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访:美国在德形象何以受损?

美国正在失去其在德国人心目中的良好形象。德国之声采访了美国问题专家卡斯滕·福格特(Karsten Voigt),他解释了美国的形象为何受损,以及美国该怎么做,才能改善这一局面。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之声:最近一项由美国"皮尤研究中心" (Pew Research Centres)进行的研究显示,作为头号经济强国,美国在全球的形象提升了,但在德国和欧洲大部分地区,美国的形象则有所回落。为何美国形象会日益不受欢迎呢?

卡斯滕·福格特:美国形象走下坡路,是从美国前总统乔治 ·布什(George W. Bush)发动中东战争开始。许多人认为,是美国促成了这些国家的不稳定局面,尤其是伊拉克战争和叙利亚冲突。包括在利比亚的军事行动,尽管这个方案最初不是由美国,而是欧洲提出的,最终责任还是常常被推到美国人这里。此外还有斯诺登解密和美国国家安全局窃听事件。

为什么美国总统奥巴马并不能对美国在德国的声誉产生积极影响?

作为联邦政府的德美事务协调员,我那时就警告过,不要对一位美国总统存在过高的、不切实际的期待。由于美国的政治文化,和美国作为世界大国的其他角色,美国总统无法满足这种期待。否则"期望越大,失望越大"。美国仍然是我们最重要的盟友。相比中国和俄罗斯,美国的价值观和我们更接近。但仍然存在差异,这些差异是很多德国人也不理解的。在德国解释美国文化,对我来说也绝非易事 。

欧洲对美国的期待是什么?

"911 事件"后,美国出台了旨在打击恐怖主义的法律,这些法律从法治国家的视角来看,不无瑕疵。欧洲希望奥巴马政府能撤销这些法律。现在美国国会获得部分成功,限制了一些情报机构的权力。但是,美国国内一直在规范有关 "如何在情报机构的权力以及自由权利之间寻求一种平衡"的讨论以及处理这种平衡的方式,我认为这是有问题的。这不同于大多数德国人对政府的期待。

引起争议的也包括"爱国者法案"和"关塔那摩监狱"。特别有争议的是折磨犯人以获取有关恐怖活动信息这种方式。在美国,58%的受访者对此表示赞成,而在德国,这个数字只有32%,欧洲和美国的价值观差距如此之大?

我们各种价值观的前后排列次序并不总是一致。在美国是这样的:国会试图引进一些措施,从原则上废除酷刑。属于保守派的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对此也大力推动 ---- 他本人在越南战争中受过越共的酷刑。但是他没有在事情的尖锐度和透明度上取得突破,因为没有得到人民的认可,原因是"安全与自由平衡"的问题暂不予考虑。

美国会考虑在德国改善其形象吗?

是的,他们在考虑。这是显而易见的。一个大型美国智库就德国对美国的看法感到忧虑。美国正在加大对德国的关注,因为他们需要德国作为其欧洲政策、美俄冲突以及欧洲周边国家冲突的合作伙伴。

美国人在过去几年,除了对乌克兰危机外,对欧洲并不感兴趣。他们专注的是中国和俄罗斯。尽管如此,他们也没有足够细心地跟上那里的发展,对问题的认知也欠缺。

Karsten Voigt DW TV Archiv 2013

卡斯滕·福格特(Karsten Voigt)

这些事态会如何影响美国的形象?

在俄罗斯冲突问题上,美国人和欧洲人观点虽不一致,但还是相似的。德国和俄罗斯的贸易关系密切。在德国居住着两百到三百万在苏联长大,然后在1989年移居德国的居民。这样来看,德俄关系中还存在着"家庭关系"。尽管如此,美国和德国对于俄罗斯的威权发展、俄罗斯对乌克兰以及对其他邻国至少在口头上表现一致,都注意到俄罗到的侵略政策。

俄罗斯领导层,尤其是普京总统,对其邻国讲俄罗斯语的少数族群进行保护当成了自己的任务,但这被波罗地海国家、波兰和罗马尼亚视为威胁。我赞成德俄密切合作,但这不是说我们要无视近邻的利益。因为如果这样,我们便会很快受到多疑、敌对邻国的再次包围。这可不符合德国政策的利益。在这点上,我们需要欧洲和美国之间的密切合作。在细节上有分歧,是正常的。欧洲,特别是德国,要和美国齐心协力,制定共同的进退方针。

卡斯滕·福格特(Karsten Voigt),社会民主党人,在联邦政府负责德美合作直到2010年。此前,他多年为德国联邦议院议员。同时,他还是北约议会会议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