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访:“黄金时代”难以持久

英国公投决议脱离欧盟,首相卡梅伦黯然卸任。此前被中国媒体欢呼称为英中关系的“黄金时代”是否走到了尽头?当代中国研究学者凯利·布朗就此接受了德国之声专访。

Großbritannien, Xi Jinping auf Staatsbesuch

2015年10月20日,习近平访英期间与查尔斯王子(左)同乘皇家马车

德国之声:在英国举办脱离欧盟的公投以及卡梅伦宣布辞职后,有媒体预言,中英关系的"黄金时代"将要结束了。对此您怎么看?

布朗:我觉得去年出现的"黄金时代"的说法有些过分。因为除了投资和贸易之外,英中关系也有一些矛盾,特别是涉及到香港和人权的问题。这些不可能一下子就不谈了,这都是长期的问题。如果把英中关系简单化的话,可以说有一个黄金时代,但这不可能是一个长期的观点。

现在英国首相和财政大臣都走了,我们的政府有一批新人物,他们对中国的观点还不是很清楚。比如新的首相,原来一直负责国内事务,和外国没有太大关系,所以不容易说出她对中国有什么具体的想法。况且她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让英国顺利离开欧盟。

英中关系现在是一个新的时期。一方面英国现在可能特别依赖跟中国有比较好的、丰富的贸易和经济关系,但同时英国又不可能改变与美国紧密的安全关系。

德国之声:英国上一任财政大臣奥斯本在英中经贸关系,特别是吸引中国的投资方面做了很多推动工作。他的继任原外交大臣哈蒙德,对中国有过比较明确的态度吗?

布朗:新的财政大臣他对中国没有非常具体的观点,他是一个比较实际的人,而且出身经济界。所以我觉得他对中国的态度应该是比较实际和冷静的。他不大可能那么雄心勃勃地说,现在英国和中国的关系是最好最紧密的。我想他希望跟中国发展一种务实的、做实事的关系。不过目前他可能更关注与美国和欧洲大陆的关系,而不是中国。

德国之声:新的外交大臣约翰逊是一个很有争议的人物。他对欧盟的立场很极端,对中国会有类似的态度吗?

布朗:约翰逊对英国离开欧盟负有很大责任,如果不是他那么积极地推动脱欧,上个月的投票可能会是另一种结果。所以他现在的责任非常大。他以前对中国也是比较积极的,去中国访问过多次。我想因为英国要离开欧盟,他现在必须要说:我们跟最大的贸易市场的关系发生了这么大变化,所以我们应该尽快找到新的伙伴,而中国是最明显的。但现在有一个问题:中国在英国的投资很少,只占海外投资总额的0.1%。双边贸易规模也不是很大,英国出口到中国的东西比较少,进口的比较多。

新的外交大臣现在要处理这样一个矛盾:一方面我们想要和中国建立强大的经济关系,但另一方面,新首相的主要顾问班子认为,不能对中国过于软弱,特别是在人权和政治方面。这是一个很大的矛盾。我觉得可能需要很多讨论和对话,因为现在两派间的分歧非常大。

德国之声:中国看重与英国的关系,也是因为英国在国际上、在欧盟内部是一个重要声音。脱离欧盟后,英国的这一地位也会受到影响?

布朗:如果英国不再是欧盟的一部份,英国的外交影响力就会受到很大限制。我个人认为,英国离开欧盟后,就不再是一个有那么大国际影响力的国家。当然如果我们的政治家有能力有智慧,也可能赢得新的影响力。但今天我只能说,跟去年或几个月前相比,我们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特别是与中国相对,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外交和政治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国家。我认为,如果要跟中国做事,必须要有非常好的联络关系。英国离开欧盟后,这种关系不会比以前更好,这就是一个问题。

凯利·布朗(Kerry Brown),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中国研究中心主任,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亚洲项目客座研究员,曾出版过多部当代中国研究专著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