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事评论

专访:金正恩权力地位似乎毫无动摇

中断数十年之后,朝鲜召开了新的党代会。本次党代会发出了什么信号,金正恩的权力根基又如何?维也纳的朝鲜问题专家弗兰克如是说。

德国之声:您认为,本次朝鲜党代会的核心信号是什么?

鲁迪格·弗兰克(Rüdiger Frank): 简而言之就是正常化。对于这个自称社会主义的国家,那种既没有党代会,也没有五年计划的时代就此划上了句号。

德国之声:朝鲜今后几年将执行一条怎样的政治路线呢?

弗兰克:党是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执政的主要工具。这赋予了最高层某种意义上集体领导的意味,同金正日时代相比,这也算是一种进步。在制定政策的过程中会融入更多的意见和观点。最终甚至可能会出现某种改革,毕竟在中国、越南和苏联,也是共产党发起的改革。

经济方面,金正恩将显现出务实的姿态。金在其讲话中强调了各经济领域的均衡发展。虽然不能说朝鲜因此就可能实现经济均衡发展的目标,但至少可以看到朝鲜领导人不再像过去那些社会主义国家那样一味强调发展重工业。金在讲话中还不断向民众做出切实提高生活水准的承诺。为此目的,政府计划向农业和轻工业投入更多的资金。

德国之声:本次党代会对您来说,有没有什么出乎意料之处,还是老生常谈?

弗兰克:我觉得金正恩的着装很有意思。一般来说,他是不穿西装的。他显然要向其祖父看齐。

另外,我认为有关在朝鲜开发石油的说法也很有意思。周六共有40名党代表讲了话,这些讲话都全文发表了。这可能意味着朝鲜要扩大领导基础。

另外,有关扩大企业自主权和灵活性的暗示也很有积极意义。尽管相关的表述很谨慎,但还是可以看出这种趋势。党代会之后就可以看出党是否真有决心这样做。

德国之声:朝鲜方面一方面声称要扩大核能力,一方面又宣布只有在国家主权受到威胁时,才会使用核武器。您如何评价朝鲜核政策的这些表述?

弗兰克:这听起来很好,不过却是老生常谈。金在讲话中也强调,这是在重复过去的说法。只是以前西方没有认真去听,现在情况不同了而已。此外,朝鲜此前在提到"预防性核打击"的时候,一直有一个前提,就是只有在该国遭受进攻时才会采取。确切地说,这里说的是回击,而不是预防性打击。

朝鲜的宣传部门简单借用了"预防性打击"这个美国概念,以显示朝鲜和美国是可以平起平坐的。问题的关键在于,"国家主权受到威胁"应该怎么理解,这个概念的涵盖很广,在这里并没有做出准确定义。

我们不能有任何幻想:朝鲜仍会一如既往地发展其核计划的。

德国之声:过去不断有关于金正恩统治地位是否牢固的传言。本次党代会能看出金正恩的权力根基是否稳定吗?

弗兰克: 迄今为止,朝鲜并没有出现大规模的人事变动。即使曾经有过针对形式主义、悲观失败情绪的批评呼声,但是党内并没有出现当年处决张成泽时那样的激进声音。金正恩的领导人地位丝毫没有动摇,至少从外界能看到的情况是这样。

德国之声:您几天前刚刚从朝鲜回来。您在朝鲜时有机会同党代会的代表们交谈吗?朝鲜国内的总体气氛怎么样?

弗兰克:我4月26日到朝鲜时,还没有人知道党代会何时开以及开多久,就更没有人知道党代会的内容了。我觉得,国外的人往往比朝鲜当地民众更了解有关朝鲜的信息。不过,可以明显感觉到,各方对党代会很期待。

我亲身经历了70天战役的最后几天。(朝鲜为迎接党代会的一场历时七十天的民众表衷心运动 - 编者注)人们虽然已经精疲力竭,但他们依然很高兴完成了任务。值得注意的是,水和电的供应情况出奇的好,我没有经历一次停电停水的情形。平壤一些新的标志性建筑的质量非常得高,比如"未来科技大街"或者科学技术中心等等。但同时我也自问,朝鲜有限的资源用在这些方面是否合适。

德国之声:过去几十年来,您经常访问朝鲜,对该国很熟悉。这次访朝,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弗兰克: 我认为值得注意的是,我看不到任何制裁带来的消极影响。商店货源充分,价格稳定。街道上有大量汽车和卡车。新近还出现了电动自行车,此前我只在经济特区见过这种自行车。

平壤一家新商店的大厅里挂着一幅金正日的巨幅画像。只见金正日穿着白背心,挺着大肚子,正一手拿木铲,一手将海鲜倒入滚烫的油锅里。这是一幅完全没有帝王风范的画像,而画的正是当今领导人的父亲,这一点让我很惊讶。此外,朝鲜战争博物馆里新出现的金日成塑像和现今领导人也是惊人的相似。你会认为自己是站在金正恩的雕像前。

新村的这家博物馆是为了展示美国人在朝鲜战争期间的暴行,不过,展品内容突然增加了很多以美国帮手形象出现的南朝鲜人。这种指责南朝鲜人是帮凶的做法是以前不曾有过的。这里可以看出朝鲜外交路线的新迹象。

总的来说,从这些局部的变化和调整可以看出,新的领导人正在逐步扩大他的影响力,也正在给他统治下的朝鲜留下自己的烙印。 尽管离真正的改革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至少过去几年取得的进步得以维持。另外,对民众做出的改善生活水准的许诺也增添了新的内容。现在金正恩必须付出行动了。民主德国等政体的终结就是因为领导人对民众做出的承诺没有得到兑现。

鲁迪格·弗兰克(Rüdiger Frank )是维也纳大学的东亚学教授。25年前,他以语言生身份在金日成大学学习了一个学期,此后一直从事朝鲜研究。2014年,弗兰克撰写的《朝鲜 - 从内部看一个专制国家》出版,此书目前已经再版两次。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