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访:"我本想仲裁裁决会不偏不倚"

海牙仲裁法庭的南海案判决周三出炉后引发媒体巨大反响。波恩大学国际法学教授塔尔蒙(Stefan Talmon) 认为,判决无助于解决南海冲突,而国际法本身也将因该案中期性受损。

德国之声:海牙仲裁法庭的裁决是菲律宾的全面胜利吗?

塔尔蒙:是,是一次全面胜利。

德国之声:您感到吃惊吗?

塔尔蒙:有一点儿。我本想裁决会是不偏不倚的。菲律宾提出的15项裁决申请中,有14项的裁决结果对菲律宾有利,而且文字不容置疑。这超出了一般情况下对国际法庭的期待。

德国之声:让您最感意外的是什么?

塔尔蒙:当然作为法学家我能够理解仲裁法庭的书面解释,但经常的情况是,司法领域会有若干个经得起推敲的见解。比如我对"岛屿"概念非常严格的解释持批评立场。这是一个法庭首次在这个问题上表态,首次对非常重要的海洋权协约里的一个重要条款进行解释。仲裁法院认为,在南中国海的南部不存在一座岛屿。

德国之声:这难道不是也自动驳回了越南和马来西亚在南沙群岛(国际称Spratly)部分控制地带的主权声索吗?

塔尔蒙:是的。但对越南和马来西亚而言,这样的判决最终是有利的,因为它们都是周边国家,没有岛屿,反倒对它们有利。它们可以从大陆海岸线出发纵深至海洋的200海里,为所谓的大陆架或"专属经济区"的划定,而不受从岛屿衍生出来的主权影响,况且相关岛屿常有主权争议。

德国之声:仲裁法庭严格的岛屿解释是最终解释吗?

塔尔蒙:也是也不是。这个法庭是专门为这个案子设立的,也可以继续设立其它法庭,而且前者的判决对后者不具约束力。可能导致另一个法庭在类似问题上得出完全不同的解释,为岛屿概念赋予更广的含义。

德国之声:这对第一个裁决有影响吗?

塔尔蒙:前后裁决具有平等的地位。

德国之声:如果它们是矛盾的呢?

塔尔蒙:即便出现这样的情况,它们也是平等的。国际法不同于国内法律,国内法有中高级之分,便于厘清判决等级,国际法里没有联邦法院或者联邦宪法法院。最终形成一场博弈,看最后谁的意见得以占上风。

德国之声:这场"意见竞赛"中,仲裁裁决有一定的地位吗?

塔尔蒙:国际法的一个很大问题是,它不具备执法机制。最终仲裁结果只能是各方作为接下来政治博弈的论据。这样,法律从某种意义上说沦落成政治工具,而这支剑究竟有多锋利,取决于判决的水准,以及判决在法学界和国际社会认可的程度。

没有人去阅读500页的仲裁文本,哪怕只是通读。我们目前看到和听到的,全都是情绪化的过激言论。而许多国家的司法部门会在未来数周以及数月里仔细研读仲裁文本,在这之后,他们才会考虑如何从法律角度表达立场。

不能忘记的是,仲裁判决对岛屿过窄的定义有着超出南海区域的普遍影响力。如果仲裁的这一观点得到伸张,受影响的不仅是中国,美国、加拿大、法国、英国、日本等因岛屿而获得海洋区域主权的国家,都将受到影响,因为按照仲裁法庭的意见,一些地方不再是岛屿,也就不能顺理成章地衍生出200海里专属经济区。而这将在全球范围内带来海洋新秩序。

德国之声:在您看来,这一案子有助于增强国际法的地位,还是对其有所削弱?

塔尔蒙:总体而言,国与国之间产生冲突不是诉诸武力、而是通过法律的途径加以解决,总是值得欢迎的。但我们面对的是一个特殊境况,首先一个国家从一开始就质疑法院的管辖权,其次,作为中立观察者,人们的印象是,法律以及仲裁法庭被菲律宾弄成一场政治官司。联系到仲裁判决之后得不到贯彻,国际法将承受中期性较大打击,而在我看来仲裁法庭根本没有探讨最关键的问题,更为这一打击增添力度。

德国之声:怎么解释?

塔尔蒙:中国、越南和菲律宾一样,都将群岛作为整体看待,并称对它们整个享有主权,只有法庭内不这么做。只有在法庭内,菲律宾说,他们只关注一些单个的岛礁。本应在该案提出的问题是:在南中国海,基于周边国家的一向做法,有没有一种地区性的、为群岛规定了领土主权的"国际习惯法"?如果提出这样的问题,那么就不会再去探讨单一的岛、岩或者礁石,而是一个整体,即南沙群岛(国际称Spratly)。虽然这一观点在探讨《海洋法公约》时被驳倒,当时称,只有像菲律宾这样的岛国才有权将所谓的"内部水域"作为自己的领土,但地区性的、作为"习惯国际法"的概念是否沿袭下来这一问题没有得到回答。因为虽然中国、越南和菲律宾都是《海洋法公约》的签署国,但他们在整个谈判期间以及后来都一直在坚持他们的信念,即群岛是一整体概念。

也就是说,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国际法还没有给出答案的问题:如果海洋当中的群岛( Archipel)没有构成一个国家,那么它们拥有怎样的地位?这一问题在仲裁程序中完全没有得到考虑,因为仲裁法官不允许对此表态。但这一问题依然存在。因此整个仲裁程序也显得有些不接地气。

德国之声:仲裁之后,周边国家向解决冲突前进了一步?

塔尔蒙:没有。完全没有。我想,这一裁决对于解决冲突至少中期性是于事无补。中国从一开始就拒绝了仲裁,在国内这一点无法改变。如果菲律宾只认准仲裁判决,将会引发中国的回应,而中国是不接受仲裁的。

菲律宾虽然在仲裁上获胜,但现在必须超越自我,将仲裁裁决整理好放到一边,同时寻求与中国找到共同的基础。不过这一点可能作不到,那么,仲裁裁决还将继续被政治化。菲律宾赢了官司,却失去对判决的控制。美国会利用判决,越南和其他国家也会这样做。想抨击中国时,就可以拿裁决来说事,如指责中国不信守法律,中国不是国际社会的好成员。这一裁决将在今后数年内同中国如影随形,不肯离去。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