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访:让中国主教团提名就是让政府提名

最近,梵蒂冈国务卿帕罗林枢机表示,对梵中关系有望改善感到鼓舞。他还称教廷会同意主教候选人由内地主教团推荐。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在博客上撰文,对此表示担忧。本台记者就梵中关系的发展电话采访了陈日君枢机主教。

德国之声:教宗方济各最近接见了苏州教区主教徐宏根率领的朝圣团,这应该是教宗首度公开接见大陆主教。港台分析认为,这是中梵关系破冰的象征。但也有声音认为,这是对大陆地下天主教团体的忽视。您怎么评价教宗此次接见?

陈日君:我不认为有多重要,象这样在公开场合照个相,握个手是很平常的事情,没有什么特别。

德国之声:但毕竟以前没有公开接见过大陆主教。

陈日君:公开就是很平常的,秘密才是更重要,需要特别安排的。所以我不认为这次见面有什么特别。

德国之声:梵蒂冈方面希望由此发出一个什么样的信号呢?

陈日君:我不知道,我觉得这个事情不是什么重要的大事。

Vatikanstadt - Papst Franziskus trift auf chinesische Gruppe (picture-alliance/AP Photo/L'Osservatore Romano)

教宗方济各10月5日公开接见苏州主教率领的一个朝圣团

德国之声:梵蒂冈国务卿帕罗林枢机最近表示,教廷会同意主教候选人由内地主教团推荐。您对此表示担心,为什么呢?

陈日君:我已经担心很久了,因为教廷这些年来,什么事情都不和我们商量。我觉得没有机会跟教宗成立的一个委员会讨论这些重要的事情,他们根本不尊重我们的立场。他们做的事都是秘密的,我们根本不知道。但最近他们放出消息说,他们在对话,很有进步,可能会有个协议。

最近教廷驻外国大使在罗马开会,国务卿讲了些话,说现在讨论的是怎么选主教,讨论的是让中国的主教团提名(主教)。于是我就担心了,因为中国的主教团根本就不存在,是假的,一点权力都没有,不能自己开会。所谓开会就是政府叫"一会一团"开会,告诉他们政府决定了什么。在这种情况下,让中国主教团提名也就是让政府提名。这是我不能接受的。怎么能够让一个无神的政府为我们教会的主教提名呢?所以我很担心。

德国之声:近年来大陆强拆教堂十字架的事件也屡屡发生。教廷努力改善与中国的关系,是否也是出于改善中国地下教会处境的良好愿望?

陈日君:我们看到,中国政府的政策完全没有改变,仍然是要控制教会,所以拆十字架、圣堂。新的规定比以前更严,习近平讲话中也是说要管得更严。教廷肯定是出于良好的愿望,希望教友能够比较自由、比较平安地去过他们向往的生活。但是,怎样才能自由呢?地上教会现在完全是由政府管的。你现在承认它,把地下教会也变成"地上"的了,完全让政府管,算是什么自由呢?这根本不是信仰自由。所以我觉得他们真的不了解这儿的情形,也不想听我们这些了解的人跟他们讲。

德国之声:您最担心的是否就是地下教会今后更难有生存空间,都被变成国家控制的教会?

陈日君:是的。了解国内情况的人都知道。地下教会在政府面前当然是非法的,政府可以随时拉人去坐监,关闭他们的教堂。但是,实际的情况是,有的地方因为地下教友多,他们的圣堂是开的,政府也容忍他们。但从地下变成地上就没有自由了,因为地上教会是政府管的。地下教会不跟政府政策,所以我觉得没有理由要地下到地上去。但这几年来,地下教会真是很可怜,因为教廷好像希望他们到地上去。很多次,地上的教会好像也不听政府的话,但教廷却鼓励他们听政府的话,要他们妥协、让步。所以我们教会的力量就越来越弱了。本来我们还是有很大的力量,可以和政府真正谈判,但现在谈判就是看教会这边让步多少。政府那边根本不需要让步,因为他们已经把教会管得很厉害了,不需要让步了。他们期望的就是梵蒂冈彻底让步,完全交给他们管,但这是不可能的。所以现在听说谈判不太成功,教宗也公开说,我们要慢慢来,不能性急,他现在也没有计划要到中国去。我看就是因为中国政府要求太多了,就是要让梵蒂冈完全投降。这是教廷到现在还做不到的。我担心梵蒂冈一定要想有个协议。但如果对方不肯让步,怎么能够一个好的协议呢?否则就会否认教会自己的原则了。

德国之声:中国地下教会和教廷现在有没有比较直接的联系?

陈日君:现在有很多方法可以接触,但地下的没有地上的那么方便。现在不是接不接触的问题,而是教廷给他们什么样的指示。现在教廷是要他们妥协、合一。但是和政府管的教会合一是进步吗?地上现在还有几个非法的主教,他们完全不理会教廷的说法,继续做主教,教廷现在也好像不敢讲话,怕得罪北京政府。地下教会许多教区的老主教过世后,也不任命新的主教。这样的情形,让地下教会很灰心。所以我认为这个方向是不对的。没有教廷的支持,地下教会也开始乱了。

德国之声:中国地下教会人数有多少?

陈日君:没有人准确知道。但很多人说,地下的比地上的人数更多。

德国之声:台湾和梵蒂冈有正式外交关系。中国大陆在与外国建交时都要求对方和台湾没有邦交关系,台湾对中梵的靠拢是否感到压力?

陈日君:梵蒂冈如果将来与北京建交,就只能放弃台湾。但梵蒂冈有它的理由:如果不跟中国政府对话,我就照顾不了那么多大陆教友;和台湾就算没有邦交,也还是有文化交流。这一立场梵蒂冈很早就说出来了。台湾的主教们也听话,接受了,并且想让教友和政府明白。但政府和社会上的人不明白,他们会问,我们和梵蒂冈这么多年是好朋友,为什么现在他们就放弃我们了?这是欺负弱小。所以这个情况是很不容易处理的。对将来天主教传教也是个负面的事情。

德国之声:您觉得台湾方面确实有现实的担心,也就是担心梵蒂冈确实会走出和中国大陆建交这一步吗?

陈日君:现在看起来中梵建交现在没有很大的可能,而且双方都不心急建交。梵蒂冈当然说建交更好,但也知道现在根本没有这个可能。现在谈判的就是怎么选主教,关于建交没有谈判。

德国之声:有消息说,教宗受到习近平送给他的礼物。

陈日君:这好像有些误会吧,有人说是翻译错了。是有一个团体去参加了研讨会,这个团体的主席送给教宗礼物。

德国之声:您现在通过什么样的渠道向梵蒂冈表达担忧?

陈日君:我写很多信给教宗。当然教宗也要听他的助手,梵蒂冈国务卿是他最主要的助手。我在这里很远,当然声音就没有那么强。但是我还是继续写信给他。我觉得我是中国的枢机,对中国有深切的认识。


采访记者:乐然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