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事评论

专访:“朝鲜将进行更多核试验”

核试验、远程导弹试验、重启钚反应堆。朝鲜现在几乎每周都会上头版。维也纳大学东亚学教授、朝鲜专家Rüdiger Frank接受德国之声采访并对这一发展趋势作了评估。

德国之声:自年初以来,朝鲜已经进行了三次挑衅:先是进行了第四次核试验,上周末又再次进行远程导弹试验,本周二(2月9日)传来消息称,朝鲜显然重新启动了钚反应堆。您如何看最近一系列的局势升级?

Rüdiger Frank: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行为的确有意思,尤其是因为2013年局势激化后一直出人意料的安静。有人认为朝鲜想一下子解决所有的事,并希望只引起一次,而不是三次反应。这样的推断相当大胆,但我自己认为从朝鲜内政中找原因更直接,更令人信服。

今年5月,朝鲜将举行36年来的首次党代会。这是一次极为重要的事件。金正恩几天前对那些享受特权、以权谋私的官僚干部提出了严厉批评。有些事情可谓正在酝酿之中。这位首脑想通过核试验、导弹试验这样的象征性措施对外显示其强大,也许还借此引发外交压力,好让其追随者在外部威胁下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他周围。

改革-更为开放、更多市场-只能在内政最为强大的时候才可能进行。党代会上可能会就改革作出决定。为此,这位首脑需要一个成功的、有坚定决心的形象。过去一年朝鲜的情况表明,改革的压力在增大。

德国之声:韩国情报机构在朝鲜周末进行远程导弹试验后不久报道,朝鲜可能正在计划新的核试验。您认为今后几周或几个月,朝鲜继续挑衅的可能性有多大?

Rüdiger Frank:我不喜欢挑衅这个词,因为这暗示了这些试验的目的和意义。我认为这更多是因为朝鲜领导层决定要通过制造核武器进行威慑并且坚定地遵循这条道路。这意味着它将进行更多试验。美国和前苏联都分别进行了数百次试验,才达到他们想要的水平。朝鲜这才刚刚开始。

如果它认为技术上有必要,朝鲜将进行第五次、第六次核试验。这也适用于导弹试验和核电站--公平地说,核电站也有很高的民用潜力。

Rüdiger Frank

维也纳大学东亚学教授Rüdiger Frank

德国之声:朝鲜希望通过发展核武器获得更好的地位与国际社会谈判,与美国直接对话。就像伊朗现在的情况一样,这一目标有多大的现实可能性?

Rüdiger Frank:朝鲜确实希望和世界合作,但必须以平等的身份,而不是只按照西方的条件。平壤不信任西方,尤其是看到伊拉克和利比亚的情况后。核计划也是一种保障。鉴于平壤的负面形象,西方政治家如果和平壤对话,就会越来越难以得到选民的支持,因为对话本身就会被看作是巨大的让步。但这一立场很有问题。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取消对朝鲜外长的邀请令人遗憾、对我本人来说令我沮丧。但这只是一个例子而已。这表现出我们所处的两难境地。我们必须对话,但我们不能对话,因为我们自己的意识形态、一系列前提条件和"红线"挡住了我们的路。

只有朝鲜才能改变这一点,为此,它必须向西方提出一个真正的好的方案。这不会是完全放弃核计划,但可能是在不扩散的道路上迈出重大步伐、停止试验、冻结核计划或接受检查。我得到的信号是,朝鲜在一定的条件下对此可以接受。

德国之声:国际社会此次也是非常愤怒,但只是停留在口头上。联合国安理会当天举行了特别会议,但离对朝鲜采取具体的共同措施尚为遥远。美、韩、日、中各自的利益对有效的对朝政策起到了什么样的阻碍作用?

Rüdiger Frank:朝鲜越来越面临上个世纪50年代的局面。大国-当时是中国和苏联之间的竞争让渔翁得利。一些情况显示,韩、日、俄之间领土和历史纠纷现在让情况变得更为复杂,变得更对朝鲜有利。

中国对美国以朝鲜为借口几乎将导弹防御系统扩大到中国边界感到恼火。每年的韩美军事演习也不仅是在朝鲜边界附近举行,而是实际上到了中国边界附近。

Nordkorea Start von Langstreckenrakete

朝鲜今年2月7日试射远程导弹

德国之声:外国的态度对朝鲜发出了什么样的信号?朝鲜会认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会有任何关系吗?

Rüdiger Frank:不可能说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朝鲜已深受制裁之苦。但说我们现在已几无新的制裁可能性也是对的。致命的是,我们的非军事施压手段没有效果不仅对朝鲜是个信号。平壤让国际社会看到国际条约和要求是多么无力,没有强烈效果,几乎不能实施。这样的看法并不新,但在朝鲜问题上特别明显。

德国之声:什么时候是极限?在什么情况下,这些国家会将各自的利益放在全局之后?

Rüdiger Frank:问题在于朝鲜并不是全局。这并非关系到朝鲜,而是关系到我们的原则、意识形态、东亚以及整个世界的领导权。极限还远远没有达到,但现在,西方的非军事手段原则上已经用尽,只有中国还有一些可能性。但北京会避免有针对性地去动摇一个毗邻的核国家,或者去冒在通往朝鲜半岛统一的道路上让美国扩大影响力的风险。

只要朝鲜不先发起进攻--我认为这样的可能性非常小--美国对朝鲜进行军事打击的可能性就基本不存在,因为朝鲜是中国的邻居,至少是在美国现总统当政期间。

Rüdiger Frank是维也纳大学东亚学教授,也是韩国朝鲜大学和首尔朝鲜研究大学的客座教授。2014年他出版了《朝鲜,一个集权国家的内政观》一书。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