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德国新闻

专访:防范儿童遭性侵还需走出思想禁区

一项最新研究报告显示,德国每7个人中就有一人在儿童时代受到过性侵。这样,受害人数字有增无减。联邦政府性侵儿童犯罪问题专员要求政界作出更多努力。

(德国之声中文网)专家们曾希望数字下降。然而,乌尔姆(Ulm)大学所做的关于儿童与青少年心理状况的一项有代表性的研究报告得出相反结果:2011年,12%的接受调查者称,儿童时代曾受到性侵;而在一项新调查中,有14%的人报告在儿童时代遭受性侵,其中,在女性中,遭受性侵的比例从15.2%升至18%;男性中,遭性侵比例大致保持在9.5%。为该项调查,研究者们询问了年龄从14至94岁的约2500名德国公民。

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联邦政府性侵儿童问题独立专员勒里希(Johannes-Wilhelm Rörig)指出,政治决策者们对该问题的严重性依旧缺乏认识。

德国之声:勒里希先生,性侵案数字增加是否让您吃惊了?

勒里希:数字没有减少,对此我并不吃惊。因为,不论是警方的刑事犯罪统计还是"暗区研究"结果,目前都未向我们显示会出现回落。对保护儿童和青少年不受性暴力侵害所做的努力虽然有所增强,但我们还不能提供全面保护。由于我们未利用一切可能的手段,因此,导致犯罪数字依然居高不下。

Johannes-Wilhelm Rörig (Christine Fenzl )

德国政府性侵儿童问题专员勒里希

为什么迄今都没有突破?

勒里希:我们应该在预防、干预和保护方面有比迄今更多的投入。自2011年的性侵儿童圆桌会议提出建议以来,我们知道了,哪些手段有助于改进对儿童和青少年的保护、在家庭或社会环境中遭受性侵的那些儿童和青少年迫切需要哪些帮助。我们同所有16个联邦州的文化部长们建立了合作关系,希望能帮助孩子们更快脱离在家庭环境中遭受性侵的两难境地。但是,很可惜,在2010年的那次巨大的性侵丑闻发生7年后,我们的工作依旧还处在初始阶段。

为更好地保护儿童和青少年,政界应有何种作为?

勒里希:我们应得到更好的框架条件,而且是着眼于长期的框架条件。我们现在实施的很多项目都是有期限的。其实,性侵儿童现象并不能指望通过短期措施就能消除。它是一项长期的任务。为能全力、有效打击性侵犯罪,例如,使犯罪分子不能得逞,政府必须拨出更多资金。具体来说,就像我一再要求的那样,比如,在资助专业体育和尖端运动项目时,对特定设施和机构的投资必须同保护儿童不受性侵的措施相挂钩。

政界没有做该做的事情,原因何在?

勒里希:性侵儿童这一议题非常招人痛恨,因此也容易引起抵御反射。政界很多相关人士会想,"做得已经够多啦,比如,已经有了一名性侵问题专员,这也就够了"。但是,总的来说,远远不够。性侵儿童是一个涉及全社会的大问题:只要想到,7%的儿童和青少年在成长过程中有受性暴力侵犯经历;只要想到,这些性侵犯罪行为在受害人那里导致严重的和最严重的、有时延续终生的后果,那么,你就会看到,在政治家们的周日演讲和政治行为之间存在着巨大差异。我们必须找到那些负责拨款、但远离儿童保护事务的男女政治家们。我在为此而战。我希望,在联邦各政党目前为联邦议院选举作准备的选战纲领中能包括具体措施,表明将如何长期有效改善对儿童及青少年的保护。为此,我寄希望于我们的新总统施泰因迈尔(Frank Walter Steinmeier),希望他能成为我们这一议题的不能被人忽视的支持者。我们需要知名人物、社会贤达,支持对性侵儿童犯罪的斗争。

性侵议题在社会上引起何种关注?

勒里希:自2010年的性侵丑闻曝光以来,人们的敏感性提高了,但还没采取本应采取的坚决措施。比如,要是某位校长表示,"我们也要在我们的学校采取针对性侵儿童的保护措施",那么,他就会遇到很多抵制,例如,教师群里就会有人说,"嘿,这又不是我们的议题,我们为什么要为此操心,我们这里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嘛"。家长们那里也会有歧义,他们会想,一旦某个学校要在儿童和青少年保护方面采取行动,那么,这个学校不免就有问题。在这个议题上,我们在德国尚未走出禁区。

NO FLASH Kindesmissbrauch Kampagne Wer das Schweigen bricht, bricht die Macht der Täter (dapd)

首先要打破沉默,才能打破邪恶的力量

性侵造成哪些后果?

勒里希:总体上,性侵造成多种心理疾病:例如,受害人会有性问题,或在与他人交往方面出现问题;有些人完全不与外界接触,另一些人沉湎于酗酒吸毒;儿童和青少年有可能变得富于攻击性;"瘦身癖"和肥胖症也可能是受虐的结果。对受害人而言,其后果非常严重,其中就包括自杀的危险。

但是,即使从国民经济角度看,其后果也巨大的。一项研究报告结果显示,每年因心理创伤导致的经济损失高达100亿。其中并非仅仅是治疗费用,而且也包括受害人因心理创伤而不能工作带来的经济损失。对社会保险,即退休和医疗保险,或受害人赔偿基金而言,其费用巨大。因此,我要求,政界必须作出恰当反应。要是政界人士问我,"您为什么还要更多?",那我就知道,他们根本就没看到在儿童们所受的痛苦和给社会体系造成的后果成本之间的联系。然而,事实是:在可怕的人身痛苦之外,性侵犯罪行为还造成了巨大的国民经济损失。

(勒里希201112月起担任性侵儿童犯罪问题独立专员。作为对在学校和教会机构中大量发生性侵丑闻曝光的反应,该职务于2010年由性侵儿童犯罪问题圆桌会议设立。该专员完全独立。)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