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专访:朝鲜处处是监控

来自绿党的德国联邦议员霍恩上周刚刚结束了她的朝鲜之行。这位德国议会朝鲜半岛问题工作小组成员向德国之声介绍了所见所闻。

Bärbel Höhn Kim-Il-Sung-Platz in Pjöngjang Bündnis 90 / Die Grünen

霍恩在金日成广场留影

德国之声:朝鲜之行的哪一方面给您留下了最为突出的印象?

霍恩(Bärbel Höhn):无处不在的监控。每分每秒都能感受到被监控。而当我们到了中国的时候,真的有一种自由的感觉--尽管中国也不是什么自由的国家,但朝鲜的监控更为厉害。所以,离开朝鲜的时候真的感觉很好。此外,我还注意到平壤这些年的巨大变化。我在三年前曾经到过平壤,相比那个时候,现在的平壤有了更多的车,也有了更多的娱乐设施。很明显是金正恩下令修建了动物园、海豚馆等场所。

德国之声:您这是第二次到朝鲜。您去之前对此有过怎样的期待?这些期待最后是否有应验了呢?

霍恩:在出发前,我们都是谨慎地乐观。当时有一些动向让我们认为,六方会谈框架内可以达成一些目标。朝韩双方在今年8月底的边境冲突很快得以平息,中国方面则流露出促成六方会谈的意图。所以我们就有了一些乐观情绪。不过,我们在和朝鲜劳动党的人士会谈后,这种乐观情绪就完全没有了。他们说,六方会谈完全没有意义。然后我们说,中国的立场可不是这样。结果朝鲜人回答:我们可不管这些,我们不依赖于中国。

Bärbel Höhn Pjöngjang Bündnis 90 / Die Grünen

霍恩以及其他德国代表团成员与朝鲜代表在平壤合影

德国之声:您和朝鲜劳动党的人士也进行了会谈。那您这次朝鲜之行的重点究竟是什么?

霍恩:在朝鲜这样的国家,总是要不断和党打交道。当然我们此行也是有重点内容的。比如我们和朝鲜农业部的代表进行了会面,在谈话中我不断强调:如果朝鲜一再表示粮食产量不足,那就应该想想为什么还不增加农业私有化的比重。尤其是农民自家的菜园,增加私有化程度意味着农产品可以销售。我还问他们为什么将多年来从事农业发展援助的外国人驱逐处境。朝鲜人回答我说:国家利益高于民众的粮食安全。这是一个非常直率的回答。

他们其实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也知道改善的空间在哪里。即便在朝鲜这样的国家,也总是会有人真正关心民众处境并予以改善的。所以说,不能只待在平壤,而是要去农村。

德国之声:您刚才还提到了六方会谈以及朝鲜的粮食供给状况。这对朝鲜领导层来说都是敏感话题。您觉得朝鲜方面的人士在和您交谈的时候有多坦诚?

霍恩:我们从不会感到他们是在坦诚地和我们交谈。也许建立在多年私交的基础上,兴许还能有希望在私底下谈谈这些。最好是那些会德语的朝鲜人,这样就不需要翻译了。一般而言,翻译也同时是对话的监控者。

Bärbel Höhn Picknick mit Familie Pjöngjang Bündnis 90 / Die Grünen

与平壤一家庭一同野餐

德国之声:朝鲜方面的有些回应是否会让你们感到不适?

霍恩:没有。如果我们问了一个尖锐的问题,他们压根就不会理会,他们绕开了这些问题。

德国之声:这次朝鲜之行中,是否曾经有过机会可以去做一些计划安排之外的事情?比如和并非事先安排好的人进行交谈?

霍恩:没有,我觉得这根本不可能。首先,翻译员同时也是监控者,而且翻译本身也受到上级的监控。另外,真要是偶遇了一个会说英语或者德语的人,这事也十分不寻常。

德国之声:您有没有觉得在这次朝鲜之行后更加了解朝鲜的现状、了解朝鲜民众的现况?

霍恩:确实我感到稍微多了解了一点。但是不可能了解一切。对我来说,关键问题是:我为什么去那里?而朝鲜人的目的又是什么?我去朝鲜的原因是:我是德国议会朝鲜半岛问题工作小组成员,而且其他国家很少派这样的代表团前往朝鲜。对于德国来说,当年东德和朝鲜的关系很紧密,所以在朝鲜劳动党内或者是权力机关内,不少人都能说德语。我们现在无法向朝鲜施加很多影响力,但也许我们可以向他们提供一些建议、传递一些信息。我认为,这就是我们可以有所作为的领域。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