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事评论

专访:“西藏完全自治的机会渺茫”

流亡藏人选举结果出炉,洛桑森格连任司政。在这场选举过后,西藏是否有机会争取到完全自治?德国之声采访了藏学家路德维希。

德国之声:此次选举的候选人及其提出的政策路线有哪些?

路德维希(Klemens Ludwig):洛桑森格(Lobsang Sangay)的最大竞争对手是西藏人民议会议长边巴才仁(Penpa Tsering)。这两人奉行的都是达赖喇嘛的路线,即所谓的"中间路线",不追求独立,但诉求西藏真正自治。

此次选举真正的替代选项是第一轮选举中的卢卡将阿筑(Lukar Jam Atsok)。他是唯一清楚表示"我们要的不是自治和中间路线,而是独立"的参选人。他也是参选人中,唯一在西藏出生、流亡到印度的中国前政治犯。不过在首轮选举中他只拿到6%选票,只有两人进入第二轮选举。这显示出达赖喇嘛的方针很大程度上仍影响着流亡藏人。支持卢卡将阿筑的主要是西藏知识分子、作家、记者,这群人是少数真正敢于批评达赖喇嘛或提出其它立场的人。

德国之声:要求独立的诉求主要来自外界。藏人主要诉求的是自治。这里要求的是怎么样的自治呢?

路德维希:藏人所追求的自治,或许最近似意大利拥有大量德语人口的南蒂罗尔大区,也就是实际的内部自治。与包括新疆在内的五个地区相同,西藏在官方名义上是自治区。

虽然在书面规定上,自治区主席等职务由实行区域自治的民族公民担任,但实际上众所周知,真正掌权的是该地区的党委书记。藏人的核心诉求是由藏人管理该地区,并在不受北京的介入下独立、自由地选举政府长官。最好的情况是以联邦制的概念,由自治区政府管辖警方、学校等机构。不过目前这样的自治并未在西藏实行。

Klemens Ludwig Tibet Initiative Deutschland e.V.

藏学家路德维希曾担任德国西藏倡议组织负责人多年

德国之声:除了真正意义上的自治以及停止大规模移民外,宗教自由也是藏人的诉求。

路德维希:这也是在官方文件上提及的权益。1984年制定的中国宪法保障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但西藏却禁止达赖喇嘛的肖像,而藏传佛教尊崇的是精神导师,达赖喇嘛无疑占据第一位。

西藏的宗教自由仅限于外部的形式,例如去寺庙并奉上祭品,以及去圣地朝圣,前提是圣地还存在。不过藏传佛教的本质以及佛教深层教义的传承却严重受限,因为寺庙受到了严格的限制。

德国之声:部分流亡藏人批评西藏流亡议会,缺乏影响力而且没有实质作用。

路德维希:流亡议会非常束手束脚,而无论是以何种身份,达赖喇嘛还能被包括默克尔总理在内的各国政府公开接待的时代已经过去。西藏流亡议会在政治上的活动空间异常狭窄。他们自己也退了一步,自称"藏人行政中央",不再是流亡政府。在我看来,这样的让步有点太过火,中国施加的压力越大,他们越认为必须自我让步。

如今唯一的机会是,与中国有密切经济往来及交流的民主社会能更多地为西藏发声。例如2008年时曾经有过一些倡议,时任德国外长韦斯特韦勒清楚表明中国必须为当时的一系列自焚事件负责,可惜这样的年代已经过去。西藏流亡政府深受这样的政治气候所苦。

德国之声:所以西藏并没有自治的希望?

路德维希:目前的情况并不特别乐观,包括在习近平的任内,这样的希望并不大。不过自2010年开始,西藏东部出现了主要由年轻人发起的运动,该地区是在藏人自焚事件的主要发生地点。这项计划被称为"Lahkar"--"白色星期三"。白色是幸运色,而星期三则是达赖喇嘛出生的日子。

发起倡议者呼吁:在这一天我们要为西藏团结发声,穿上传统服饰,只说藏语,只在藏族人开的商店消费等等。这样的活动或许给了人们一点乐观的希望,也让有关当局难以对付,因为这个活动完全在宪法所许可的范围内。藏人可以借此表现出,尽管经历数十年的同化、汉化以及打压,他们仍坚守着传统。以前人们还能经常说,藏人都是受到"达赖喇嘛一派"所影响。不过现在也有对达赖喇嘛所知无几,在达赖喇嘛流亡的数十年后才出生的藏人,他们同样守护着传统文化。

藏学家克雷门斯·路德维希(Klemens Ludwig)曾担任德国西藏倡议组织(Tibet Initiative Deutschland)负责人多年,曾撰写多本西藏相关专业书籍。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