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新闻广角

专访:法官要听党的话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一次司法系统会议上强调要警惕和抵制“西方的三权分立和司法独立”。科隆大学中国司法研究专家伯阳(Björn Ahl)认为,中共要对法院进行更严格的控制。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一次司法系统会议上强调要警惕和抵制"西方的三权分立和司法独立"。科隆大学中国司法研究专家伯阳(Björn Ahl)认为,中共要对法院进行更严格的控制。

德国之声:周强要求司法部门"警惕"司法独立,但他此前还曾强调过法院判决重于党的指令。您怎么看高院院长自相矛盾的表述?

伯阳: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是学法律出身的。他在上任高院院长后推动了司法改革,许多人们谈论了十年、十五年却从未落实的事情,在他的任下有了进展。他为法院专业化作了很多努力。中国法院审理案件的数量有了显著上升。

但这并不意味着共产党对法院的控制放松了。相反,党的路线对法官的约束进一步强化了。当局希望有专业的、运作有效的法院,希望法庭成为快速调解争端、表达批评的平台,因为人们总是带着忧虑和批评上法庭的,如果批评和忧虑压倒了一切,也会对制度构成威胁。

China Nationaler Volkskongress (picture-alliance/dpa/How Hwee Young)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是学法律出身的,他在上任高院院长后推动了司法改革,但党的路线对法官的约束进一步强化了。

德国之声:用周强的话说,中国要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法治国家"。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法治国家?

伯阳:按照中国宪法第5条规定,中国是一个"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就是说,法是被赋予了一定分量的,但并不是要让政治也受到法律的制约。

党和政府要拥有做出决定的自由和灵活性,这对于一个一党专制的威权政府是很典型的。中国领导人不想改变这一点。他们希望有更多的法治保障,希望有更多的党内部的追责程序可以更好地通过司法途径来解决。但这不会推进到三权分立的程度。

德国之声:德国有句谚语"在法庭上和茫茫大海上,人的命运掌握在上帝手中"。在中国,人的命运掌握的党的手中吗?党和司法机构之间是何种关系?

伯阳:在中国,党控制国家,国家控制社会。简单来说这就是中国模式。在中国如果想成为一名法官,需要有法律专业的学历、通过国家考试和公务员考试。这些步骤都是与政治考核、监督分不开的。未来的法官必须证明,他了解中国的政治理念并会判案中实践这些理念,这当然是一种政治灌输和操控。国家和党的意识形态是为维护制度和权力服务的。而法院是这个制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德国之声:中国很愿意向世人显示自己的立法工作做得好,其法律符合国际标准。但对中国法庭的审判仍多有诟病。批评包括:法庭并不正确应用法律、证据收集漏洞多等。您对中国法院的审判质量有何看法?

伯阳:这个问题有很多层面,要从不同的类型来看。像交通事故或保险纠纷属于普通的案子,即便这样的案子也会有问题。法庭判决可能会受到经济利益的干扰,可能会受到腐败的影响。有一些受到公众舆论高度关注的司法案件,比如大规模裁员,也会遇到问题。

Demonstranten in Fujian Flash-Galerie (privat)

中国法庭判决可能会受到经济利益的干扰,可能会受到腐败的影响。图为访民吁请公平正义。

还有就是政治上高度敏感的案子,比如薄熙来的案子,就是党的高层已经做出了决定。针对异议人士和其他抵触官方立场人士的案子也属于敏感之列。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政治审判权"。法院不仅要贯彻法律,同时还必须与党的政治路线保持一致。

德国之声:201612月,一名因谋杀罪被判21年徒刑的犯人在重审时因证据不足被改判无罪。最高人民法院自2007年开始对所有死刑判决进行复核。这是中国司法审判改进的表现吗?

伯阳:与过去相比,法院在中国政治体制中的地位明显提高和加强了。自高院复核死刑以来,死刑判决数量下降了20%到30%。

Professor Björn Ahl (privat)

伯阳(Björn Ahl )是科隆大学中国法律文化教授、欧中法学家协会主席

许多法律界人士希望,法庭审理应该在刑事诉讼法中占据更核心的地位。迄今为止,法庭判案主要依据警方的笔录等案卷。刑诉律师没有什么真正为被告辩护的可能性。但这一改革难度很大,因为中国的警察机构十分强大,在体制中的影响力很大。要把公安系统更多地置于法律的约束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中国刑事案件的判案率超过99%,判决结果几乎没有无罪的情况。中国要实现刑事诉讼的公正,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采访:当远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