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专访:“这次所谓的政变帮了埃尔多安大忙”

土耳其政变是埃尔多安自编自演的吗?在德国社民党土耳其裔政治家雅克坤(Lale Akgün)看来,这种怀疑并非空穴来风。她认为,埃尔多安是从这次军事政变中获利最多的人。

德国之声:目前已经有大量的军方人士和数千名法官被逮捕。您觉得埃尔多安总统接下来会做什么?

拉勒·雅克坤:我坚信,这场"清洗行动"的下一个目标会是记者和教授们,也就是说那些对当局持批评意见的人。埃尔多安会继续以战胜了政变的民主捍卫者形象出现。长期以来,埃尔多安的策略一直是挑起争端,分化社会,并每每在乱局中为自己赢得英雄形象。我认为,埃尔多安会更加突出其逊尼派穆斯林的形象。目前除了知识分子界外,阿拉维派穆斯林的处境也将更危险。我觉得,今后几个月阿拉维穆斯林的处境会比逊尼派库尔德人的情况更危险。

这些所谓的民主捍卫者将会制造更多的恐怖氛围,异见人士将不得不保持沉默。

社会层面也会发生很多变化。今后据说宗教学校的毕业生也将可以被军校录取,他们将可以学习医学和化学。要知道这些人只学过伊斯兰教义。

德国之声: 现在居然将恢复死刑提上了议事日程。如果这样埃尔多安将会彻底失去加入欧盟的机会。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雅克坤:我认为,这是场误会。埃尔多安从来都没有真正关注过土耳其是否加入欧盟。他只是利用欧盟来削弱土耳其强有力的军队势力。事实上,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上当了。我担任德国联邦议员期间,曾是埃尔多安的支持者,面对军派人士捍卫过埃尔多安。因为当时我认为,埃尔多安的开放政策会使土耳其社会摆脱僵局带来机遇。埃尔多安2002年当政之初是以开明姿态出现的。他表示愿意重新考虑塞浦路斯问题和亚美尼亚问题,愿意对警方提供培训,以改善人权条件,同意禁止酷刑。他也确实实施了一系列改革措施。但2008年开始,埃尔多安就彻底改变了。至于是什么因素使他成了一个权力欲极强的人呢?我认为,是权力本身还有金钱。

那么土耳其会恢复死刑吗?

我认为,这非常有可能。这样埃尔多安就可以展示,他是多么有权威,他可以完全不顾及欧洲的价值观。您必须想象一下,埃尔多安的选民是些什么人。他们不是有学识的大学教授,不是那些读过加缪和歌德的知识分子,而是一些崇尚强人的普通民众。

德国和欧盟应采取怎么的对应措施才会奏效呢?

首先,默克尔总理必须立即停止其含糊其辞的做法。她要清楚埃尔多安不会为她解决难民问题。必须要采取经济制裁,必须要支持土耳其的公民社会,必须要从这里为土耳其提供独立的和客观的信息。要将埃尔多安陷入孤立境地。您可以相信一点,今后几个月我们受到很多来自土耳其人的避难申请。他们当中包括记者,学者等无法继续容忍土耳其现状的人。

有关埃尔多安自编自演了这场政变的说法流转甚广。您本人也曾在脸书上写过类似的言论。您的依据是什么呢?

越看这次政变的细节,越让我对这次政变策划的外行程度感到震惊。一些官兵动用武器举行了政变,但政变的针对目标本来应当是政治家们,官兵们应当首先将总统或其他政府成员控制起来。而他们却是走上街头,封锁桥梁,似乎他们的针对目标是民众。然后,政变者又通过在土耳其影响力极其有限的TRT电视台发布宣言。土耳其有65家电视台,TRT是收视率最低的。

Deutschland Lale Akgün

社民党土耳其裔政治家雅克坤

还有更多的线索指向埃尔多安。没有人会选择晚上十点发动政变,这时候正是大多数人休闲散步的时间。一般来说,政变都发生在夜深人静,大家酣睡的时候, 而不会选在一个很多人有机会参与其中的时段。

还有一点,政变后很快就传出消息说,葛兰和他的同伙制造了政变。那么,谁又是葛兰的同伙呢?2013年以后,葛兰势力就已经被彻底清除出政府机构了。那时借助一次腐败丑闻进行了一场大清洗行动。所以涉事的法官,士兵以及警察都被公共机构清除了出去。葛兰势力在土耳其已经变得微不足道,活动中心已经转往德国,甚至有一部分去了格鲁吉亚。而政变失败一个小时后,埃尔多安就明确知道是葛兰幕后主使?这一切让我感到很蹊跷。当天网上我就知道埃尔多安这一次又会以英雄身份凯旋,又会受到欢呼。他的座机刚要降落,机场上的叛军也就准时被清理完毕了。最新的消息称,土耳其情报部门当天下午就知道了政变计划,那么我不禁要问,既然提前知情,又为什么不予以制止呢?

您认为土耳其军队的专业素质如何?

过去几年几十年,土耳其军队越来越专业化,是北约内部专业程度最高的军队。这支军队计划缜密工作认真。

正义与发展党官员和埃尔多安的支持者都认为,埃尔多安决不可能是本次政变的幕后策划者,因为这需要大量军官和28名将领的通力合作。您怎么看?

我更愿意从整体上看。这次政变的受益者是谁?我很快就会想到正义与发展党和埃尔多安。

世界上政变模式大同小异,土耳其也不例外。我在土耳其经历过两次政变,1960年和1980年。两次我都在土耳其,亲身经历了军事政变的程式。你绝对没有出门的机会,门外不断有高音喇叭广播戒严令,没有人胆敢违背命令。所有政治家都被逮捕然后送往伊兹梅尔监狱,所以政府机构都会被军方接管。这次政变则同以往完全不同。

拉勒·雅克坤生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是德国作家和政治家,2002年至2009年期间担任社民党联邦议会议员。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