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访:看不见的伤口

炸弹爆炸、血肉模糊、一片恐慌。如果成为恐怖袭击的见证人,人们会出现哪些反应。一名突发事件心理咨询者接受了德国之声采访。

德国之声:米勒-齐兰先生,您在突发事件心理咨询机构工作已长达22年,您也在11月的巴黎恐袭后为幸存者及家属提供了帮助。恐袭幸存者首先需要什么样的帮助?

米勒-齐兰:首先一点,幸存者必须重获安全感。他必须能感到、意识到,他所经历的人们在他周围开枪、炸弹在附近爆炸的危险情况已经过去了。巴黎恐袭后,我和一位幸存者在一个公园里见了面,当时阳光灿烂。他之前就直接了当地跟我说,不想在咖啡馆里碰面。

德国之声:作为突发事件心理咨询员,您在事件发生后如何帮助幸存者?

米勒-齐兰:重要的是,当事人能够把所经历的事变成自己的故事。我们是他们的倾诉伙伴,不像警察那样有调查任务。受害者可以向我们讲述非常残忍或者可憎的事,讲述那些我会有所顾忌,不会讲给家人听的事。

Deutschland Berlin Andreas Müller-Cyran Gauck Verdienstorden

德国总统高克向安德里亚斯·米勒-齐兰颁发联邦十字勋章

德国之声:媒体报道恐袭时发表的照片和录像有的看起来已经非常令人毛骨悚然,但这可能也只是受害者在恐袭中看到的很小的一部分。这样一种突发的恐怖事件会对受害者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米勒-齐兰:您的提问听起来是被动式的,实际上在这样一种极端的情况下,人们会调动精神资源来保住性命、逃跑、做出决定。在具体的情况下,人们经常不会感到害怕或者惊恐,而是着重于应对眼前的事。

等到危险过去之后,他们才会回想起当时的情况,并感到非常激动,产生令人吃惊的想法和情感。这时,非常重要的就是告诉他们不用担惊受怕。如果他们夜里做噩梦、感到恐惧或者过分惊恐,那么我们会告诉他们,他们并没有疯,这只是一个正常的健康人对一起非同寻常的事件做出的正常反应。成为恐袭事件的目击者并不寻常,因此产生的反应是正常和可以理解的。

德国之声:欧洲最近发生了多起袭击。即便那些没有直接卷入的人,也担心自己会成为新的恐袭的受害者。如何消除人们的这种恐惧?

米勒-齐兰:总的来说,我们的生命总是受到威胁。没有人有百分之百的安全感。比如大多数人会突然死于心肌梗塞而不是死于恐怖袭击。我们必须知道,作为一个社会,每天都有10到12人死于交通事故。我想指出的是,我们的生命总体来说就是不安全的。只是大部分人不用或者不去对此多想什么。

个人层面又不同于社会层面。恐怖主义的目的就是让人们感到恐惧,从而危害社会稳定,它想暗示人们,没有什么地方是安全的。如果我们对生活有这样的感觉,那么恐怖主义就得逞了。因此重要的就是,我们不要限制自己的正常生活,不要感到害怕或者在心中蒙上恐怖主义的阴影。

德国之声:恐袭之后,媒体总是会密集报道。这对受害者以及他们的恢复会起到什么作用?

米勒-齐兰:幸存者有时会很想知道何时何地发生了什么,以便有一个完整的了解并且理解事件的背景和关联。对媒体,人们也并非处于被动状态。你可以开电视,也可以关电视,还可以选择看什么节目。

Belgien Brüssel Maelbeek Metro Station Verletze Helfer

布鲁塞尔Maelbeek地铁站发生炸弹袭击之后

我们试图鼓励受害者积极关注自己的状态,看看怎么做自己感到好受或者不好受,看看什么能够激发自己的能力,以面对所发生的事。

我们就像划船的人一样有两只桨。一方面我们应该关注该事件,另一方面也要保持距离,把注意力转移到美好的事物上。如果我划动这两只桨,就可以应对发生的这些事情。

如果我只是冥思苦想,在网上阅读所有有关信息,那么我就会在一个圈子里打转,如果我只是去转移注意力,试图去忘记,也会同样在一个圈子里打转,因为这样的事人们是不会忘记的。

(安德里亚斯·米勒-齐兰担任突发事件心理咨询员长达22年,1994年,他成立了德国第一个危机干预小组: 慕尼黑KIT。911恐怖袭击发生后,由义务工作人员组成的该小组也受到德国外交部委派,向突发事件或者其他灾害的受害者提供帮助。米勒-齐兰出版了《如果死亡突然来临》一书。因其出色的工作,他于2013年荣获联邦十字勋章。)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