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难民危机

专访:默克尔还"有救"吗?

默克尔总理作出姿态欢迎大批战争难民,全世界表示惊讶,德国也不理解。这会给她的政治生涯造成隐患吗?德国之声为此走访了政治学家法尔特教授。

德国之声:法尔特教授,默克尔向数十万计的难民打开国门,她还有救吗?她此举是在争取诺贝尔和平奖吗?

法尔特:我也动过这一念头,即默克尔是否在以难民政策争取诺贝尔和平奖。不过我想,这不是她的主要目标。我想,她还有救,也就是说她不会就此而进入颓势,但条件是,我们在管理上和资金方面处理好难民潮,并成功地将难民某种程度地融入我们的社会。如果做不到,如果明年再次涌入这样巨大的难民潮,那么人们一定会将这笔帐算在默克尔身上,而这将对她有害无利。

德国之声:默克尔总理一向表现出很理智,有时甚至过于冷漠。怎样解释她突然间对难民良心发现呢?

法尔特:我想,即便是理智的人也会有人道主义的意识,会有同情心,但一般而言,做决定时,她不会让情感来主导。我猜,默克尔突然间意识到,难民是我们推卸不掉的。当年退出核能也是如此,因为日本发生的核灾难导致德国迅速决定退出核能。如果我们关闭边境,便会引发大规模的混乱。严格来讲,我们既不能、也不允许将边境关闭。如果关闭,至少邻国便会出现混乱,给我们施加很大压力。于是我们决定担起这一切,积极地去做这件事。不过,有些说法的确欠妥,有些听上去像是向所有困境之中的人、向这个世界上所有潜在的难民发出邀请,到我们这里来。

德国之声:一直都在说,默克尔总是以事情的结局作为考虑的起点。现在,她把自己推上了"欢迎文化"的领导地位。她的这一特质我们以前没有发觉吗?

Professor Jürgen W. Falter

政治学家法尔特教授

法尔特:不是我们没有发觉。这已经是她第三次迅速作出决定,也就是说她迅速察觉出无法避免的事情,一种行动的必要性。刚才说到,退出核能便是她迅速作出决定的一个例子,另一个例子是取消兵役制,这事先也没有计划。现在发生的是默克尔独自、迅速决定的第三个例子,在此我们不得不问一句,她真的想透彻了吗?我估计,在退出核能问题上,她可能当时并没有预料到我们随之而来的问题究竟有多大。而这一结论也适用于难民问题。

德国之声:在默克尔的难民政策中,你能看到她的政治理念吗?

法尔特:我没有看到真实的政治理念。不过,她是一名才智过人的女性,决不是非理性。她的理念只可能是,我们必须处理好这一难民潮。但她现在也看到,长此以往,德国无法每年接受100万难民或更多。我不相信这是理念在起作用,即我们的人口发展出现问题,而移民恰恰可以解决社会老龄化问题。移民连带出的一系列问题要严重得多。

德国之声:迄今为止,基民盟基本上都是盲目跟从该党主席默克尔总理的决定。她目前的做法是在葬送基层的支持,铤而走险吗?

法尔特:是的。这正是她的问题。基层已有不满,她的选民也开始不满。如果看一眼最新的民意调查,就会发现,她的民意在流失,人们的怀疑在增大。如果同所有社会阶层的人交谈,你几乎感觉不到支持的热情,正相反。人们必须在这里画上警惕的问号。我想,这同权威的损失不无关系,而她的权威是她在过去数十年里精心建立起来的。

德国之声:德国社会短期接受如此众多的移民,人们在心理上能否消化?很多人说,Pegida(反对穆斯林的右翼团体)正养精蓄锐,等待时机。

法尔特:这个问题自然有道理。我们这个处于老年化的、对舒适环境已习以为常的社会,是否有能力在不经历撕裂与冲突的情况下融入众多的难民,对此我持有疑虑。这不会是一年就能解决的问题,这需要多年的努力,社会真正做到融入这一巨大规模的移民,至少需要半代或一代人的时间。这回他们不是分期分批,而是同时抵达德国,他们当中有些人还是文盲。只有很少一部份人能够用语言交流并在职业上成功融入。正是在这一点上,德国及其社会面临了艰巨的课题。我并不确信,德国社会是否有意愿长期为此付出牺牲。

法尔特(Jürgen Falter )是美因茨大学政治学教授。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