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专访未来幻想家-诺贝尔替代奖创始人

冯-岳克斯库尔是诺贝尔替代奖创始人。为了创立这一奖项,他卖掉了自己珍藏的集邮,以此筹集1百万美元作为启动资金。岳克斯库尔始终聚焦世界最紧迫问题-气候变化,能源紧缺和人口膨胀等。4年前,岳克斯库尔策划成立旨在“拯救世界”的未来理事会,邀请权威科学家就解决世界最紧迫问题制订可行性方案。中国科学家也是该委员会成员之一,首届会议将于5月初在汉堡召开。

default

诺贝尔替代奖创始人岳克斯库尔

现年62岁的雅可布-冯-岳克斯库尔(Jakob von Uexkull)出生在一个德瑞混血家庭,他在德国长大,以后在牛津大学攻读政治、哲学和经济学,获硕士学位。岳克斯库尔是记者、作家、大学教师,也是成功的邮票交易商。为了奖励为解决人类最紧迫问题做出卓越贡献的科学家及社会学家,岳克斯库尔于1980年创立诺贝尔替代奖,到目前为止已有75个个人和组织获此殊荣,该奖项的权威性和荣誉性均获得国际科学界的高度认可。岳克斯库尔是欧洲议会绿党成员。他致力于寻求解决世界最紧迫问题的答案。近年来,他几乎将全部精力投入到成立世界未来理事会上。该机构设址德国汉堡。

首创世界未来理事会

德国之声:岳克斯库尔先生,您好!本月初,联合国气候委员会提交了气候变化报告的第二部分,报告中明确指出,气候变化将给人类带来灾难性的后果。联合国安理会也就此议题展开讨论。您在接受德语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气候变暖所引起的激烈辩论有助于人类采取措施,实现根本性的改变。由您首创的旨在“拯救世界”的未来理事会计划于下月初在汉堡召开首次会议。请问,这个理事会将发挥怎样的作用?

岳克斯库尔:世界未来理事会首先关注的是未来一代人的生存条件,他们依赖于我们现在做出的决定。未来的一代人要有自己的声音。我们不应因贪图舒适而至未来一代人的生存条件于不顾。无论西方还是东方,全世界都有共同的价值观,它建立在自然法规的基础之上,它高于任何其它法则,比如经济及文化法则等,它决定我们生存的框架条件。

现在全球气候变暖就是自然规律受到破坏的一个表现。世界许多动植物都无法忍受大气中过量的二氧化炭以及其它的废气。地球气候变暖所造成的后果是很可怕的。如果我们不采取切实可行的环保措施,地球气温再升高1摄氏度或2摄氏度,那么后果将不可想象。届时,地球的荒漠化将更为严重,许多动植物都将灭绝。如果地球气温持续升高,比如地球气温平均上升6摄氏度的话,那么地球上适于人类居住的空间将非常有限,后果不堪设想。

德国之声:但也有人认为,联合国气候变化委员会的报告带有政治渲染色彩。您的意见呢?

岳克斯库尔:鉴于有关方面的政治压力,报告中的部分措辞已经被弱化,但正因为如此,气候变化的严重程度就更为可怕。得以公布的气候报告部分均获得美国、中国、印度、俄罗斯和沙特的通过,这5个国家曾试图弱化报告中的措辞。

世界未来理事会的特殊之处

德国之声:早在20年前,相关科学家们就已对全球气候变暖提出了警告。请问,世界未来理事会不同于其它类似组织和机构的地方是什么?

岳克斯库尔:这个理事会在很多方面都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首先是该组织关注未来一代的生存条件。(当然印度除外,印度曾有过类似的组织。)第二点是它是一个长期机构,绝非短期的委员会。它负责研究危及人类的所有问题。它也不是所谓的非政府组织,它由政府代表,议员和来自各行各业的代表和专家们组成。

德国之声:来自大约50个国家的专家将于5月初聚会汉堡。准备工作进展如何?从哪里获得经费来源呢?

岳克斯库尔:到目前为止,我们只筹集到启动资金,它由汉堡市和汉堡的一位商人提供。其它的经费来源尚有待于具体落实。比如我们还要与各国的议员们一道促成相关环保政策的出台,没有资金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我们的理事会由大约50位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和相关专家们组成。世界名人也许会参加我们的工作,但其余成员并不一定都非常有名。

德国之声:这么多专家来自不同的国家,如何组织这项工作?如何开展具体的工作呢?

岳克斯库尔:当然了,与50位来自不同国家的专家们一道工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50位专家是最低极限,因为我们要顾及各个重要的专业和领域,兼顾各个年龄段的利益。聚会期间,理事会成员将确定具体的工作重点。我们已举行过一个筹备性会议,确定气候变化是最紧迫问题。因为气候变化不是单纯的环保问题,它也影响到其它领域,涉及政治、经济,关系到水源和食品供应等。所以理事会成员将对现有的解决方案进行评估、分析,从而寻找最佳解决方案,其中包括现有的法律政策条文等等。我们要为推行这些政策及法律条文进行积极宣传。比如我们试图将德国先进的可再生能源法推广到英国及非洲国家。

乐于幕后工作

德国之声:您是世界未来理事会的倡导者,但您将不参加该理事会,您表示更愿意在幕后工作。这种做法可行吗?您能保证您的倡议和初衷得到贯彻吗?

岳克斯库尔:我当然会为世界未来理事会的工作付出积极的努力。如果有一天,这个理事会得以确立,请我参加。那么我不会拒绝的。但我更愿意在幕后,在台下工作。

德国之声:您曾表示,世界面临前所未有的企业挑战,此言该如何理解?

Alternative Nobelpreis in Stockholm

诺贝尔替代奖获奖者

岳克斯库尔:企业家如何想无愧于这一称谓,就应该采取必要的有利于社会,为人类造福的工作。企业家面临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挑战。我们要改造我们的经济体系,建设循环经济,避免资源的浪费等,所以我们要实现交通转变,能源政策上的转变,我们需要全新的框架条件,需要进行认真思考。企业家们需要勇气和创新精神,不能将自己的利益放在牺牲未来一代人生存条件的基础之上。

毫无疑问,气候变化是当前最紧迫问题。比如中国也存在着饮水短缺问题。没有水,人类就无法继续生存。所以我们必须遵守自然规律,比如限制饮水供应等,我们需要为此创造必要的框架条件。我们不仅要限制水的供应,二氧化炭的排放量也不例外。比如在大量排放二氧化炭的工业国家需为此支付相应的款项,而二氧化炭排放量较少的贫穷国家则可获得一定的补偿。

个人出资创立诺贝尔替代奖

德国之声:1980年,您出售了自己宝贵集邮中的部分,将由此筹集到的1百万美元提供给诺贝尔评奖委员会,希望能创立生态、环保诺贝尔奖。当您的建议遭到诺贝尔评委会拒绝时,您创立了诺贝尔替代奖,旨在鼓励那些为解决世界紧迫问题做出贡献的科学家和相关专家。这一奖项的权威性是否受到国际科学界和环保界的高度认可呢?

岳克斯库尔:是的,去年,这一奖项因其注重表彰社会变革等因素被誉为最著名的权威奖项之一。当然,诺贝尔奖在全世界最具权威性,获奖金额也很高,该奖获得者大多是在最前沿学科做出卓越贡献的科学家。而诺贝尔替代奖则聚焦世界最紧迫问题的解决方案。由于诺贝尔奖创立于一百多年前,那时人类的科研重点与现在有很大的区别,比如那时就没有环保问题。今天人类面对的问题已不同于从前,人类需要新的解决方案,所以奖励的对象自然也有所不同。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认为,诺贝尔替代奖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德国之声:创立这一奖项之初,您曾出资1百万美元,20多年后的今天还需要您个人出资吗?

岳克斯库尔:我已没有多余的钱可以提供,因为我几乎没有时间从事自己的商业活动。可以说,我们完全依赖于外界的赞助。

开始时投入的一百万美元早已用尽。我们的资金部分来自利息,但更多的则依赖于大家的赞助。遗憾的是,赞助金额非常有限。当然,有时也会人慷慨解囊,尤其是女性,也有不少德国人乐于赞助。

为世界未来理事会继续邮票交易

德国之声:您曾热衷于集邮,也是邮票交易商,现在您如何继续这份爱好和职业呢?

岳克斯库尔:我没有很多精力和时间继续这份偏爱。但我很注重维系自己的关系网。也有人看到了有关我的报道,会把自己继承的邮票捐献给我们。另外,必须承认,邮票交易商是我唯一的谋生手段。所以只要时间允许,我总是去邮票拍卖市场,或参加邮票展等,我也保留了自己的特殊集邮。

德国之声:作为邮票交易商的您曾去过很多国家,请问,在您的集邮中有中国邮票吗?

岳克斯库尔:我没有特别收集中国邮票。但我做过世界许多国家试行章的交易。其中包括上海邮局的试行章,但几年前我就将它们卖掉了。

家庭影响

德国之声:您何以如此关注人类问题?并由如此持之以恒?

岳克斯库尔:我出生在一个非常注重实际的家庭。我们习惯对各种问题及解决方案进行思考。我们常常问自己,为什么某些问题无法得到解决,为什么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案又不能被付诸实施。我们为什么要生活在问题当中,而这些问题原本是可以得到解决的。在创立诺贝尔替代奖之后,我受到获奖者的鼓励。这些科学家付出的努力远远大于我个人的努力。所以我认为,我不能放弃,要坚持下去。有的诺贝尔替代奖获奖者以后获得了政府高职,比如巴西就有一位诺贝尔替代奖获奖者当上了部长,但事实证明,即便当了政府部长也无法解决我们原本想要解决的问题,于是我想到要成立一个世界未来理事会,以期将我们的想法更好地付诸实施,克服生活中存在的各种障碍。

德国之声:您能否描述一下您典型的一天?

岳克斯库尔:我往返于汉堡和伦敦之间。世界未来理事会的总部设在汉堡,但夫人和三个孩子都生活在伦敦,孩子们还在上学。所以我每月有一半时间呆在伦敦,另外我还得抽时间去世界各地,与出资人碰头,做报告等。比如上个月我还去了趟美国。由于气候保护原因,在欧洲境内,我尽量乘火车出差,如果去其它大陆则不得不乘飞机,我尽量以身作则,否则难以具有说服力。

德国之声:您在工作上与中国有联系吗?

岳克斯库尔:我的一个同事就是中国上海生态城的环保专家,他是世界城市可持续发展领域的权威人士。上海生态城是个非常有意思的项目。我们认为,中国在发展过程中应吸取西方的经验教训,不要犯西方的错误,否则将是人类的不幸。我知道,中国人的环保意识有了明显的提高,比如一位中国女科学家在谈及中国南方城市空气污染问题时就使用了“死亡空气”的词汇。担任北京大学环保专业系主任的姜教授(音译)也是我们理事会的成员之一。另外,我们理事会中还有一位来自香港的人权人士。

德国之声:您从未到过中国大陆吗?

岳克斯库尔:到目前为止,我只去过香港和澳门。世界未来理事会中有严格的分工。我的一位同事每年都多次去中国。我则负责印度和其它国家的事情。我相信,将来我一定会有机会去中国的。

DW.COM

  • 日期 20.04.2007
  • 作者 祝红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AHH3
  • 日期 20.04.2007
  • 作者 祝红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AHH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