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事评论

专访:朝鲜核试验非同以往 中国或有特别反应

正在韩国访学的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郑继永分析朝鲜核试验对中国的影响以及中国可能将采取的措施。

德国之声:您对朝鲜突然宣布氢弹试验成功的消息感到惊讶吗?

郑继永:不惊讶,因为即使它宣布了这个消息,可能也不属实,我觉得是氢弹的可能性不大,核试验是有可能的。因为朝鲜一向有把自己的科研成功夸大的传统。从朝鲜核技术开发的水平和历史而言,从核裂变升级到核聚变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目前为止,除了几个核大国之外,没有一个国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实现这种技术上的飞跃。对朝鲜而言可能就太难了。

德国之声:为什么朝鲜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进行核试验?

郑继永:这个有几个方面的原因。从朝鲜国内来看,一是,今年5月朝鲜将召开劳动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这是时隔36年后再次召开这个会议,等于是首次宣布金正恩为国家领导人来召开党的会议,所以对金正恩的特别重要,他要显示与金日成时代不一样的治国成果,所以他通过核试验并且将其包装成氢弹试验的方式来宣传自己的政绩。二是,党代会召开时,相当一批岁数较大的、象征金正日时代的人物可能要被金正恩选拔出来的年轻一代替换,此次核试验也是为了表现年轻一代具有掌控国家能力,并且对国家贡献较大。

从外部来讲,朝鲜想对外展示,自己的外交不受中国或美国等大国的摆布或控制。它是在表达"其他大国是否承认我拥核都没有关系,因为事实上我已经拥核"。

德国之声:您提到朝鲜现在也不受中国的控制,有些专家也认为随着北京对平壤影响力的减少,中国对朝鲜已束手无策,您怎么看?

郑继永:说束手无策可能有点过分。从中国的外交方式而言,中国没有干涉其他国家的传统。中国的态度是坚决反对朝鲜拥核。周边国家拥核可能会引起中国对核污染的担忧。中国作为大国应该对全球去核化机制负责。朝鲜再三宣布拥核是对中国和联合国核不扩散机制的巨大挑战。另外,如果日韩国家以朝鲜拥核为借口制造"核多米诺骨牌"效应的话,那这是中国、包括美国都不愿看到的事。

但是,另一方面,中国又不愿看到朝鲜半岛出现大规模的动乱,在求稳和去核之间,中国很难取舍。所以中国支持联合国针对朝鲜军事方面的制裁。中国不想朝鲜出现缺油、缺粮和缺能源的状态,所以造成外界普遍怀疑:中国似乎好像对朝鲜影响力很大、但却没有发挥影响力。现在不能说中国对朝鲜没有影响力,而是中国不愿用更强烈的手段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因为我觉得这种时候还没有到。

德国之声:那目前在这种两难的境地下,中国除了谴责和抗议,还能够或者应该采取什么具体的行动和措施?

郑继永:这次的核试验不同以往。以前朝鲜只说进行了核试验,外界都认为朝鲜的核实力还没有到问题亟待解决的地步。这回它主动宣传氢弹试验成功。我们认为,它虽然不是氢弹,但可能在向发展核聚变的道路上迈进,也显示了朝鲜没有逆转核开发趋势的意向。所以中国这次针对朝鲜采取的措施可能和以往不大一样。以往,各方对朝鲜的制裁只是严厉的纸面制裁,鲜有真正付诸实施的、对朝鲜形成压力的措施。所以这次各国协商之后,包括联合国安理会层面,可能会出台一些强制朝鲜在发展核武器道路上掉头的措施,一些不仅限于纸面严厉和有操作性的措施。中国在对朝问题上一直都采取政经分离的方式,这回可能会使适当地采取一些经济上的惩罚措施。

德国之声:你说朝鲜拥核引起中国对核污染的担忧。这次核试验对中国还有哪些影响?

郑继永:对于几个核大国来讲,问题不在于朝鲜有多少核武器,因为朝鲜的核水平相差他们甚远。中国并不担心,朝鲜的核武器会对中国的安全造成怎样的威胁。我们担心的是,朝鲜的技术较差,如果发生像日本一样的核泄漏或者核事故,那么对中国的影响是很大的。中朝边境的长白山是一个休眠了将近百年的活火山,如果朝鲜在附近进行核试验造成的地震激活了休眠火山,那么将对周边国家中日韩,包括俄罗斯都是毁灭性的后果。中国特别担心这个问题。因为包括这次在内的几次核试验已经造成我们延边和白山等地区出现地裂,居民需要被疏散,朝鲜这种以邻为壑的行为可能也会殃及自己,火山如果喷发,这一弹丸之国必定会被埋葬。

德国之声:中国一直呼吁通过六方会谈解决朝鲜核问题,但鲜有进展,您认为六方会谈有希望解决朝鲜核问题?

郑继永:对六方会谈颇为不满的人,可能是因为看到在六方会谈的谈判过程中,朝鲜的核武器似乎反而越来越多、越来越好。但这种看法是错误,我认为只有六方会谈这种协商机制发挥过作用,其他所有协商机制对朝鲜都没有任何限制作用。因此出现了虽然大家不满意,但是离开这个会谈就什么也干不成的情况。六方会谈停止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没有用,日韩、包括美国并不是对谈判的过程不满意,而是因为没有达到他们过高的目标而不满。虽然朝鲜也多次重申六方会谈已死,但是根据我们和朝鲜的接触发现,朝鲜还是很愿意返回六方会谈。而它的前提是不要附加条件的返回。现在朝鲜进行了第四次核试验并宣布拥有氢弹,六方会谈停了那么多年,我认为,现在已经到了非谈不可的时刻。我想,如果现在对会谈机制进行细节性的改造,那么它对解决朝鲜核问题会发挥非常大的作用。我了解到的情况是,各方都想谈,只不过各自的期望值又太高。

德国之声:最后想问一下,您目前在韩国观察到的政界、媒体和社会对朝鲜这次核试验的反应如何?

郑继永:全世界反应最强的国家应该就是韩国。韩国相比其他国家看待这个问题的方式不一样,因为牵涉到韩国的生死问题的转折点。他们看到,如果朝鲜拥核的趋势出现不可逆转的情况,韩国的安全问题将受到严重威胁。朝野两党都对朝鲜这次核试验表达强烈反对,韩国国内甚至有人说要通过拥有制造和研发核武器的方式来对抗朝鲜所谓的核试验。

采访对象简介:郑继永是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主要研究方向为朝鲜半岛的政治与外交、东亚国际关系、韩国政党政治、朝鲜权力结构。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