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访:“灾难性的”1967年“六日战争”

50年前的6月5日,“六日战争”开始:以色列同时对毗邻的埃及、叙利亚和约旦展开进攻。战争仅持续6天,以色列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其对巴勒斯坦地区的占领改变了数百万巴勒斯坦人的命运。巴勒斯坦社会学家塔迈里讲述了这场战争的深远影响。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之声:哪些情况导致了1967年6月爆发这场战争?

塔马里:直接的导火索是,时任埃及总统纳萨尔(Gamal Abdel Nasser)封锁了蒂朗(Tiran)海峡,以色列感到自己与国际水域的联系被切断。然而,真正的原因却在于,以色列一再驳回联合国关于1948年难民返回家园的决议。此外,围绕加沙地带,以色列和埃及之间边界处于紧张状态。

德国之声:战争进行数天后即告结束。其后果延续至今。战争造成的直接影响有哪些?

塔马里:来自叙利亚、埃及和约旦的军队惨败。此外,以色列攻占了整个西奈半岛、包括东耶路撒冷在内的约旦河西岸地区,以及叙利亚戈兰高地的一部分。其直接影响不仅对各阿拉伯政权是灾难性的,而且对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也是灾难性的。

德国之声:此后,那里的人们的生活出现了何种变化?

 Salim Tamari (Privat)

塔马里教授

塔马里:两个情况改变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一是,在约旦河西岸、加沙地带和戈兰高地的巴勒斯坦人一下子失去了前往机场的可能。他们不再能像亘古以来所习惯的那样去旅游、从事贸易、与其它文化作交流。二是,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市场被融入了以色列市场。

耶路撒冷被正式吞并,其后果是,在那里的巴勒斯坦人成了以色列居民。他们比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有更多的行动自由。

德国之声:您会说,在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也同样被吞并了吗?他们并不是具同等权利的以色列公民。他们没有以色列护照,虽可以在那里生活,但比如就不允许参加地方投票。

塔马里:以色列虽吞并了这座城市,但不是那里的民众。他们必须申请领到一本俗称的"蓝色证件",这种分身既不同于其它以色列城市的巴勒斯坦人、也不同于在约旦河西岸及加沙地带定居的巴勒斯坦人。实际上,他们一直生活在某种摇摆不定的境遇中。

德国之声:存在着这么多以结束占领为首务的以色列-巴勒斯坦和平运动。在政治局面没有改变的情况下,这些动议是否能起作用呢?

塔马里:在爆发第一次抵抗运动后,它们的确产生了某些影响。跨种族团结运动便是其结果之一,最终导致了奥斯陆和平谈判。不过,它也让人们精疲力竭,因为,很多人不愿意再来一次像奥斯陆这样的和谈。

还有,以色列和平运动和以色列左派在规模和意义上也出现了萎缩。当然,还存在着公民抗命及和平抗议活动。我认为,它们有助于形成另一种愿景,但目前还难以上升为一种政治行为。

德国之声:您对国际社会有何期待,从而可以结束占领、两国-解决方案能日臻完善?

塔马里:很清楚,国际社会必须关注强占土地和扩建定居点问题。此外,国际社会应创造出一种气氛,使以色列从所占领土上撤出。所有这一切其实都是众所周知的,但欧洲并不愿意真正处理这些政治议题,美国就更不用说了。

塔马里(Salim Tamari1945年出生于贾法(Jaffa)。他是巴勒斯坦研究所研究员、专业杂志《耶路撒冷季刊》出版人。他还是拉姆安拉比尔泽特大学(Birzeit-University)的退休教授。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