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专访:旅德华人学者眼中的两会

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即将召开之际,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 (MERICS)研究员陈戈在采访中表示,全国人大虽然仍只具象征性意义,但它在立法进程中积极参与的作用也已显著增加。

Deutschland China George G. Chen Merics Experte (MERICS)

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 (MERICS)研究员陈戈

德国之声:在一党执政的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发挥着哪些作用?

陈戈(George G. Chen):几十年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一直被视为中国的议会,但也被看作是对这个一党执政的国家的重大政治决策没有太大影响力的一个机构。但是近年来,随着全国人大机制以及人大代表法律观念和自信的不断加强,人大在立法进程中积极参与的作用也显著增加。

特别是自2013年习、李上台以来,全国人大在立法过程中所产生的影响力比其它国家机构显著增加。例如全国人大常委会现在已经成为新法律草案的主要倡议者。

德国之声:全国人大的影响力有多大?

陈戈:拥有大约3000名代表的全国人大在许多方面更多的是具有象征性意义。全国人大每届任期5年,其代表由各省选举。但是这些"人民代表"每年仅在北京举行一次为期2周的会议。人大常委会的170名常委负责处理全国人大的实际工作。

人大常务委员不能同时担任其它国家职务。在一个人员不断扩大的团队协助下,人大的工作主要由常务委员会负责处理,如审核立法提案、制定和修改法律或自己提出推动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相关倡议。然而,全国人大始终处于中国共产党的控制之下,其成为人民授权的独立立法机构的前景尚遥遥无期。

德国之声:如果说在秋季召开的第19届党代会上政治局有可能更新换代的话,你认为此次全国人大会议可能会讨论一些有争议的话题吗?

陈戈:全国人大将在其全体会议上以"百姓律师"的姿态落实人民的愿望。鉴于秋季将召开的第19届党代会,估计在此次全国人大会议上,大部分议题都不会引起激烈辩论。与全国人大委员会所不同的是,党内高层的权力争斗一直在继续。党内存在派别之争早已不是秘密。许多观察员认为,习近平和李克强对经济政策观点不同。党和国家媒体就曾强调,党内精英无需总是观点一致。

对于习近平开展的反腐斗争,预计与会代表将明确站在这位党和国家领导人一边表示支持,并主张进一步加强反腐措施。北京市、山西省和浙江省人民代表大会已经新成立了监察委员会,负责对当地所有党员和政府官员进行持久的监督。

德国之声:中国总理李克强将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天会议上做政府工作报告。他将首先向全国人大阐明2017年的经济增长目标。经济学家们认为,"一旦中国经济发展不稳,将给世界带来难题。"您认为现在的情况还是这样吗?

陈戈:由于中国经济发展速度放缓,中国政府必须重新调整其经济政策,更好地进行资源分配。此外,中国公民要求更好地保护消费者利益,这也有助于拉动内需。鉴于即将在秋季召开的党代会,人们可能会对李克强的政府工作报告予以更多期待。

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目前很重要的是,经济增长不仅要有助于化解社会不满,保障政治局势稳定,而且要为2018年春季习、李第一个任期结束后的中国经济发展提供新的动力。

为此,今年的经济成果必须能够证明习、李自2013年以来的政治业绩令人信服。因此,李克强在3月5日的报告中可能会再次强调,"中国制造2025"国家战略与发展高科技战略一起,将能够在未来几年继续促进中国经济的发展。

德国之声:全国人大会议将从形式上通过中国的财政预算。中国最近几年不断增加的国防开支令人关注。前不久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宣布美国军费开支将得以"历史性提高"。亚太地区面临着一场军备竞赛吗?

陈戈:2016年中国的国防开支比前几年减少了7.6%。去年5月习近平在一次讲话中就曾指出,由于经济发展的疲软,中国不会再大幅增加军费开支。同时他还宣布,在2017年年底前裁军30万人。

今年中国将重新增加军队开支。首先中国的军事改革需要对军队结构全面实行现代化以及为军队配备高科技装备。第二是通过裁军节省开支,以提高退伍军人的待遇。

而且,这可能也是中国政府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大幅提高美国国防开支的决定作出的反应,以防在与美国发生军事冲突的情况下(如在南中国海),能够保持足够的行动能力。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很多在西方国家被纳入军事预算的支出项目,在中国却被藏入其它领域的预算中。例如中国的海岸警卫队开支是中国南海行动中的主要开销,但是这笔开支却被列入土地和自然资源管理部门的财政预算。

采访对象:陈戈(George G.Chen),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 (MERICS)研究员。研究重点是中国的立法与司法体制。陈戈曾任剑桥大学艺术社科人文研究中心博士后研究人员及牛津大学法律系访问学者,并曾多次参与"中德法治国家对话"框架下两国立法、行政、司法最高机构之间的交流项目。陈戈在哥廷根大学取得法学博士。个人学术专著由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