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访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

以"寻找共同点"为主题的国际藏汉讨论会周末在日内瓦闭幕。这一非官方的藏汉对话旨在增进两个民族之间的了解,探讨继续解决西藏问题的途径。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全程参加了此次对话。德国之声记者代英和谢菲在会议间歇采访了这位西藏流亡政府的最高行政官员。

default

日内瓦藏汉会议上,前排从左2到左4:桑东仁波切,达赖喇嘛,严家其

德国之声:桑东仁波切先生,我们非常想知道西藏流亡政府是怎么运作的?

桑东仁波切:西藏流亡政府是尊崇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为精神领袖的政府。1991年,西藏流亡政府的议会颁布了《流亡藏人宪章》,这个宪章保障了西藏流亡政府的三个组成部分:立法、行政和司法机构。现在的三权分立,其最高的决定权在议会。议会的立法由最高行政机构噶厦负责执行。立法委员会有43名代表。部长在执行过程中,必须向民众直接选举的议会负责。在不违背印度当地宪法的情况下,我们有自己的最高法院、立法机关和行政机关,这三个机构的各自义务、责任都非常清楚。

德国之声:您是什么时候当选的,当选过程是怎样的?

桑东仁波切:直到2000年,达赖喇嘛尊者是最高行政机构的负责人。但是2001年,达赖喇嘛要求由民众直选嘎厦。第一次大选在2001年,我当选了首席部长。我的第一任期截止到2006年。2006年我再次当选总理,这一次任期到2011年。

德国之声:藏人居住在全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包括美国、欧洲等。我能想象进行大选投票时会非常困难。您是怎么完成这个过程的?

桑东仁波切:的确,选举过程是非常困难的,特别是由于我们的选举制度同其它国家地区的选举差异很大。没有人站出来竞选。选民来选择自己的候选人,然后再投票。每次选举要持续4到5个月左右。我们有一个独立的选举委员会,起到监督选举的作用。拥有11名藏人以上的就能被列为一个选区,每一个选民都有资格推选候选人。选举委员会最终会选出5到7名候选人,再由选民进行投票。因此这是个复杂和困难的过程,耗时也很长,4到5个月。

德国之声:每个政府都需要经费保障正常运作,一般来说是通过税收。西藏流亡政府的经费来源是什么?

桑东仁波切:我们有3个经费来源。第一个是海外藏人的人头税,每一个6岁以上的藏人,如果是居住在印度、尼泊尔和不丹,每个人每年交47卢比。如果是居住在欧洲或日本或美国,那每人每年交47美元。第二是印度政府的资金支持。第三是全世界各地的政府及非政府组织的捐款,资助我们的教育机构等。

德国之声:达赖喇嘛在国际上享有很高的声誉,在藏传佛教徒中也是至高无上的领袖,在流亡政府中达赖喇嘛有多大影响力?

桑东仁波切:达赖喇嘛自己曾说过是个"退了休的人"。自从选民直选议会以来,达赖喇嘛不掌握多少政治权力,而更多的是精神领袖,他也有更多的时间投身宗教事业,在全球讲经访问等。

德国之声:西藏流亡政府是一个世俗的政府,还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府呢?

桑东仁波切:或多或少是一个世俗的政府,但是我们不用"世俗"这个词。我们在宪章中写明,我们的政府是集中了"精神和政治"的政府。立法委员会的成员有权选举议会议员,宗教机构也有权推选议员。但是在行政过程中,宗教不具备影响力。所有民众,无论是信徒还是非信徒,都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每个人有信仰宗教的权利,也有不信仰宗教的权利,有信仰藏传佛教的自由,也有信仰其它宗教的自由。这是基本的公民权利。所以这么看来,我们的政府或多或少的是一个世俗政府。

德国之声:谈到西藏问题就不能不谈中国政府的态度,中国方面历来是说西藏流亡政府是西方反华势力的工具,是用来分裂中国。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桑东仁波切:西藏流亡政府不依赖任何一个政府的支持,也不是西方政府的工具。我们也不认为西方国家是反华的。西方国家都在竞争如何赢得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实行和平的对华政策。我们不受西方国家的政府,也不受任何国家政府的利用。我们的要求是,在中国现有国家体制和宪法下,获得西藏的高度自治。我们不寻求独立,我们不寻求任何有违中国宪法的目标。藏族是中国55个少数民族之一,中国宪法中也明确规定了5个少数民族自治区的权限。但是藏族,包括其他少数民族自治区都只是名义上是自治,但实际上并不是自治。我们要求实行真正的自治,我想,这是符合所有人利益的。我们不是反中国,我们不反任何人。我们只是要求,像中国宪法中所写的,所有中国人,无论汉族还是少数民族,都是平等的,享受平等权利和待遇。我们要求享有文化和宗教上的自治权利。

德国之声:藏人在争取中国宪法所赋予的自治权的过程中寻求各种形式的对话,包括这次在日内瓦的对话,您对这次会议的期待是什么?

桑东仁波切:日内瓦的这次藏汉对话是国际和解协会同瑞士西藏友好协会主办的,目的是消除一些误解。这些误解是由于中国政府的片面宣传产生的。去年3月以来,在中国西藏地区发生了多次和平示威抗议活动。在全球奥运圣火传递仪式中也发生了多次抗议中国政府西藏政策的游行抗议。中国政府的宣传机器将这一切定义为反华或反华人的活动。许多中国人心中就产生一种印象,就是我们做出了一些对中国人有害的事情。为了消除这样的错误理解,我们希望同中国人进行对话。不过我们无法请来中国大陆的华人,我们邀请了全世界各地的海外华人,他们也是华人的代表,他们中有很多人也经常去中国大陆。我们想表明,我们不想做任何伤害华人的事。我们反对的是中国掌权人执行的错误的少数民族政策。我们将华人视为兄弟姐妹,我们几千年来是相处和睦的兄弟姐妹。我们在许多地区也有汉藏友好协会等组织。我们这次日内瓦会议的与会者中有来自各国的学者、记者、学生、商人等等,是个非政治性的讨论会。

德国之声:达赖喇嘛的流亡已经50年了,达赖喇嘛对西藏的前途还是充满乐观。您怎么看西藏的前途?

桑东仁波切:西藏和藏人的前途是很光明的。因为我们决定,西藏要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我们不会寻求独立。而中华人民共和国会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中国将成为一个自由、开明、民主的国家。那时,藏人以及其他55个少数民族将能够平等的共同生活。中国将是未来的强国,而我们也将是这一强国的组成部分。

德国之声:感谢桑东仁波切先生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

采访记者:代英 谢菲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