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专访:“我们不能被恐惧牵着鼻子走”

社会心理学家瓦格纳(Ulrich Wagner)注意到,在如何看待恐怖主义问题上,德国社会出现了一种新的淡定态度。在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中,他强调,要警惕柏林恐袭事件被民粹主义者所利用。

德国之声:两年来,德国安全当局一直称存在着"不具体的恐怖威胁",伴随着巴黎、布鲁塞尔和尼斯袭击事件的发生,危险程度升高;在今夏维尔茨堡(Würzburg)和安斯巴赫(Ansbach)恐袭事件发生后,形势更为严峻,不同的只是,这两次袭击者本人丧生。但这一次在柏林,我们几乎已习以为常的那种"不具体的恐怖威胁"以残暴的方式非常具体地呈现在了我们眼前。这对于像德国这样的开放社会来说意味着什么?

瓦格纳:首先我得说,过去两年里,我们没有不停地就形势还会如何危险而绞尽脑汁,这是好的。否则的话,会导致过分的忧虑,对我们的生活造成负面影响。反过来,在我看来,也不能说安全力量对形势的看法毫无忧虑。但是现在出现了一桩事件,一个可怕的暴力行为。它当然会大大增加民众中的恐惧和忧虑感。不过,我倒有这样的印象:尽管这样,德国依然有着面对社会不安的某种慎重态度。与此前发生类似事件后的情况不同,现在有很多人这样表示:我们现在就是不能屈服;我们不能被恐惧心理牵着鼻子走,不能让实施了这些行为的人称心如意。

Prof. Dr. Ulrich Wagner Uni Marburg (Laackman Photostudios Marburg)

心理学家乌尔里希·瓦格纳(Ulrich Wagner)

德国之声:您所担心的社会对立已经出现在社交网站:发生了柏林布赖特沙伊德广场(Breitscheidplatz)恐袭事件后,一方面出现了很多表达同情和震惊的声音,另一方面也出现了大量针对政界人士和难民的仇恨言论。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看,这是一种什么现象?

瓦格纳:社交媒体的第一功能并非是传播基本上客观的信息。从本质上说,社交网站是表达意见的媒介。而且即使是在这里,社交媒体的功能也受到限制。因为,涉及到容易让人对立的议题,社交网站的功用也只是证实自己的意见,有时还向对立意见方发出不恰当的侮辱性言论。社交网站的功用是相互强化自己的观点。这是我们作为人类所具有一种根本倾向。我们对批评性地检验自己的观点毫无兴趣。相反,我们孜孜于看到自己的观点获得证实。对某个议题的争议越激烈,这一心理便越强烈。因此,可以设想,在最初数小时、数天的克制后,社交媒体上的两极化进程还将大为加剧。


右翼暴力行为的某种精神滋生土壤会由此产生吗?

瓦格纳:绝对会!潜在的施暴者常从社交媒体中得到对他们随后实施暴力行为的支持。全然不受控制的观点交流、错误观点和故意散布的不实信息是暴力形成及强化的一个极重要源头。它从普通的、毫无政治性的暴力开始、经由也从网上找到其榜样的狂乱杀人行为,直到与恐怖主义暴力有联系的暴力行为。

德国之声:保护人民是国家的核心任务。然而,不存在绝对的安全。这一点,我们也听人说了多年。难道,人们必须习惯于将恐怖谋杀视为欧洲21世纪的正常生活风险的一部份?

瓦格纳:总会存在某种风险。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也面对普通的风险--例如,在街上被汽车撞到了。这一点,人们无法完全排除。我们现在观察到的是那种政治反射:要求采取措施,阻止此类恐怖暴力行为的具体实施。也就是说,要出动大量警力。然而,我们不妨看一看在柏林发生的事情,或者,看一看今年夏天在慕尼黑发生的事情,或者,回想一下在维尔茨堡的地区列车上发生的斧头砍人事件:出动警察并不能阻止某些暴力行为。因此, 重要的是,更注意这一问题:存在着哪些可能的手段,减少潜在的施暴者数量。

这种手段就是:基础预防。它的意思是:使人不会被网上鼓动恐怖主义袭击的宣传所迷惑。能够采取的基础预防措施很多。当然,基础预防措施并不会马上就能开花结果,而是一种长期的发展。作为公民,我们可能对此会不满意。我们希望看到立即采取措施。长期性措施对政府来说也缺乏吸引力:不能立即在某届执政期内显示出成果。这些措施只在长期内才能显示出效果。但是, 如果我们要在我们的社会减少暴力现象,那么,从长远角度看,这些基础干预措施更有效,优于试图仅靠荷枪实弹的警察控制住暴力的政策。

一般而论,作为公民的我们不从事刑事活动或暴力行为,并非因为附近总有警察,而是因为我们都认为,我们必须遵守特定的规则。这是我们前进的方向。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