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专访德国女影星

4月25日,德国举办2008年度电影大奖颁奖仪式。在德国演艺界,有一位女影星绽放异彩,她就是7岁时随家人从土耳其来到德国的演员、作家雷南-德米尔坎(Renan Demirkan)。不同于业内同行的是,有着异国背景,在德国打拼成名的她将自己视为世界主义者,除了参加影片拍摄之外,她还著书不断: 讲述童年,爱情以及对命运和人生的思考。最后一部电视片“影子儿童”不久前由德国电视一台播出,新作“9月茶”也即将出版。

default

女演员雷南-德米尔坎

科隆有条购物街,叫“中路”(Mittelstraße),那儿是科隆最上档次的时装街。那里的一家取名“彩虹”的时装店因专卖阿玛妮、范斯哲等世界名牌时装而倍受我的青睐。新购的服装往往需要修改,经店员介绍,我认识了精品店旁一家裁缝店的老板。一来二往我们成了熟人。有次下班去取衣服,意外地遇到德米尔坎也在那里试装。我当然一眼就认出了她,因为她似乎比镜头前还要出众:个头不高,但健美的身材无可挑剔,绝非惨白的肌肤与黑色的服装构成鲜明的反差。裁缝店的老板笑盈盈地问我,你知道她是谁吗?我说当然了,听我们闲聊,德米尔坎也兴致勃勃地加入进来,随意好奇开朗热情,就这样她成为我们VIP专栏节目的第一位德国影视界的访谈对象。

有移民背景的演员兼作家

Renan Demirkan (freies Bildformat)

德国之声:您是一位多产演员和作家,您将带给我们的又一个惊喜是什么呢?

德米尔坎:我的新作即将由建设出版社出版发行,书名是9月茶,讲述一个移民的生活。

德国之声:说到移民生活,您7岁就从土耳其来到德国,一共参加了十多部影片以及不少电视剧的拍摄。请问,您经常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德米尔坎:我扮演最多的是领衔主演的角色,当然也扮演异国风情人物,我也曾在德国有名的电视剧“现场”中担任主角,总之,我曾扮演了各种不同的角色,但却似乎还没有扮演过土耳其清洁女工的角色,如果这是您觉得不便提出的问题的话!

德国之声:我想知道的是,您的土耳其出身是否对您的演艺生涯产生影响?

德米尔坎:不,没有任何影响。

德国之声:您多次获奖,比如阿道夫-格里姆电视奖、金摄影机奖等等,尽管如此,对许多德国人来说,您一直只是一位“土耳其典范女性”,您在影视界的真实感受是什么呢?

德米尔坎:感觉不错。我自认为是一位称职的演员,所以获得了业内和同事们的尊敬 。重要的是我很好地掌握了德语,无论对我的演员生涯,还是创作来说,掌握德国都非常重要。在大学期间,我曾主攻音乐和戏剧,这是干我们这一行的基础。

年龄歧视

Filmszene Die Weiße Massai

德国演员 Nina Hoss

德国之声:两周前我采访了德国二台新闻主播格斯特,她在出版的新书“女人50岁”中提及年龄歧视问题,在注重外表的影视界,您是否也感受到这个问题的存在呢?

德米尔坎:年龄歧视的确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只是在影视界,没有人公开谈论这个问题,包括制片人和导演。但我认为,在这个问题上会发生根本性的转变的。从历史角度来说,曾几何时,儿童和老年人是倍受社会关注的群体。但到来80、90年代,投机冒险的风气日盛,儿童和老年人受到人们的忽视。但我认为,如果将儿童和老年人这两个群体排除在社会之外,那就意味着这个社会已陷入野蛮时代。因为老年人代表的是历史,而儿童则象征着未来。所以我对投机冒险时代的“大势已去”感到高兴,我坚信,人们会逐渐意识到尊老敬幼的重要。两个月后,我就要53岁了,对我来说,别人怎么看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如何感受这个社会。我不抱怨,而是寻找当今社会巨变中的积极因素和颇具创造力的因素。我认为,如果我们大家都不抱怨,并将这种创造力变为具体的行动的话,那么就会有助于促成社会的变化,使老年人受到应有的尊敬。

Landscape Banner Berlinale 2007 Eröffnung

看德国影片不足

德国之声:除了德国影视界存在的年龄歧视问题以外,您如何看待业内的发展?您认为,德国影视作品具有竞争力吗?

德米尔坎: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不过您不妨看一看奥斯卡颁奖仪式,您会发现德国影视界的变化。但我个人认为,德国应制作更多表现人物的影片,讲述动人的故事。对我来说,我们过于注重技术上的表现手法:爆炸,毁灭等。我认为,土耳其裔德国导演费斯-阿金的影片堪称杰作。我很希望能参加这类影片的拍摄。而表现时代的变化,移民融入当地社会的故事都很动人。我希望德国影视界能推出更多表现上述主题的影片。

德国之声:您是德国的知名演员,拥有丰富的从影经验,您认为,德国影片是否都多少带有一种典型的德国风格呢?

德米尔坎:如果我直抒己见,或许会被人误解。我认为,德国人讲故事的方式过于简单,太单调。美国、法国和意大利等往往善于多层次此讲述一个故事,这点与德国不同,这是德国影片的不足,我希望,德国影片的剧本创作应该更生动,更立体,更多元。

德国之声:德国人善于处理沉重的历史题材,但往往不善长喜剧创作。这是否也与德国人的自身特点有关呢?

德米尔坎:这样的提问往往会误导人们简单地一概而论,这是我最不赞同的做法。但是事实确是,有意识地制作轻松欢快的影片,在人物性格中加入慷慨和欢快的成份在德国业界的确少见。或许沉重的历史令人难以完全消化吧。不过话又说回来,目前,低劣的喜剧电视片泛滥成灾,令我忍无可忍,我所理解的轻松和欢快是在另一个层次上,我认为,做到这一点要有一种自信,要有某种意识和大手笔,否则高质量的喜剧就无从谈起。

德国人以认真严肃著称

Deutscher Filmpreis an Armin Mueller-Stahl (freies Bildformat)

德国男演员阿明和阿道夫

德国之声:谈到德国男人闯荡好莱坞,人们自然会想到沃尔夫刚-彼德森和罗兰-艾默里奇等。您认为,德国导演的优势在哪里呢?

德米尔坎:我没有同美国导演的合作经验,所以我很难做出客观的回答。到目前为止,我与许多德国导演合作过,每个导演都有自己的特点,但无论他们彼此间存在怎样的不同,有一点是共同的,那便是他们对待工作的真人态度和严肃精神。一方面,我抱怨他们缺乏快乐和轻松潜质,但另一方面,我非常欣赏他们的认真和严肃及可靠的品质。也许这正是令美国人,美国制片人所欣赏的地方吧。

德国之声:您刚才谈到性格中轻松与严谨两个方面,您认为,德国人的这些性格特征是否与他们从小接受的教育有关呢?

德米尔坎:当然了,学校里的一切在每个人的身上留下痕迹。我认为,接受教育非常关键。知识的积累和情感教育,感知周边世界的能力等至关重要。道德培养需要时间,它依赖于社会的意愿,也依赖于成年人对子女教育的投入。15年前,有人问我,如果有朝一日我当选总理,我要干的第一件事是什么?我当即回答要让所有孩子参加高级中学毕业考试。这话听起来困难,但做到这一点并不困难,因为孩子们其实有能力做到这一点,因为高级中学毕业考试可以有多种形式,比如裁缝高级中学毕业考试,或是售货员高考,经济或音乐高考等等。总之,德国的教育体制亟待改革。

Renan Demirkan

世乱我不乱

德国之声:在全球化的今天,世界越来越小,其运作速度却越来越快,您认为,它对每位演员提出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德米尔坎:这我不敢肯定。我认为,越全球化,网络化,生活节奏越快,艺术家就应更多地聚焦自己的精神世界,聚焦自我。艺术家的任务在于表现和反映社会,是社会的一面镜子。艺术家应首先聚焦个人的情感世界,而不是人类的情感世界。这绝不意味着我反对全球化进程。

德国之声:您不仅参加了很多影片的拍摄,还是一位多产作家。您的创作动机是什么?

德米尔坎:我不太清楚。我甚至不知道我为什么开始写作,我曾化了很长时间思考这个问题。也许对我来说,语言是归家的路,它记下了那些不为人所知,就连我自己也搞不清除的东西。写作对我来说是一种表达,把经历的一切都表达出来,寻找万事的开端。通过创作,我的人生变得丰富多彩。

何处为家

Atatürk-Staudamm in der Türkei

土耳其水坝

德国之声:那您认为,您在哪里体会到更多的归宿感,在摄影机前,还是在写字台?您的家乡感又在哪里,在土耳其,还是在德国?

德米尔坎:德语给我一种归家的感觉。地理位置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生活在德国的科隆,家乡感总是与人连在一起的。当然这里有我的家人,长辈,姐妹和女儿,但我也喜欢土耳其。因为土耳其是一个美丽的国家,那里生活着善良的人民,但应该说我更愿意生活在德国。致于创作和表演,这两种表现形式我都需要,它们能反映我活跃的精神世界。我喜欢与别人在一起,从不喜欢独处,在舞台上,我永远与别人在一起,但创作时我只与纸为伴,这是我最不喜欢的状态。

德国之声:说到土耳其,很多到过土耳其的德国旅游者都说,国内的土耳其人其实比生活在德国的土耳其人要现代得多,您的看法呢?

德米尔坎:在大城市里当然是这样。但农村还较为落后。伊斯坦布尔和安卡拉都非常现代化。但土耳其的贫富差距也很大,发展非常不均衡,也许同中国和日本的问题是一样的吧。

看中国梦长城

Hotel Jianguo Hotel Beijing

德国之声:既然您谈到中国,我们就继续这个话题。中国已有几部电影走向了世界。几位中国导演和演员已走出国门,引人关注。您的中国图象是什么呢?

德米尔坎:我对中国的了解仅限于德语媒体的报道。我的一大心愿是亲眼看看北京的长城。另外我读过老子和孔子的书,我对道德经和儒学都稍有了解。

德国之声:您对在德国上演的中国影片也感兴趣吗?

德米尔坎:我在柏林电影节期间看过中国影片,但我已忘了具体的片名。

Lachende Schülerinnen, Lachen

博爱之心

德国之声:除了拍片,写作之外,您还积极投身政治活动,帮助弱势群体,促进西方居民与穆斯林间的对话。您认为,西方居民与穆斯林如何才能进行更好的交流和沟通?

德米尔坎:重要的是要出台有效的政策,制定更为有效的移民政策,为生活在这里的外来移民融入德国社会,享受平等待遇创造条件。如果外来移民在德国社会受到平等对待,对话会在自然而然中进行。否则平等的对话就无从谈起了。

德国之声:影视界的许多人都积极投入社会工作,美国德国都是一样。这是一种时髦现象?还是一种PR战略,或者说,人们投身社会活动的热情和觉悟确实高于从前?

德米尔坎:我只能谈我自己。对我来说,关注社会进程始终是我的兴趣所在。加上我的移民背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有些问题也许看得更清楚一些,比如社会不公等。看到不公,就会想到如何才能克服和消除它。如果您认为,这与演员有意扩大自己知名度有关的话,我觉得是对我的一种侮辱。参加政治活动的意愿流淌在我的血液中。

德国之声:您创作的“爱情、神灵和除草机”一书以爱情为主题。爱情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德米尔坎:平等待人是爱,完美的瞬间是爱。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