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专访德国金融权威:银行豪赌纳税人买单

他是德国银行和证券学权威之一,曾长年在大学执教。现担任巴伐利亚金融中心主席,也同时是企业管理杂志的出版人之一。沃尔夫冈-盖尔克(WolfgangGerke)著有多本专业图书和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盖尔克交易所专业词典。作为银行和证券学专家,盖尔克频繁出镜,是德语平面媒体,电台和电视台经常采访的业内专家之一,也因此广为人知。

default

德国金融专家沃尔夫冈-盖尔克

美国金融危机的波及范围不断扩大,德国中国都难以幸免。一时间有关“大难当头”的报道铺天盖地,人心慌乱。原本计划与德意志银行首席经济师瓦尔特(Norbert Walter)先生畅谈此事,不想在约定时间里,录音间里的设备出现故障,错过了专访时间。绝望之中,只要向多方发出求救信号。素不相识的盖尔克是其中一。我心里知道,自己不过是在“垂死挣扎”,在如此短的时间里约名人专访几乎已没有可能。好在盖尔克的秘书善解人意,将上司的手机号码给了我,要我亲自联系,因为盖尔克日程安排已满。绝望和无奈中,我硬着头皮拨打了他的手机号码,慌乱中留言,只记得我当时恳请他在百忙中抽时间接受我的专访。不想三个小时后,手机铃声响起,远方果真传来了盖尔克先生的声音……

“大难当头“更应三思而行

Verzweifelter Börsenmakler an der Wall Street - freies Format

华尔街绝望的证券交易商

德国之声:金融危机爆发后,欧盟国家和美国等纷纷出台急救措施,目前,相关政要和经济权威正在考虑制定进一步拯救金融市场的计划。但摆脱金融危机需要时间, 资金,经济力,也会使一些人失去自己的工作岗位。众所周知,实体经济也受到波及。您如何评估当前的情势?

盖尔克教授:我们遇到了自二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所以形势的确不容乐观。当然,媒体的报道和某些股票交易商的反应未免过于夸张。无可否认,尤其是美国,许多人投资决策失误,尤其是在房地产领域。但我们目前所经历的一切更多的是一种惊慌后的反应。所以有必要指出,实体经济的确受到波及,企业的订单和合同减少了,但不能因此就断言,这将导致世界经济危机。

德国之声:也就是说,您与德国经济研究所所长齐默尔曼博士的看法是一致的。不久前,他在接受一台采访时明确表示,目前的一切更多的是人们的感受,是头脑中的反应,与现实间还是有区别的。

盖尔克教授:的确如此。当然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绝不是人们的凭空想象,而是实实在在的财产损失。但问题的严重性与媒体的报道存有差距。当某种感知被传播开来后,它就会产生一定的影响。所以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呼吁人们谨慎行事。我想说的是,人们的确应该三思而后行,千万不得莽撞行事。

德国难以幸免 下调经济增长预测

Prof. Dr. Wolfgang Gerke zu Gast in der Talkshow Berlin Mitte

盖尔克教授参加德国脱口秀节目

德国之声:那么您认为,此次美国金融危机对德国造成了哪些具体的影响?

盖尔克教授:我认为,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德国受到的影响相对来说是比较小的。德国是一个经济强国,出口强劲,德国制造的产品极具竞争力,当然我们也能感受到经济发展速度的放缓,明年的经济增长预测将有所下调。但从总体上来说,经济发展有自己的周期,德国的经济现状好于欧洲许多其他国家,德国的价格结构也相对合理。简言之,美国的金融危机对德国造成了影响,经济增长率将有所下降。

德国反对建立欧洲统一基金

德国之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呼吁各国协调彼此间的合作,但德国联邦政府则更看好各自为阵的战略。您是否认为这两种观点有些针锋相对呢?

盖尔克教授:从某种角度来看,不能说两种立场完全不矛盾。我认为,各国间应协调彼此间的立场,只是这并不意味着每个国家都采取同样的做法,而是应在各国采取措施的基础上进行协调。德国联邦政府不认为有义务替其他国家解决问题。各国应首先自扫门前雪,之后再在此基础上,讨论帮助他国的问题。但现在就发出建立欧洲统一基金,解决各国银行问题是一个错误的信号。我认为,银行出了问题的国家应自行解决问题。在必要情况下,再谈合作事宜,现在还没有发展到这个地步。

国家救助能否凑效

Bankenkrise Hypo Real Estate Merkel und Steinbrück Freies Bildformat

在HRE危机中,德国总理和财长宣布国家为储户担保

德国之声:不过,事实是,无论哪国银行陷于困境,国家都得扮演大救星的角色。前不久,德国总理和财长就亲自出马,宣布为德国储户提供担保,让大家放心。但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种做法反倒让人放不下心。您认为,这样的政府担保是否仅限于安抚人心的作用呢?它在摆脱金融危机的过程中是否真的能够发挥应有的作用?

盖尔克教授:德国联邦政府的担保是非常现实的,尤其是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当然绝不仅限于此,事实是,现在人们尚不能排除国家真得出钱相救的可能,就如同英国一样,但必须明确纳税人所承担的框架。国家必须为陷于困境的企业,比如HRE银行等注资,使其国有化,必要时,国家的担保将转变为HRE银行的自由资本,便于日后在市场上寻求买主。

金融危机谁之过

德国之声:也就是说,在最坏的情况下,承担责任的是德国居民?

盖尔克教授:的确是这样。当然,德国居民必须享有更好地受到保护的前景。德国的银行监督机制被证明是失败的。所以我们必须改变这一结构。我们需要促使国际监管机制有能力对各国的银行监管机制实行监督和检查,促使各国的银行体系遵守统一的标准和规则。

德国之声:但现在的局面是,银行高管犯错,普通百姓遭殃。

盖尔克教授:对,但这样的事情绝不应再度发生。现在的某些做法旨在避免使居民蒙受更大的损失。将来一定要避免此类事情的出现,避免使居民蒙受损失,另外,还要让银行高管们为自己的错误承担经济责任。

德国之声:您认为,谁应该为此次金融危机承担责任? 是银行高管,政府还是整个金融体系?

盖尔克教授:我个人认为,对美国金融危机承担责任的首先是美国总统布什和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他们共同为伊拉克战争出资,鉴于中国以巨额外汇储备购买美国国债,也间接参与其中。他们俩人还有意使美元保持疲软,迫使产油国提高产油量。在经济繁荣阶段,美国政府和美联储故意调低利率,鼓励人们贷款,告诉人们,存钱毫无意义,造成了通货膨胀,促进次贷业务的繁荣兴旺。所以布什和格林斯潘应承担最大的责任。

由金融危机引发意识形态领域之争

Finanzkrise in den USA Präsident Bush

美国金融危机,总统布什

德国之声:首发于美国的次贷危机现已引发了一场意识形态领域的激烈辩论,有人提出了这样的论点,认为贪婪的资本主义大势已去,并且应为美国和金融市场注入社会主义元素。您如何看待这场辩论?

盖尔克教授:发生这场辩论是一个必然的结果,因为社会体系受到了质疑。如果某种社会体系不符合百姓的利益,那么它就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的资本主义就是这样,它正面临考验。几年前,我就曾表示,很有可能会发生一场反对资本主义的革命。总之,这场辩论会继续下去,关键在于,这场危机会持续多久。从世界经济危机中曾出现了极端的政治派别和理念。我希望,历史的悲剧不要重演。

中国的权力和角色

德国之声:在这场金融危机中,中国也受到波及。只是人们对中国受影响的程度存有不同意见。当中国国家总理温家宝到访美国时,曾明确表示,帮助美国摆脱危机符合中国人民的利益 。您认为,中国正在扮演怎样的角色?

盖尔克教授:中国受到的冲击超出了它的预计范围。美联储的政策导致美国对中国负债贬值,对中国非常不利,就好比企业向银行借钱,之后说,我无法偿还,这对中国来说是一笔亏本生意。另外,中国向美国和欧洲大量出口自己的产品,一旦这两个市场出现萧条,中国自然会受到影响。 好在中国幅员辽阔,经济发展快速,中国人的消费水平也在不断提高,扩大内需,开辟国内市场是中国减轻受危机影响程度的关键所在。

吸取前车之鉴

Eröffnung der China Woche im DCC in Düsseldorf

德总理默克尔与中国中心董事长曹克波

德国之声:中国的金融市场依旧没有开放,在开放的过程中,中国原本想借鉴欧美模式,但现在已有人提出了美国金融霸权地位结束的论点。请问,中国应从中汲取哪些教训?

盖尔克教授:中国应使自己的金融机构受到更好的监控,从而避免使自己的实体经济因银行家的投机政策受到影响。在自由经济世界里,中国需要能接受自己出口产品的市场,从而使自己得到更大的发展。

新兴工业国家对美国称霸世界格局提出挑战

德国之声:危机往往蕴藏着机遇。有些中国经济学家将此次美国金融危机视为中国的百年不遇的机遇,认为现在是中国对美国市场进行大量投资的最佳时机。您认为,中国面临哪些机遇和风险?

盖尔克教授:多年来的经验证实,美国称雄世界的格局将逐渐结束,新兴工业国家凭借其高经济增长率将对美国的霸主地位提出挑战,其中不仅包括中国,还有印度,巴西等。另外值得关注的是俄罗斯的发展走势。从资源角度来说,俄罗斯与中国不同,俄罗斯是一个资源丰富的大国,但中国政府更明智地意识到让百姓参与经济发展进程,分享成果的重要性。俄罗斯则远没有做到这一点。

德国之声:请允许我再提最后一个问题,您认为,谁是此次危机中的最大赢家?

盖尔克教授:在此次金融危机中,大多是输家和受害者,赢家凤毛麟角。但是那些在危机时刻,在金融市场上较为保守的投资商和机构,相对来说算是赢家。他们收购了其他银行,这有利于未来业务的运转。

德国之声:盖尔克先生,谢谢您接受我们的专访。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