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访:“默克尔是现代成熟女性的典范”

默克尔是典范,希拉里是假象,这是美国社会批评家、政治评论员卡米拉·帕格利亚所得出的结论。这位知名女权人士还断言:特朗普会连任总统。

Trump Merkel (Picture alliance/AP Photo/M. Schreiber)

帕格利亚认为默克尔维持人性本色

(德国之声中文网)自从1990年的处女作《性面具》(Sexual Personae)成为畅销书之后,卡米拉·帕格利亚(Camille Paglia)就一直处于争议漩涡之中。这本关于性和艺术,以及两者在西方文明中的衰落的著作让她赢得"反女权的女权人士"称号。美国女权运动先锋人物之一的格洛丽亚·斯泰纳姆(Gloria Steinem)甚至说过:"她说她自己是一名女权主义者,这就像是一名纳粹分子说他们并不反犹。"

在其第七本-也是最新的一本著作《自由的男女:性爱、性别及女权运动》中,帕格利亚认为现代女权主义过于保护女性,阻止她们为自己的性生活承担全部责任,女性由此变得软弱无能。全书正如帕格利亚一向的风格-快言快语、锋芒毕露。

帕格利亚同时也是费城艺术大学教授。她在最近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谈到了目前全球最为热门的一些政治人物:希拉里·克林顿、特朗普和默克尔。

德国之声:您在《时代》周刊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曾把默克尔称为"有抱负的女性政治人物的最佳典范"。您这么说的含义是?

帕格利亚:默克尔一直让我非常赞赏的是:她自信领导的同时还能维持真实灵动的人性本色以及丰富的个人生活。她从事园艺,下厨烹调,还喜欢体育和歌剧!与同为公众人物的希拉里·克林顿简直是天壤之别。希拉里的生活就像是阴郁黑暗版的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 Antoinette/法国国王路易十六的妻子),整天躲在她的财富和保镖之后。她似乎根本就没有业余爱好,除了金钱和权力之外,对于其他东西都缺乏兴致。

G7-Gipfel - Trump und Merkel (Reuters/T. Gentile)

默克尔最近曾表示,欧洲不能继续毫无保留地依靠美国

希拉里的每一次公开露面都在事先做过编排,以求获得最大的公众效应。她呆板拘谨,毫无即兴发挥的能力,这也是她为何在整个选战过程中几乎从未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原因。

她的一言一行都经过其雇用的马屁精团队的仔细研究,参考了民调结果。最近出版的一本书《彻底击碎:走入希拉里·克林顿注定失败的选战》(Shattered: Inside Hillary Clinton's Doomed Campaign)向我们揭示,甚至希拉里自己选战团队的最高层也经常不能和她直接对话。每个人都必须经过她的"大内总管"胡玛·阿贝丁(Huma Abedin)传话。

我喜欢默克尔的做法,对于自己的年纪毫不在意。她很放松,神色之中透出一股从容,而不像希拉里那样依靠花哨做作的化妆、奢侈的发型,还有昂贵的高档时装。我不仅将默克尔视为政治人物的重要典范,而是对于全世界所有成熟女性而言。

必须强调的是,我并没有对默克尔的政治决策作出评价。她的政策引起争议必有原因,尤其是在移民方面。尽管如此,我认为默克尔达到了迄今为止一位现代女性政治人物所能达到的最为成功的形象:她在冲突中坚韧不拔,但同时散发出凡人生活中的温暖和幽默。

德国之声:尽管当今社会女权意识不断兴起,希拉里·克林顿依然没能赢得美国总统大选。您觉得她没能打动更多女性选民的原因何在?

帕格利亚:她的支持者中当然有许多人热切盼望能选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但是希拉里·克林顿是一个很糟糕的候选人,是一个带有严重污点的公众人物。尽管在90年代早期的总统大选中投票给比尔·克林顿的时候,我曾经对她颇为仰慕,但是后来我开始意识到她的许多缺点。

USA Hillary Clinton (picture-alliance/AP Photo/C. Owen)

帕格利亚批评称,希拉里的成功全靠其丈夫

有人说希拉里是女权主义者,这纯属幻想。她的所有声望都来自于一个男人 - 那位非常具有魅力和才能的政治家,她的丈夫。希拉里在阿肯色州一家知名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工作都是靠嫁给比尔·克林顿才获得的。当时比尔·克林顿是该州总检察长。希拉里原打算在华盛顿执业,但没能通过考试,后来也没有重考。尽管希拉里号称支持妇女儿童,但在她整个政治生涯中,从来没发起或建立任何项目来满足妇女儿童的需求。没错,她支持了其他人的项目,或者作为共同发起人签了自己的名字,但她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索取政治好处、积累财富。

希拉里在担任参议员期间一事无成;除了在班加西的拙劣表现和让利比亚局势一再动荡,加剧北非难民危机之外,她在国务卿任上也没有什么作为。克林顿家族对于民主党的腐败操控导致伯尼·桑德斯丢掉了总统侯选人提名。我支持桑德斯,在初选中也投票给他。

最近已经有人为此事起诉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许多(在总统大选中)投票给希拉里的人都只是因为对于她那位冲动莽撞、知名度较低的对手-特朗普实在看不下去。特朗普从来就不是一个政治人物。

德国之声:尽管你是民主党人,却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把票投给了斯特恩和绿党。你对特朗普有何看法?

帕格利亚:几十年来,我对于特朗普的看法就一直非常负面。我认为他就是个破坏者。引起我对他的敌意是:1980年他很鲁莽地摧毁了曼哈顿第五大街上邦威特·特勒百货公司(Bonwit Teller)外墙上的装饰艺术浮雕,尽管大都会博物馆已经表示要收藏这些作品。

这座建于1929年的建筑当时正要拆除,为建设特朗普大厦(Trump Tower)"让路"。但特朗普如此心急,于是在没有任何预警的情况下就让工人把浮雕一锤一锤的砸掉了。这是纽约文化遗产的巨大损失。

当特朗普开始寻求2016年总统大选提名时,我骂他是"嘉年华拉客的",对于美国政治毫无头绪。但是,其他共和党候选人都没有足够的现实理念或人格力量来打动选民,特朗普于是令人惊讶地碾压了所有对手。

我第一次不得不认真对待特朗普是在共和党初选第一次辩论结束后,2015年的8月。但是我看到一段很具说服力、但又非常搞笑的支持特朗普视频,由北卡罗来纳州两位非洲裔姐妹Diamond和Silk制作。突然间,我彻底明白了特朗普的民粹主义。

从那以后,我感受到了美国社会日益靠向特朗普,直至大选,而所有聚集在曼哈顿和华盛顿的主流媒体都自负地预言说,希拉里会取得大胜。

德国之声:您曾经一再表示,特朗普会赢得2020年的大选,连任总统。理由何在?

帕格利亚:在经历了意外惨败之后,民主党和主流媒体都需要尽快深切反省,找出自己在选战中如此失误的原因所在。他们怎么会和社会大众如此脱节?希拉里·克林顿的选票主要来自东西岸地区和大城市,而这些地方的点票工作是出了名的不靠谱。而特朗普的支持者则涵盖美国版图的大片地区。

民主党要想赢得2020年的选举,就必须对战略进行扩充和修正,必须找到年轻有力的候选人,能够说服那些拒绝希拉里的地区。

Camille Paglia (M. Lionstar)

卡米拉·帕格利亚(Camille Paglia)

但令人震惊的是,民主党和主流媒体似乎都根本没有做任何反省工作。他们继续对国家所存在的大量问题采取漠视、低估或者错误解读的态度,比如就业、移民和恐怖主义。而正是这些议题让特朗普赢得了胜利。

民主党和媒体几近疯狂地聚焦在特朗普身上,就像希拉里在选战期间的愚蠢做法一样。这不是夺回白宫的良好策略。大选过去六个月后,(媒体中)弥漫着一股歇斯底里和暴民统治的气氛,这可能会引起美国选民的反弹。特朗普当然有可能会犯下大错,导致自己被弹劾。但现在,民主党似乎正在自我毁灭。我依然期待更年轻的民主党领袖人物很快能够涌现出来,重新稳定局势。目前我正在观察加利福尼亚新当选的参议员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我认为她会成为一个很有潜力的大选候选人。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