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专访德诺贝尔物理奖得主

“德国研究中心持续减少科研岗位的现状亟待改进”,在接受本台中文网记者专访时,摘取本年度诺贝尔物理奖桂冠的彼得-格林贝格(Peter Grünberg, 68岁)不由得发出了这样的呼吁。颁奖日期将于12月10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举行。格林贝格透露,现在他逐渐享受到获此大奖带来的喜悦。

default

本年度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格林贝格 (Peter Grünberg)

“巨磁电阻”效应的发现其实不过是基础研究的一个意外收获,是相关科学家好奇心使然,对此,格林贝格毫无隐讳。但这一发现所产生的社会影响却是巨大的,为当今人们的生活带来了诸多方便。没有格林贝格和其法国同仁福特的发明,就不会有时尚的iPod、MP3播放器和如此轻便,超薄型的电脑的问世。不过,格林贝格也透露,“巨磁电阻”效应的实用价值远没有穷尽,或许不久后将传出新的喜讯。

将带18 人参加颁奖仪式

Jubiläumsnobelpreise in Stockholm überreicht - Übersicht Mehr als 150 Nobelpreisträger früherer Jahre nehmen am 10.12.2001 in Stockholm an der Verleihung der Jubiläumsnobelpreise teil

斯德哥尔摩诺贝尔奖颁奖仪式

德国之声:格林贝格先生,从获知得奖到今天已过去一段时间了,诺贝尔奖的颁奖仪式将在今年的12月10日,也就是诺贝尔先生去世纪念日当天举行。摘取诺贝尔物理奖桂冠是否使您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它是否带给您如入仙境般的美好感觉呢?

格林贝格:啊,我还知道,12月10日是诺贝尔奖的创始人去世的日子。刚刚获知得奖的那几天,我真是忙坏了。接连不断地参加新闻发布会对我来说是项艰巨的工作,我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现在当一切稍稍趋于平静以后,我才意识到,获奖的确是件好事。我接到了许多邀请信,四处做报告,而且住在最好的宾馆里,去了不少地方,认识了不少新人,感觉的确不错。

德国之声:颁奖仪式于12月10日举行,您一定亲自前往了?

格林贝格:当然了,我5号就飞往斯德哥尔摩。我将在那里参加一系列活动。我可以带18个人去那里。但选谁对我来说是件很困难的事情。我真希望能带更多的人一同前往。

德国之声:您能否透露一下您的人选名单?

格林贝格:我现在还不能告诉您。因为诺贝尔评选委员会要求我们事先不要更多地透露与颁奖仪式有关的细节。

德国之声:在您的人选名单上一定有您的家人亲属和您的同事了?!

格林贝格:我只能告诉您,我的人选名单上除了我的家人和同事外,还有德国科研界的知名人物。

德国之声:获奖带给您的最大变化是什么呢?

格林贝格:要说带给我的最大变化就是我得花很多时间处理获奖后的杂事:好在有夫人帮我处理信件,研究所雇了一名专人负责我的日程安排。我希望,等到一切恢复平静以后,我可以开始正常的生活。现在还有许多熟人或是陌生人想要我的签名,或给我写信表示祝贺等。

Apple iPod Nano

巨磁电阻”效应引发社会巨变

德国之声:您与法国同事-阿尔伯特-福特发现的“巨磁电阻”效应对整个社会来说都具有极为重大的意义。可以说它使硬盘技术和娱乐电子技术经历了一场深刻的革命。但“巨磁电阻”效应其实是基础科研的结果,是好奇心的产物。请问,当年的您何以想到从事“巨磁电阻”的研究呢?

格林贝格:说来话长。我很早就从事近似课题的研究,以后才逐渐集中在“巨磁电阻”效应的研究上。

德国之声:您花了多少时间发现了“巨磁电阻”效应呢?

格林贝格:在发现“巨磁电阻”效应的10年前,我就开始了边缘课题的研究。科研工作结出了一个又一个成果。从隔层、联合器系统直到后来的“巨磁电阻”等。

德国之声:您能否用最简单地表达告诉我们什么是“巨磁电阻”,它为什么对如此多的产品和生产领域这么重要?

格林贝格:我希望我的讲解能令您感到满意,不少记者也向我提出了同样的问题。您一定知道电阻这个概念吧,电阻是可以测量的,它在磁场中会发生变化,这就是电阻效应,如果这样的效应很大的话,我们就称它为巨磁电阻效应。我们在磁体材料中加入隔层,从而增加电磁阻力。我们特意使用那些加大电阻的材料。“巨磁电阻”效应也因此而得其名。这一效应的特殊之处在于,人们可以利用很小的传感器而不影响巨大电阻的形成,所以采取这一技术的电脑硬盘、iPod和MP3播放器等的体积都比较小,有些甚至非常袖珍。

相关科研远未结束

Physik-Nobelpreisträger Peter Grünberg und Albert Fert

分享本年度诺贝尔物理奖的两名科学家格林贝格与福特

德国之声:正如您所说,您的发明得到了广泛的应用。请问,它的应用范围仅此而已吗?人们还能利用这一发明做些什么呢?

格林贝格:这我可不能告诉您。如果我真的知道,我要先申请专利。总之,相关科研尚在进行之中,“巨磁电阻”效应是我和法国同事分别于1988年发现的,在这以后的20年里,又有许多类似的发现。电磁的“薄层系统”也得到极大的发展,比如便于电脑快速储存和节省电脑启动过程的技术等等。

德国之声:是否可以说“巨磁电阻”效应的研究已基本宣告结束了?

格林贝格:没有。获奖以后,我在雨里希研究中心获得了更多的科研可能性。我认为还有许多问题有待澄清和解决。法国物理学家阿尔伯特-福特发现的电磁叠层物质的效应比我们的双层材料要强得多。但即便使用双层材料也能满足当今社会诸多产品的需求。我想继续研究的是材料厚度对电磁效应的依赖等问题。

德国之声:您曾多次获奖,比如今年4月就曾接受日本天皇授予的“日本奖”,但没有哪一个奖项能与诺贝尔奖相媲美。荣获诺贝尔奖能为您的科研项目带来哪些具体的变化呢?

格林贝格:怎么说呢,获奖后我获得了多方的关注,尽管我已经退了休,但我依旧可以继续在研究中心从事我的科研工作,此外,单位还为我专门设立了一个退休教授的职位。

德国之声:与您一道工作的同事们对您获奖后的反应是什么呢?

格林贝格:研究中心当然感到非常荣幸。接到获奖通知的那一天,数千人聚集在研究中心,向我表示祝贺。这对我来说是一次非常美好的经历。

德国之声:谈到科研和教育,如今不少德国人都会不无羡慕地遥望中国,中国对科研和教育的投资数字可观。尽管德国也一再强调要加强科研投资,但身为资深科学家的您的切实感受是什么呢?您是否能得到足够的科研基金?

格林贝格:怎么说呢,谈到科研资金,当然没有够的时候。但我们的情况还算令人满意。在研究磁学的工作中,负责人给了我极大的支持,安排了许多博士生与我一道进行研究。至于说到科研经费,说实话,有时如果能多一些,当然会更好。如果手中有足够的资金,我们就可以及早购买一些更为现代化的科研设备了。不过在这方面,人们永远也不会满足。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设备过多也有不利的一面,因为人们要花费很多时间用在设备的安装和适调上,这样一来会分散科研人员的精力。

德国之声:不过,您的科研成果却得到了人们的重视和肯定?!

格林贝格:当然了,这与它在iPod和硬盘技术上的广泛应用是分不开的,否则就很难说了。

Deutschland Bildung Hochschule Spitzenuniversitäten

将获奖和出售专利进款用于子女教育

德国之声:您为此申请了专利,请问,“巨磁电阻”效应的实际应用带给您经济上的好处大吗?

格林贝格:相关进款中的绝大多数归研究中心所有,我不过只能得到很少的一个百分比,研究中心需要设立自己的法律部门,专利部门打点琐琐碎碎的事情,也需要经费。但由于相关进款目前是一千万欧元,即便我的百分点低,还是一笔不小的数字,我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德国之声:您现在又获得了诺贝尔奖,奖金也很可观。您有什么具体的打算吗?

格林贝格:我有三个子女,他们上学要花很多钱,我得支持他们。最小的女儿现在在英国读书,我当然得支付她的所有花销。我非常重视子女的教育,这很花钱。另外,令我感到高兴的是,现在我不仅接到了许多邀请,去各处旅行做报告,还可以带上夫人一道外出,没钱可不行。

德国之声:您的夫人是专职家庭主妇,还是同您一样也从事科学研究?

格林贝格:我夫人曾是教师,但当我们有了孩子的时候,她就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在家里照看孩子。

德研究中心持续削减科研岗位的现状亟待改进

Forschungszentrum Jülich Computergrafik

雨里希研究中心

德国之声:身为科学家的您曾去过加拿大、日本和美国,但每次您都返回了德国。异国他乡对您来说缺乏足够的吸引力吗?德国最吸引您的又是什么?

格林贝格:我的确曾在日本、美国工作过,但那时我在德国的研究中心有固定的位置,在日本和美国的工作不过是临时性的,所以我根本没有考虑要永远在那里呆下去。但在加拿大的情况就不同了,我曾在那里工作了 近3年,不过,那时加拿大的就业情况不理想,整个北美的就业情况都很糟糕,我根本无法找到工作,所以我和夫人决定返回德国。回德后,我就在雨里希研究中心找到了一份令我满意的工作,就这样我留在了德国。

德国之声:在日常生活中,您被视为是一位朴实、随和、无拘无束的人。您偏爱音乐和打高尔夫球。您能否为我们描述一下您的普通的一天?

格林贝格:好吧。我每天都有干不完的事。我的岳母就住在我们附近,我要经常帮她照看花园,另外家里修修补补的事情也很多。退休后,这些事都落在了我的身上。此外,我还喜欢锻炼身体。除了打高尔夫球以外,我现在迷上了乒乓球。昨晚,我就打了一晚的乒乓球。另外,我还喜欢玩文字游戏,我的得意之作是专利无专例,也就是说在现实生活中没有一项专利能长期运作有效。

德国之声:对您来说,如今还有什么更大的心愿难以满足吗?

格林贝格:其实我已经心满意足了,现在,我就希望能有足够的力量和精力接受各方邀请,四处做报告。我希望我能保持健康的体魄。

德国之声:除此之外,您对政治家、立法者和整个社会就没有什么要求和希望了吗?

格林贝格:说道研究中心和政治,我希望,科研中心精简岗位的现状亟待改进。科研岗位不能一再削减下去,要为愿意从事科研的年轻人提供机会和可能性。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