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访:袭击案受害者家人如何面对噩耗?

上周,德国维尔茨堡、慕尼黑和安斯巴赫相继发生袭击事件之后,首先引起关注的是案犯,而不是受害者。谈到遇难者亲属的悲哀,本台记者采访了相关心理学专家彼特拉·霍恩(Petra Hohn)。

德国之声:德国和法国发生的导致人员伤亡的袭击事件,令许多人陷入深深的悲痛之中。亲人死于暴力袭击对家人亲属来说会是怎样的一种感受?

比特拉·霍恩:人们先是感到震惊,因为从未想到过会发生这样的横祸。如果死亡突然从天而降,人们是不会有心理准备的。之后每个人的反应是不同的。有的大声哭喊;有的反应平静,将一切痛苦憋在心里,闷闷不语。当然在慕尼黑,人们主要是对事件的发生感到愤怒。因为人们本来感觉很安全,实际上却不安全。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人们感到很无助。

德国之声:亲人死于枪击案给家人带来的悲痛与其它的意外死亡或者自杀带来的悲痛有什么不同吗?

霍恩:对此每个人的感受不同,就和每个人对悲哀的反应形式不同一样。但是对这种突如其来的横祸,无论是死于枪击、自杀还是意外事件,是无法区分或者评判哪种更糟糕的。对于任何人来说,这都是最糟糕的个人命运。

德国之声:父母对意外死亡的感觉不同于兄弟姐妹的感觉吗?

霍恩:每个人的悲哀程度都是不一样的。父母的悲痛和孩子的悲痛也有区别。兄弟姐妹的悲哀与父母不一样。问题在于,突如其来的事件让父母完全不知所措,他们感到孤独,与其他还活着的孩子没完全没有了沟通,让人感觉这些兄弟姐妹被忽略。实际上这是可以避免的。如果要帮助这些失去亲人的人,就要关心整个家庭。使全家人能够以共同的追忆方式找到摆脱痛苦的共同途径。

BdT Grab der fuenfjahrigen Lea-Sophie auf dem Waldfriedhof in Schwerin

为失去的亲人送上鲜花以示哀思

德国之声:您是如何为遇难者亲属提供帮助的呢?

霍恩:在慕尼黑枪击事件上,还没有到我们出面的时候。人们还处于完全震惊的第一阶段。他们必须面对发生了亲人死亡的可怕事件这一现实。而只有告别了死者之后,他们才能面对现实。为了意识到人确实已经死亡,就要向孩子做最后的告别。这很重要,即使害怕看到被破坏的遗体也要告别。无论是父母兄弟姐妹还是救援人员,都害怕看到肢体遭到破坏的受害者。但是很多没有向遗体告别的父母事后都感到非常后悔,因为从长期看,这对他们今后能更好地面对、适应丧失子女的伤痛很重要。

德国之声:亲人的悲痛心情会持续多久?

霍恩:悲痛有各种不同的表现形式,而且它也会发生变化。开始时它是一个可怕的妖魔,令我们感到窒息,而且窒息的时间也非常长。所以,要给一个受害者家庭3至5年的时间,才能让他们找到摆脱悲痛的途径,知道如何继续生活下去。但悲哀这个妖魔始终伴随着我们,不过它不再让我们如此地痛苦。我们始终为失去我们的孩子感到悲痛,我们想念我们的孩子,我们死去的孩子一直活在我们心中。这也是一种悲哀的形式,只是这种悲哀转换成对死者表达爱和缅怀的一种形式。我们会去墓地为死者扫墓,追念死去的孩子,但不再是天天这样做。悲痛是一个变化的过程。

彼特拉·霍恩(Petra Hohn)是"德国失去孩子父母"联邦联合会首任主席,也是2008年Gütersloher 出版社出版的《突然失去孩子》"Plötzlich ohne Kind"一书的作者。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