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访:"记者就是职业知密人"

德国媒体理事会(Deutscher Presserat)负责人蒂尔曼斯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指出,新闻自由难免与司法独立产生冲撞。他呼吁立法对此进行明确的规定。

德国之声:两名德国博客记者涉嫌"叛国罪"一事已经让德国政界极度关注,总检察长也因此丢了饭碗。您觉得德国的新闻自由状况如何?

鲁茨·蒂尔曼斯(Lutz Tillmanns):我认为,德国的媒体领域是多样和平衡的,德国也有比较成熟的新闻自由的文化。"记者无疆界"组织对全球各国新闻自由状况的排名,德国列在第12位,和爱尔兰还有捷克水平相当,仅落后于北欧几个国家。而且德国的邻国也都是民主制度运行良好的国家,这些国家的新闻自由也有保障。

德国之声:也就是说,对德国的新闻自由状况没什么可指摘的?

蒂尔曼斯:当然也有个别事件,让人质疑国家是否足够程度的接受某些记者从事的工作。目前这个"叛国案"事件也是个例子,博客"网络政策"(Netzpolitik.org)的两名记者被指公布机密文件。其实说到底的关键问题还是:作为记者,能不能将秘密材料,或者说不对公众公开的材料,公之于众?在这个问题的定义上德国还需改进。

德国之声:当前这一"叛国案"是否让您想到上世纪60年代的"明镜周刊事件"?当年明镜的记者也被指涉嫌"叛国"。

蒂尔曼斯:的确给人这样的感觉,现在这个事件好像是"明镜周刊事件"几十年后的小翻版,因为情况类似。1962年,《明镜周刊》的封面标题为"有条件的军备"(Bedingt abwehrbereit)的文章。(编者注:文中引用了德国国防军的文件,并得出结论"北约和联邦德国不可能经受得住苏联的进攻"。)当年的国防部长施特劳斯随即下令搜查编辑部、逮捕总编和几名编辑,并冠以"叛国罪"。(编者注:然而民众站在"明镜"一边,持续上街抗议,要求保障新闻自由。)最终,"叛国罪"这一指责因没有依据而被推翻。说新闻工作者"叛国"是相当严重的指责,也是实际上试图让记者封口的做法。

德国之声:德国有没有"新闻自由"受阻的情况?

蒂尔曼斯:这就首先要问,记者究竟该不该被监听?毕竟记者和医生、辩护律师一样,是一个获知秘密信息的职业,也因此应该格外受到保护。我对德国的存储公民数据保留(Vorratsdatenspeicherung)的做法持批判意见,同样反对对记者进行监听,或是存储记者的通讯信息。除了这些做法,德国记者在工作中还会遇到困难。比如像某个国家部门索取信息,这个部门会以"出于信息保护"或者"保密义务"等理由拒绝提供信息。有时候,这些部门其实就是为了省事,而不给记者提供信息。

Lutz Tillmanns

德国媒体理事会负责人蒂尔曼斯

德国之声:那德国应该做些什么改变?

蒂尔曼斯:德国没有专门的法律规定新闻从业人员有权公布信息。联邦行政法院几年前就指出过在这一问题上立法的必要性。德国在这方面还要改进。因为目前,德国记者只能以基本法的第5条"言论自由"为法律依据,但是许多媒体机构不确定这一法律依据是否足够,因为很多情况下司法部门会介入。

德国之声:德国媒体要向公众报道信息,德国司法要求保持自己的独立性。这么看来,德国媒体和司法是不是注定要产生冲撞?

蒂尔曼斯:当然有利益冲突的地方,司法和媒体被称为"第三"和"第四"权力。所以也总要进行权衡。特别是德国有过纳粹独裁和民德历史,这样的体制下媒体受到国家监控,发表报道的内容只有执政党说了算。

德国之声:记者这个行业已经发生了很大的转变。无数的博客、社交媒体平台大受欢迎。我们是否也该重新定义"新闻自由"呢?

蒂尔曼斯:的确必须不断地对新闻自由原则及其实际操作进行思考。我们认为,尤其应该对涉及到伦理层面的新闻报道工作进行重新考虑。因为肯定总会有一些事件中涉及到的人物想隐姓埋名,但是公众却特别想知道其"庐山真面目 "。举例说,德国新纳粹组织NSU(国家社会主义地下组织)审判案。这个案件中涉及的许多人物肯定都想保持自己的匿名权,但是另一方面,公众是有知情权的,这也无可争议。


鲁茨·蒂尔曼斯是德国媒体理事会的负责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