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访杨建利:共同见证历史时刻

12月8日晚,德国之声诺奖颁奖典礼报道小组抵达奥斯陆,在第一时间专访了代刘霞召集观礼嘉宾的民主人士杨建利。他向德国之声介绍了本次盛会的一系列议程安排,并剖析了中国人权现状以及刘晓波对于整个中国的价值和意义。

default

杨建利:年轻人是中国未来民主的希望所在

杨建利,一位旅居美国的中国异议人士,在2010年刘晓波获得和平奖中国当局对内大肆打压之时,临危受命,接受刘霞的邀请,成为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嘉宾的召集人。他曾经经历"八九民运",在他与刘晓波之间,八九民运及相近的民主理念成为他们之间的联结并成为好友。

中国当局拒不释放刘晓波,刘霞也彻底被切断与外界的联系后,杨建利根据刘霞早已准备好的邀请名单,开始担任观礼团的召集工作。他期待籍此激活三十多年以来的中国民运、维权等目前在中国当局强力打压下的低迷状态。

奥斯陆清冽的空气中,德国之声奥斯陆采访报道组与杨建利博士在其所住的酒店中碰面,以下是德国之声与杨建利专访的内容:

中国政府立起"柏林墙"

记者:感谢您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作为观礼团的召集人,请您简单介绍一下目前观礼团的组织情况,最后会有多少人参加?

杨建利:刘霞的海外嘉宾会有50位,基本上都可以出席颁奖典礼,现在大家正陆续赶赴奥斯陆,听说巴黎由于天气的原因,有一部分转机的嘉宾受到阻滞。总体来说,嘉宾组织工作在海外进展很顺利,因为大家作出很多努力争取见证这一重要时刻;但是国内的部分进展的很不顺利,中国政府使用了一切可能的手段,阻止了刘晓波和刘霞,也阻止了他的朋友和支持者,我有这样一个比喻,我认为中国政府在这件事上向世界表明,他们在边界上树起了一个21世纪的柏林墙。柏林墙的含义是什么?一般的墙是阻止外人进入,而柏林墙是阻止"内人外出"的,这样的墙代表国家成为监狱,刘晓波获奖以来,被阻止外出的人远远超出刘霞所提供的观礼嘉宾的范围,已经是超过二三百人,中国政府这样做无非是告诉世界他们树起了一座柏林墙。

中国当局的打压使得我的组织工作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国内没有一个能够出境参加典礼,在刘霞的名单上出来的内地人士只有万延海,也是因为他前早在美国旅居下来后才有可能参加。

中国政府面对诺奖表现出了软弱

记者:最近我们也看到,中国政府除对国内强力打压,同时又能过外交途径向国际上施压,一些国家屈从了中国的压力,表明不参加颁奖仪式,比如最近的塞尔维亚,他们公开承认:他们害怕中国政府的压力,怕会带来经济上的损失,所以他们不派代表参加,您怎么评价这种现象?

杨建利:最近我们又看到中国政府使用史无前例的强力在国际社会上行动,迫使很多国家不派大使来参加分奖典礼。中国政府这次的行为在诺贝尔和平奖历史上也是第一次,以前诺奖和平奖获得者,其国家虽然不高兴但都是私下与其他国家勾兑,希望一些国家不要支持。这次中国政府非常公开的使用政府强力,但我们会看到这些国家作出这样的决定,很显然是不会给他的国家带来荣耀的,因为他们选择和错误的中国政府站在一起。相信过几年这些国家都会后悔。

另一方面,中国政府所做这些表现了超乎寻常的政府强力,中国政府是世界上最大的政府,他可以让一个人消失,象高智晟律师、刘霞等,但这并不表明政府是强大的,表现的也远非表面的强力而是一种虚弱。

通过关押一个人来限制自由也是不可能的,我们希望这次颁奖典礼能促成中国政府思索他们的行为,应该抓住机会开始新纪元,还有不到两天的时间,尽管不太可能我们还是希望中国政府做出善良的回应。

诺奖将三十年民主带入一个新高度

记者:诺奖对海外和国内的民主人士意味着什么?

杨建利:作为一个中国公民我为中国公民获得世界上最高的荣誉感到非常骄傲,我骄傲的另外一个原因,还因为我是中国民主运动的一部分,每一位中国公民也应该有这样的骄傲,中国人在过去的多年中经历了很多的苦难,我们想通过奋斗把中国从专制的苦难中摆脱出来,现在我们看到了曙光,所以我们应该感到骄傲也应该感到一种希望。诺奖其实也是国际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承认,三十多年的民主运动我们做出很多努力也牺牲了很多人,这次获得了很大的助力,同时也感到一种压力,因为晓波还在监狱中,我们感到责任很重大,一方面要营救晓波;另一方面我们能不能把这次诺奖带来的好机会充分发挥出来,把中国民主运动带到一个新的阶段和高度中。我还要说,不要忘记其他的民主人士,如为《零八宪章》作出巨大贡献的张祖桦、"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刚刚出狱的秦永敏和其他很多朋友,他们在第一线,也经受了最大的痛苦,他们的牺牲给未来的人参与民主运动降低了成本和风险,使得现在民主的代价比过去要小了很多。所以我们未来的工作要以他们为主,支持他们。


年轻人是中国民主未来的希望

记者:这次观礼团名单上,有老一代民运人士,也有你们这一代中年人,还有不多的年轻人,我们也观察到在目前的中国,年轻一代有积极的行动力,这次颁奖活动会不会创造老中青精神的承继,对于中国的未来,您怎样看待年轻的行动者们的作用?

杨建利:我非常同意晓波的一个观点:未来自由的中国在民间,我们也看到,最近几年,中国的民间力量在稳步的发展,比如,出现结党,社团对公共事务的推动等,这已经成为一个持续的有生命力的力量,这个力量中最主要的一部分就是年轻人,我一直相信中国这一代年轻人一定会比我们这一代做得好。我也接触了一些年轻人,有独立见解和主张,不一定是非常支持我们这一代的民运理念,也不会盲从于中国政府,他们分议题表达想法,他们了解自由的含义。他们会追求更大的自由。一旦空间打开,中国年轻人将作出让世界震惊的事情。中国年轻一代力量的这种增长,再加上中共党内矛盾的公开化,这时候就会为年轻人提供一个政治舞台,他们是未来民主的希望之所在。

采访记者:本台奥斯陆报道组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