾在德国引起不小的轰动,您也因此退出政坛。请问,德国政坛的权利斗争都这么残酷吗?

西蒙妮斯:这样的事情在德国政坛很少发生,但却是无法避免的。对我打击最大的是,有意见不直说,却在背后刺我一刀。开始时,我难以接受这种做法,如同被当头一棒。但自从我开始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工作起,我又有了一种很好的感觉,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很有意义的,我真心热爱这份工作,我为此投入了我的全部身心。退出政坛前经历的那一幕已永远成为历史。

事业家庭两难全

德国之声:在您出任州长期间,您与丈夫分别在两个城市工作,身为教授的丈夫在柏林工作,您与丈夫只能在周末见面。这样的婚姻在德国非常少见。您的成功秘诀是什么?

西蒙妮斯:呦,那您得问我的丈夫了,在这件事上,他的功劳最大。那时我忙碌极了,根本无暇顾及个人和家庭生活。忍受分离和寂寞的主要是我的丈夫。我认为,如果说有什么值得一提的,那就是夫妻双方都要有自己的事业,要有自己想做,喜欢做的事情。我丈夫非常热衷于环保事业。如果夫妻双方有一方总呆在家里,无事可做一定会产生很多矛盾。

德国之声:您的业余爱好是逛跳蚤市场,对各式各样的帽子情有独钟。您现在还时间从事这份爱好吗?

西蒙妮斯:这个问题提得好,要说时间,我永远没有时间,但我一直想方设法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比如我很迷恋美国的拼花布艺。有时候我一连数周一点时间也没有,但有时我也会连着几个星期天天晚上忙着缝制各种布块儿。总之,千万不可强求。

德国之声:您为什么如此偏爱跳蚤市场?

西蒙妮斯:跳蚤市场上有很多好东西。如果您能到我家来看看就知道了。

SPD Geburtstag Gerhard Schröder Doris und Heide Simonis

西蒙妮斯与施罗德和其夫人

谈中国印象

德国之声:儿童贫困在中国也是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德国分部在中国有自己的项目吗?

西蒙妮斯:我们在中国没有直接的项目。但就我所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香港分部在中国有很多项目,因为该组织对中国大陆的情况非常了解。而我们与该组织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我们对中国缺乏必要的了解,语言不通是最大的障碍。但假如中国政府,中国方面有具体需求的话,我们随时愿意提供帮助。

德国之声:您本人与中国有联系吗?

西蒙妮斯:当然了,我已去过中国好几次。石荷州政府与浙江省长年保持伙伴关系。我曾多次去过杭州,我认为,今天我可以骄傲地说,我当时的业绩还是很不错的,要知道浙江省政府成员一直对我非常友好。如果我的工作不能令他们感到满意的话,我想中方是不会这么善待我的。

德国之声:中国给您留下的最深刻印象是什么?

西蒙妮斯:中国人的勤奋和好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很多中国留学生回国后为加强德中两国间的交往作出了自己的贡献。我们的合作范围非常广泛。比如为了迎接2008年北京奥运会,基尔特意派教练去中国对其帆船运动员进行训练。

  • 日期 26.05.2007
  • 作者 祝红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Aj9p
  • 日期 26.05.2007
  • 作者 祝红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Aj9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