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专访 :世界最当红超模-德国靓仔

无可否认,他是当下世界最大牌帅男之一,德国靓仔约翰内斯-徐贝尔(Johannes Huebl)是如今著名时尚杂志、广告片中又一颗闪亮的新星,甚至有业内人士称,他的出现使迄今最走红的超模薛肯伯的独霸地位产生动摇。在全球化的当今世界,徐贝尔的舞台自然已跨出了欧美疆域,日本,中国的广告公司都纷纷与他签约。他如何诠释21世纪的地道男子汉,他所经历的男人世界又是怎样的一个?

default

超模约翰内斯-徐贝尔

以世界为T型台的徐贝尔似乎已习惯于与各国记者打交道,谈及中国,他津津乐道。他不否认对美的痴迷,但他追求完美,在择偶方面也不例外。除外在的吸引力以外,他更看中对方的幽默感、文化背景,学识和对生活的理解。在这一点上,他宁缺毋滥,甘愿苦等数年时间。徐贝尔认为,如今的理想男人不仅需具备绅士风度,还应敢于表达自己的情感,善解人意。在模特事业蒸蒸日上的今天,他已开始筹谋未来的发展,希望打入美国影视界……

昔日英雄般强者男性形象受到挑战

Markus Schenkenberg

超模马库斯-薛肯伯

德国之声: 11 3 日是世界男人日。 与男性世界有关的一切都是人们关注的焦点。无可否认,由于妇女解放运动等因素的影响,女性对男人的要求,男性图象已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您被视为自阳光狂野派代表-风靡世界的超级男模马库斯-薛肯伯( Marcus Schenkenberg )以来最当红模特,您认为,什么样的男人才算得上是真正的男人呢?

徐贝尔: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我只能谈我的个人感受,从上学开始到现在成熟男人对男性图象变化的认知。当然,有人认为,女性的自由解放使得某些男人变的不再自信,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对于这种观点,我难以理解。在我的同行朋友圈里,不存在这样的问题。我们对男性图象的理解根基于父母的教育,加上现代潮流的影响。传统的理想男人特征比如绅士风度等,加之现代元素,比如敢于表达自己的感情世界,包括某些女性特有的敏感气质等是我对男性图象的诠释。

德国之声:德国社会学家瓦尔特-赫尔施泰因 (Walter Holstein ) 对男人心灵世界进行了 20 年的研究。他在出版的新书男性所剩几何( Was vom Manne uebrig blieb )中公布了自己的科研结果,他认为, 男性的处境相对来说较为危险。英雄般的男性强者形象自 30 40 年来已被解放女性彻底粉碎,自杀男性的数量高出女性四倍。您认同赫尔施泰因的这一论点吗?

徐贝尔:我认为,持这种观点的社会学家或是自然科学家大多已年纪较大,我就曾参加过一场相关主题的电视辩论,我觉得,这些学者们没有考虑到现代的时尚元素,他们与30岁,35岁的社会科学家们的观点是不一样的。所以我很难理解前者的论点。总之,我个人没有因此而变得不自信,我的男性朋友圈里,包括我们兄弟间也没有这样的人,恰恰相反,我们都是地道的男人。

何为当今男人汉

Johannes Huebl

超模约翰内斯-徐贝尔

德国之声:请问,您如何定义地道男性这一概念?

徐贝尔:我们没有遇到社会学家赫尔施泰因谈及的问题。

德国之声:那么,超模世界男性图象究竟又是怎样的一幅呢?

徐贝尔:您的这个问题提得太泛了,您指的是日本,非洲还是欧洲呢?这存在很大的文化背景上的差异,另外您所指的是摄影师,化妆师,还是模特?

德国之声:我指的当然是象您一样的男性模特。

徐贝尔:我不太关注这个问题。我只能谈自己的认识。由于工作关系,干我们这一行的很多男性都对时尚有特殊的感觉。说老实话,这是我能做出的唯一的概括性的回答。

德国之声:您 17 岁时在都柏林被星探发现,从此干起了模特这一行,至今已有十多年的历史。如今您被视为世界当红超级男模,甚至大有赶超世界最走红男模马库斯-薛肯伯的趋势。您是否有一种春风得意的感觉呢?

徐贝尔:这么说吧,多年前由马库斯所代表的男性形象已被一系列其他类型的男性模特所取代,他们大多是意大利时尚杂志上出现的女性化的非常年轻的小伙子,他们是时装设计师头脑中的购买群体,人们认为,这样的西装也应能穿在小伙子们身上,德国时装设计师卡尔大帝都曾节食减肥,为了能穿上迪奥设计师设计的西服,但这样的服装根本不适合90年代的成年男子,所以再回到您刚才提出的问题上来,在马库斯事业顶峰过去十多年后的21世纪的今天,古典主义的男人形象再创辉煌,他们有另外的尺寸和外形要求。如今的女模特也是一样,以Kate Moss为代表的男孩般的女性模特就曾一度走红。但之后人们不希望看到过于削瘦,苍白无力的女性模特出现在T型台上。至少在广告业,人们对男性模特也提出了同样的要求。

色彩斑斓男人世界

Models präsentieren Versace

范思哲时装模特

德国之声:也就是说,现在古典派男性模特再度走红?

徐贝尔:翻开不同的世界著名时尚杂志,您会发现各种风格兼容并蓄的格局。从我个人的经历来看,马库斯十多年前所代表的古典男性美在当今世界占有自己的市场,我只是其中之一。

德国之声:随着时代的发展,也出现了新的词汇,比如 超级性感 男人。您如何解读这个词?

徐贝尔:对这个词的解读一定要小心,我进行了认真的研究,这个词的使用已有14,15年的历史,它由一位英国记者发明,最初是专门来形容那些非常前卫的异性恋的男人,这些男人生活在大城市,生活方式和外表都很前卫,甚至带有女性特点,比如英国足球明星贝肯海姆就是这一族的典型代表,他格外注重自己的发型,还染指甲油等。请原谅我,我不希望别人用这个词来形容我。

德国之声:外在美对您来说有多重要?

徐贝尔:谁不喜欢漂亮?不喜欢漂亮的的设计,漂亮的汽车?达芬奇就曾执迷于对称美。模特世界也受此影响,讲究体形对称,面部对称等等。我也对此着迷。

有志进军好莱坞

Johannes Huebl

徐贝尔

德国之声:您是否设想过 10 年, 20 年以后的生活?那时您还会继续干模特这一行吗?

徐贝尔:开始干这一行的时候,纯粹是因为自己的外表,我也曾同时在大学学习,后来发现要干好这一行需要投入很多精力和时间,加上在事业上的成功,我才下了决心,全心干模特。当然了我对自己的未来有各种打算和考量,谁不考虑自己的未来和前途呢。我有很多有趣的设想,现在就恨不得将它们逐一付诸实施。对我来说,事业的成功取决于外表的强健,但我在摄影工作间里学到的很多东西都有助于日后的发展。

德国之声:您能否说得具体一些?

徐贝尔:自一两年来,我在上表演课,想在美国的影视界寻求发展。我也曾得到一个在美国电视剧里担任角色的合同,但由于有另外的任务,和著名的摄影师林得贝格合作所以只好推辞。另外一年来我还迷上的摄影,总之我要干的事情有很多。

德国之声:您如何对待人们的偏见,比如,如此漂亮的靓仔,只可惜当了模特。您听过这样的叹息吗?

徐贝尔:闻所未闻。我倒是听人说过,当大夫真可惜,或是干记者这一行真可惜,还有人说,当政治家太可惜了。我认为,说这话的人毫无见识,非常狭隘。幸运的是 ,我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

德国之声:您在电视脱口秀节目中曾明确表示,漂亮的外表不全靠上天的赐予,需为此付出艰苦的努力,要进行刻苦的形体锻炼。请问,您普通的一天是怎样的?

徐贝尔:我从周一干到周五,早上大多6,7,8点起床,工作到晚上8,9点钟,在摄影室,或是在外面拍广告片,为报纸杂志拍照,拍电视广告等等。在纽约,如果我整天在摄影室里渡过是很正常的。如果有一天空闲,我会跟自己的经纪人谈各种项目,处理税务上的一些问题等等。我有时只有半天休息时间,我会利用这点时间处理平时无法处理的琐碎杂事。

德国之声:您最大的快乐是什么?

徐贝尔:家人健康。

德国之声: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

徐贝尔:明年或者后年能够将自己的拍片计划付诸实施。

德国之声:最大的担忧?

徐贝尔:时间不够用。

追求完美红颜知己

Models auf der London Fashion Week

伦敦时装周模特

德国之声:您的生活伴侣需具备怎样的条件?

徐贝尔: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在结识对方时感受到彼此间强烈的吸引力。我尤其看重对方的幽默感,是否接受过良好的教育,要有远见,要成熟等等。我需要数周或数月时间,才能确定对方是否真合我的心意。另外,对方生长的文化背景,政治观点,文化兴趣,对未来的设想,个人的生活观等等,这些超出第一印象的所有要素对我来说都非常重要。如果遇到一位女性,从一开始就觉得她吸引我,那么我就更急切地想了解她的其他品格。遇到这样的人非常不容易,我用了6到7年时间才找到了这样的知己,我现在非常幸福,我想我已无需再去寻找新的伴侣了。

中国情深

Johannes Huebl

徐贝尔在中国

德国之声:您于 2003 年, 2004 年曾在上海和北京拍摄广告片。中国同行,上海和北京给您留下了怎样的印象?

徐贝尔:我是经一家中国时尚经纪公司介绍去那里拍片的。我一共6次去了中国,我对那里的一切怀有浓厚的兴趣,也看好那里的一切。我的感觉是,上海更加西方化,银行大楼,咨询公司,工业园区等等,那里有不错的英语环境,外来移民与中国文化较为融洽地结合在了一起,北京则显得非常酷,象洛杉矶和纽约,北京比上海更具传统的中国特色,也更大,更独自一体。中国广告业的运作方式与西方非常接近。与东京的工作方式也很相似,我曾在东京一口气工作了四个月。另外我也每每试图将自己的工作方式介绍给那里的工作人员,我们合作得不错。

德国之声:您只谈了积极的一面,难道就没有不如意的地方?能否为自己的同行提出一些合理性的建议?

徐贝尔:我没有不好的经历,可以说我享受在那里渡过的每一天。令我感到唯一美中不足的或许是语言障碍。有时觉得有那位一起工作的同行很有魅力,很聪明,就特别想跟他交谈,但是我没有24小时伴陪我的翻译,另外,俩人间的交谈有第三方在场也不方便。我不会讲中文,对方的英语水平也不够好。这是我最大的遗憾。

德国之声:作为世界最走红超模,中国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徐贝尔:中国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国家,有着悠久的文化历史,有这么多的可能性。我很希望能更经常去那里,去亚洲地区。那里的一切与西方实在是太不同了。我每每怀着极大兴趣关注中国与德国和美国的政局发展,政治事件,重大的体育赛事等,我也很注意电视中的有关报道,中国几乎无所不在,不仅在经济和政治领域。所以我希望有机会私下去中国,更多地了解和认识中国。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