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专访: 难民保护的基础文件-日内瓦公约问世65周年

德国人权研究所专家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直至今天,签署于1951年的日内瓦难民公约依然是国际难民法的最重要基础文件之一。

(德国之声中文网)《难民地位公约(Convention Relating to the Status of Refugees)》(后简称"日内瓦公约")于1951年7月28日在联合国日内瓦特别大会上通过,1964年起生效。1967年,该公约增加了《难民法律地位备忘录(Protocol Relating to the Status of Refugees)》。德国之声就《日内瓦难民公约》问世65周年采访了德国人权研究所欧洲人权政策部专家克雷默(Hendrik Cremer)博士,请他着重就该文件在当前的意义谈看法。

德国之声:签署于1951年的日内瓦难民公约今天还有何种意义?

克雷默:日内瓦难民公约在当年和现在都有突出意义。它构成了国际难民法以及欧洲国家避难法的基础。

德国之声:根据日内瓦公约,难民有哪些权利,最重要的原则是哪些?

克雷默:最重要的原则是,禁止在边界阻止难民进入,禁止将难民遣送回人的生命安全受威胁的国家,即迫害国。另一项重要规定要求,不得制裁寻求保护和避难者、受迫害威胁者。当事人通常以非法手段抵达,公约就此规定,不得因此对当事人采取法律惩罚措施。当然,公约中还有大量其它重要规定。

德国之声:1951年时,难民公约仅适用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欧洲难民。后来,经由1967年的追加备忘录,公约的适用范围在时间上和地域上大幅扩展。今天,谁是该公约的适用对象?

克雷默:还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就已有过相关努力,建立难民保护机制。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也是这样。最初,难民保护在时间上和地域上都有限制,也就是说,它只适用于特定的难民,即因特定事件而成为难民的人。在日内瓦公约中,难民保护也在时间上和地域上设了限。经由1967年的备忘录,这些限制才被取消,也就是说,该公约适用于所有难民。不论逃难于何时、出于何种原因、在何处逃难,公约规定的权利普遍适用于所有难民。

Dr. Hendrik Cremer, Wissenschaftlicher Mitarbeiter

德国人权研究所专家 Hendrik Cremer

德国之声:目前,加入该公约及其附加备忘录的国家有多少?某些国家既未签署公约本身,也未签署备忘录,对难民来说,这意味着什么?

克雷默:加入公约或备忘录的国家目前是149个,其中,加入两个文件的国家占多数。所有欧盟成员国都是日内瓦难民公约的协议国,而该公约尤其构成了欧洲各国避难法的基础。根据《欧盟基本权利宪章》第18条的规定,欧盟承认以日内瓦难民公约为衡量标准的避难权。那些未签署公约或备忘录的国家,也必须承担有关义务。与联合国难民署相一致,禁止遣返被视为国际惯例法的组成部分,是不成文法的一部分。这意味着,这些国家也不能将难民遣返回迫害国。

此外,诸如《国际公民及政治权利公约》或《反酷刑公约》等其它保护人权文件也都对各国具有约束力。也就是说,即使只依循这些文件,所有国家也都不得遣返受到严重侵犯人权威胁的当事人。

德国之声:为什么欧盟和土耳其之间的难民条约受到维权人士如此强烈的批评?

克雷默:从人权角度看,这一条约根本站不住脚。这一点,只要看一看该条约的现实执行情况就一目了然了。在落实该条约的过程中发生大量侵犯人权现象。根据该条约的规定,现在从土耳其出发抵达希腊岛屿从而首先踏上欧盟土地的难民,立即就被抓。许多人权组织对此提出批评是完全有道理的。像"医生无疆界"等人道救援组织也是因此而中止了在希腊岛屿上的工作。那里的情况总的看是灾难性的。

另一点是,土耳其的收容条件非常糟糕。此外,还存在着当事人被从土耳其驱逐至其它国家和地区的危险,例如,遣送到叙利亚或阿富汗。日内瓦公约禁止这样的连环式驱逐。因此,不允许将当事人从希腊驱逐至土耳其。

德国之声:日内瓦难民公约是否未过时,或者,是否应做出修改,使它适应现实?

克雷默:我想,日内瓦公约绝对没有过时,为保护难民,为保障他们的权利,不能没有它。即使难民及移民境况改变了,该文件依然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

当然,还存在着不足。人们完全可以质疑在某些方面的保护之匮乏。例如,因气候变化、生存基础被剥夺,很多人逃离家园,其数量日渐增加。日内瓦公约便无法向他们提供保护。在一国境内逃难的当事人的保护问题也是这样,尽管联合国难民署现在经常得到授权对国内难民提供保护。也就是说,还存在着改进的可能性。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