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专访:“阿拉伯之春”今何在?

5年前,突尼斯当权者本·阿里被推翻并逃往国外。“阿拉伯之春”取得首次胜利。但如今,“阿拉伯之春”却已变成“阿拉伯之冬”。德国之声就这一变化采访了柏林科学与政治基金会中东问题专家穆瑞尔·阿瑟布格博士。

Symbolbild Arabischer Frühling Tunesien

2011年突尼斯爆发“茉莉花”革命,开启所谓的“阿拉伯之春”抗议浪潮

德国之声:2011年初,抗议浪潮席卷阿拉伯世界大片地区。突尼斯、埃及、巴林、利比亚、也门和叙利亚都掀起革命浪潮。如今,幻灭代替了街道和广场上民众以及许多观察家头脑中的狂热。有哪个国家革命取得成功,现今的情况好于5年前吗?

穆瑞尔·阿瑟布格(Muriel Asseburg): 突尼斯是取得进步最大的国家。但我并不认为可以说革命取得成功。即便在突尼斯,革命者也根本没有实现自己的要求,尤其那些关系到社会经济的问题,迄今根本没有触及:公平分配、中央与偏远地区关系、腐败和裙带关系-这些领域都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步。

但是,突尼斯是在革命及转型进程后,至少在纸面上拥有一个比以往更民主的政治秩序的国家,人民有了更多参与权。

德国之声:在其它国家情况更不容乐观:利比亚、也门硝烟四起,叙利亚战火纷飞,埃及陷入军事独裁。西方支持革命是太天真了吗?

Dr. Muriel Asseburg

穆瑞尔·阿瑟布格博士(Muriel Asseburg)

穆瑞尔·阿瑟布格:西方对抗议活动以及转型进程的支持并不天真。但期待这一进程能够很快走向民主、法治和稳定的想法却很天真。支持抗议者反对僵化体制、专制统治、反对种族和宗教歧视的要求是正确的。问题在于是否提供了足够的支持?西方是不是该有其它侧重点,是不是该全力支持这一运动并促进之后的进程?

德国之声:在哪些地方出了问题?

穆瑞尔·阿瑟布格:比如,欧洲向该地区发出的信号不够明确。欧盟及其成员国虽然表示支持民主和法治,但同时却愿意和旧势力及未经改革的安全机构合作,目的在于阻止非法移民、打击恐怖主义以及促进外贸。

德国之声:这些阿拉伯国家各不相同,但能否有导致革命失败的共同点?

穆瑞尔·阿瑟布格:各种差别之外有一个共同点,即存在一个不愿人民更多参与政治的宗教势力。这些势力在各国和只关心维护权力或重新掌权的团体结成联盟,而不是推进民主转型。

德国之声:具体而言,沙特可以算作这样的势力吗?

穆瑞尔·阿瑟布格:是的。保守的海湾国家-首先是沙特-对那些国家中反对革命、不愿出现民主过渡的势力给予支持。但也不是一概而论。在叙利亚,他们支持的就是反对现政权的反叛力量。

德国之声:这关系到地缘政治,他们想把被视为伊朗盟友的阿萨德赶下台。

穆瑞尔·阿瑟布格:是的。对沙特来说,遏制伊朗以及阻止巴林等友好政权崩溃或者埃及组建民主政府一样重要,尤其是他们在埃及还有一个意识形态上的主要竞争对手-穆斯林兄弟会试图从革命中获益。

Militär Gewalt Ägypten

军方一直是埃及政权最重要的支柱,也主宰着埃及政权

德国之声:我想进一步谈谈埃及,因为该国是该地区人口最多的国家,西方对开罗解放广场的抗议也表现出特别的支持。埃及的问题出在哪儿?谁绑架了革命?

穆瑞尔·阿瑟布格:很长时间里,西方媒体和政治讨论中都说是"伊斯兰极端主义者绑架了革命"。我认为这样的判断是错误的。埃及政权从未崩溃,倒台的只有最高领导层-穆巴拉克和跟随者以及他的政党。但该政权最重要的支柱却保留下来,那就是军队。军队领导终结穆巴拉克政权,以为可以换一副面孔-穆斯林兄弟会。当觉察到事情不像他们所想那样时,他们又把穆斯林兄弟会干掉了。

德国之声:可以笼统地说"反民主联盟"获胜了吗?

穆瑞尔·阿瑟布格:是的。在埃及首先是军队,但这一结构在行政体系、国内安全、司法体系中也存在。

德国之声:对许多人来说,情况现在越来越糟,而5年前促使他们走上街头的问题依然存在。人们今天通过怎样的途径来表达不满?

穆瑞尔·阿瑟布格:目前我们看到三种情况:一是通过暴力而不是政治途径表达反对声音。该地区国家中大片地区因此非常动荡。这不仅是指那些处于内战中的国家,还包括埃及。那里的暴力不仅限于西奈半岛,而且也发生在内陆地区。其它地区也存在动荡和暴力的风险,比如沙特。第二种情况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倒向"圣战者组织"。第三个表现是该地区许多年轻人离开自己的国家,到欧洲或其它地区寻找出路。

穆瑞尔·阿瑟布格博士是柏林科学与政治基金会中东问题专家。去年12月出版的《阿拉伯之春的苦果》是她参与撰写的最新著作。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