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访:“经过深思熟虑的违法行为”

德国电视二台讽刺节目主持人波默曼针对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打油诗”已经被司法机构立案。媒体法律师向德国之声分析讽刺与侮辱之间的区别,以及司法诉讼的可能前景。

德国之声:康帕先生,您是版权法和媒体法领域的专业律师。德国电视二台(ZDF)讽刺节目主持人波默曼(Jan Böhmermann)朗读了一首嘲讽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打油诗,如同他自己所预料的一样,这首诗引起了轩然大波。那么从法律角度看,他的行为有哪些值得指摘之处呢?

马尔库斯·康帕(Markus Kompa):目前人们在讨论的,一方面是依据德国刑法第103条中有关侮辱外国政府代表的内容。但这一罪名成立的前提是,土耳其方面必须提出采取法律制裁的要求,而德国联邦政府则需要授权司法机构进行相关的司法调查。在这种情况下,默克尔就不得不扮演黑脸的角色。另一方面,如果埃尔多安先生本人出面,依据德国刑法第185条提起刑事诉讼,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他和任何受到侮辱性言论攻击的普通公民一样成为原告,但是他必须要亲自起诉。任何其他对波默曼先生的言论不满者都无权替他完成这一项诉讼。而从民法的角度看,也可以提请法院命令被告停止侮辱行为,但是由于德国电视二台已经将这段节目视频从其网站音响资料库中删除--所以这已经毫无意义。当然也可以提出赔偿,但这也都仅限于理论层面。

德国之声:人们指责波默曼越过了讽刺节目的底线,因为他的言论已经具备了侮辱性。

康帕:首先要看是否存在侮辱行为,也就是说对方认为自己受到侮辱的感受是否合理。在这个案例中这一点是不难判断的。

德国之声:您说不难判断是什么意思?

康帕:波默曼的"打油诗"多多少少带有侮辱性,这个是不争的事实。然而这里的问题是:波默曼的言论是否违法?这个问题的答案不一定是肯定的,因为我们面对的是一档讽刺节目。德国基本法第5条明确对言论自由的保护作出了界定,而讽刺类节目也属于言论保护的一个子范畴。此外它还涉及到艺术创作自由的问题,这一自由权利受到了更为强力的保护。然而,讽刺节目的言论自由、艺术创作自由也不是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尤其当讽刺的对象是外国重要人物的情况下。这就需要根据具体的案例来进行衡量,并且作出辨别:这样的讽刺是否合理?谁的权利应该优先得到保护?

Screenshot Jan Böhmermann in ZDF Neo Magazin Royale rezitiert Gedicht über Erdogan

波默曼在节目中朗读讽刺埃尔多安的打油诗

德国之声:目前德国已经有人针对波默曼提出了举报。任何人,只要认为埃尔多安受到了侮辱,都可以指控波默曼吗?

康帕:不能。涉及普通侮辱行为的刑事诉讼都必须由当事人起诉作为必要前提,也就是埃尔多安亲自出面。而目前在讨论中提及的刑法第103条侮辱外国国家元首罪,则需要土耳其首先提出诉讼请求。

德国之声:美因茨检察院在接到举报之后,已经启动了相关的刑事调查。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康帕:原则上讲,当检察院获知某种犯罪嫌疑的存在时,就可以首先进行调查备案,通常在这个过程中受害者就会出面,此时只需递交刑事诉讼文书即可。但是现在检察院在没有刑事诉讼的情况下,就公开启动刑事调查,这是不太寻常的。

德国之声:德国电视二台已经把这段节目的视频从音响资料库中删除,您认为这样的做法是过分"自觉",还是合理妥当呢?

康帕:都是。一方面,司法机构很有可能会给电视台下达停止侮辱行为的命令;另一方面删除行动背后更多的还是政治层面的考虑。因为在节目视频中出现的一些污秽猥琐的语言,原则上讲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不能容忍的,即使不是因为引起舆论争议也难以站得住脚。因此我非常能理解二台所作出的这一决定。

德国之声:波默曼本人在念这首"打油诗"的时候,就已经说了它的内容低俗,他说的话都是被禁止的。这本身是否就是一种讽刺呢?

康帕:仅仅是自我标榜为艺术或者是讽刺,并不能免于承担责任。但是在这个案例中,这一策略也许真的可以奏效。因为法庭会对讽刺的核心对象以及外部包装进行区分。波默曼的讽刺核心对象是,埃尔多安一定会禁止这首诗内容的公开。现在我们要提出的第二个问题是:这样的讽刺形式是否合理?而且他采取的形式的确是非常粗野,在这方面我不敢相信德国的法院会将其认定为合理。这是一个需要掂量的问题。即使要传达讽刺的核心内容,波默曼先生也不一定非得要把埃尔多安和恋兽癖联系在一起。尤其在涉及性问题的时候,法院还是比较敏感的。

Markus Kompa Rechtsanwalt Porträt

律师康帕认为,波默曼最终很可能要面临罚款

德国之声:我们一开始也谈到了刑法第103条的内容。如果真的受到起诉的话,波默曼是否面临牢狱之灾呢?

康帕:我认为不太可能。这个案件最终很可能就是以罚款了结。一般只有被告人此前曾有过严重的刑事犯罪纪录,才会被判处监禁--像这个案件是不会的。而且由于波默曼过去曾经在科隆地方法院担任过陪审团成员,所以更有可能会得到宽容处理。我可以想象,他最终会被判处罚款。这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小意思。而他凭借这首"打油诗"以及相关的争论所创造的公关价值,却是无法估量的。

波默曼在节目中强调,在德国言论自由和艺术创作自由是受到保护的。您认为波默曼是否在这方面过于自信,还是说他明知有风险,还偏偏要玩火?

康帕:这是一种经过深思熟虑的违法行为,当然对于像埃尔多安这样备受争议的政治人物,这样的讽刺是否也可以加以容忍,这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比如过去有一幅讽刺弗朗茨-约瑟夫·施特劳斯(Franz-Joseph Strauß,已故德国基社盟政治家)的漫画,里面也有和动物发生性行为的画面,这幅漫画就曾遭到禁止。毫无界限的言论自由并不一定是文化上的胜利。言论自由还是需要一定的界限,并不是所有的言论都应该加以包容。个人名誉权还是需要得到尊重的,况且波默曼也是一位重要的意见领袖。

马尔库斯·康帕是科隆的版权法和媒体法律师。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