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访: “中共的统治技巧六四以来从未变过”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被中国当局关押七周年之际,流亡德国的异议作家廖亦武11日出席科隆举行的相关活动期间接受德国之声采访,谈到中共和西方政要见面时最大的敏感话题,以及浦志强和高瑜案。

德国之声: 我们知道,备受关注的中国著名维权律师浦志强案下周一将开庭。 作为关注人权的知名作家,您如何看待这个案件?

廖亦武:浦志强当时被抓进去后,我就很关注。他去年在家里开了一个六四研讨会。以往这种文人们在家里聚会纪念的形式其实很常见,但是去年很特殊,很多与会者被捕。浦志强迄今仍被关押。他也是六四运动时的一名学生领袖,和刘晓波等关系甚好。(六四结束)最后就留了大概20号人(没有抓)。现在这么搞的话,可能还是有特殊意义的。

德国之声:什么特殊意义?

廖亦武:首先,浦志强是个维权律师。其次,他有六四背景。第三,他又很活跃,包括他是艾未未纪录片《老妈蹄花》的主角,也陪过艾未未去四川调查大地震,打过很多维权官司。之前和刘晓波的来往也很密切。我在国内的时候也和他有很多来往。

德国之声:那他在您眼中是个什么样的人?

廖亦武:他在我看来是一个挺仗义的人,算是一个血性汉子。目前在流亡的律师如滕彪等都曾在他手下工作。

德国之声: 控方本周首次出具了关于指控浦志强涉嫌"寻衅滋事""煽动民族仇恨"的主要证据,也就是7条共累计转发12次的微博。您怎么看这个证据?

廖亦武:这个不能成为什么证据。只出现在特殊的历史条件下,比如"茉莉花革命"时,有个罪就叫"鼠标罪",动了鼠标,转了帖子就会被抓。我们把这个特殊的罪名称作"鼠标罪"。浦志强可能是哪一天不小心动了鼠标,这是很荒唐的罪名。

德国之声:我们再来关注一下刚结束的知名记者高瑜案。 她在二审中被改判为有期徒刑五年,暂予监外执行。有人说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或者"改判5年好过一审结果"。您怎么看?

廖亦武:共产党的这个技巧又不是今天才有的。他们抓住著名人士,让国际社会紧张一下,激起很多人的呼吁,再暗中和国际社会讲条件,最后减刑甚至宣布释放,让人感叹:"中国人权还是有改善的"。我认为,这种统治的技巧从六四以来就没有变过。

德国之声:在刘晓波被关押的7年里,您近一半的时间在中国度过,一半的时间生活在德国。在这两个不同的地点,您观察到的中国社会发生了哪些变化?

廖亦武:应该说,中国社会变得更加乱了。7年前,环境肯定也没有这么糟糕。2008年,也有雾霾,但是开奥运会的时候还是出现了蓝天。现在感觉中共控制气候的能力变弱。而人权方面,我觉得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从胡锦涛到习近平一直都没变化。

刘晓波被关押那么多年,西方领袖到访中国时,因为生意的关系也没有提这个人。都是西方的民间组织都在呼吁,而政要见面时,这仿佛成了中国的最大敏感话题。而国际大赦今年在刘晓波即将迎来60岁生日的时候举行活动,也算是一个提醒。比如,我的朋友、中国艺术家孟煌昨天又在斯德哥尔摩(举行诺奖颁奖仪式期间)裸奔,他从2012年共产党官员莫言获奖后就开始抗议。去年我们差一点就取得了某种成效,当时诺委会的一名秘书问过我们是否要在斯德哥尔摩召开一场纪念六四的活动,呼吁释放里刘晓波。但是后来诺委会的高龄评委极力反对,说"这样就否定了颁奖给莫言的行为"。原本答应参加活动的(德国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赫塔·穆勒(Herta Müller)都没去成。而孟煌的行为就是在不断提醒刘晓波依旧在押的问题的严重性。

德国之声:您在德国和刘晓波的夫人刘霞还有联系吗?

廖亦武:我们还会经常通电话。去年习近平到访德国前,我写信给高克总统请他关注刘霞的状况,他回信说和习近平谈了这件事,他还说会继续和中国政府谈。不久后,刘霞的电话真的通了,我记得,当时是时隔四年后第一次和她通电话,电话通了后,她笑了有大概一分钟,然后哭了约20分钟,我当时觉得不知所措,不知道如何安慰。我就想到,前几次刘晓波被抓的时候,我们找到刘霞时,她也在电话里哭,因为当时她总是面临丈夫突然失踪的状况。现在与世隔绝的她更是得了抑郁症,心脏也不好。但是通过和她的沟通,包括赫塔·穆勒也很关心她,一直在问我刘霞的状况,包括刘霞出诗选,和德国举行她的摄影展,独立中文笔会前会长廖天琪也经常给刘霞打电话,我觉得刘霞的抑郁状态还是有明显的好转。

德国之声:最后回到您个人,在异乡流亡了四年的你,现在会想家吗?还想着有一天能回家吗?

廖亦武:反正中国我是不想啦。我也说过很多次,我想我的四川。我还是怀着希望:某一天四川会首先独立。如果中国实现了民主制度,一切都会改变。现在西方和中国做生意,很多人都不愿谈民主。不论是政治家、汉学家,还是大学教授都去和中国有钱人打交道。我觉得根本的解决方法还是在中国实现民主。这样的话,很多问题都会得到改善,比如雾霾、政治环境、地理环境等。

《中国底层访谈录》一书成名的中国作家廖亦武2011年起流亡德国,于2012年荣获德国文化界最重要的奖项--德国书业和平奖,2015年获得法国尼斯书展最高奖"抵抗诗人奖"。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