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访德国外长韦斯特韦勒:拉登死后世界是否更安全?

德国之声电视台记者就本·拉登死后世界是否会变得更加安全以及巴以和平进程、利比亚问题等为主题,采访了德国外长韦斯特韦勒。

default

韦斯特韦勒接受德国之声专访

德国之声:外长先生, 你认为本·拉登被击毙是不是一个重要的历史转折点呢?


韦斯特韦勒: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次历史转折。因为它同时为发展各宗教和文化之间的关系打开新篇章创造了一个机遇。我希望,本·拉登无法再继续他的恶劣行径这样一个事实,将被作为展开对话的机会,因为阿拉伯世界年轻一代中的多数人,不愿意同这位已经成为过去的恐怖分子有什么纠葛,他们将希望寄托于未来。

你真的相信,本·拉登死后时代发生了改变,伊斯兰基本教义派在伊斯兰世界的影响也就会随之消失吗?

不仅仅是(本·拉登死)这一个因素。一共有两个互相作用的因素。其一是这个恐怖主义头目不可能再发挥什么影响了。其二,现在阿拉伯世界出现了春天,这个春天起始于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我们希望这场革命能够推动其他国家要求自由的思想。看看在叙利亚或者在开罗解放广场上的示威者,这些年轻人要求民主,要求和平,要求社会平等,要求获得更好的生存机会,他们并没有呼喊充满仇恨的恐怖主义口号。从这个意义上说,时代发生了变化,或者说我们正在经历时代转折,而这个转折伴随着打击基地组织的胜利。

阿拉伯世界的这个春天传出的气息不仅仅是茉莉花,还有些1989年欧洲变革的味道。

我希望是这样的。但现在还不好说。

你两次到过埃及,你也去过突尼斯。你在当地亲眼看到了人们对民主开始的兴奋心情。你相信,埃及的民主进程已经不可逆转了吗?

不是的。整个进程还不能说已经不可逆转,因此我们必须继续努力, 促使这场已经开始的革命有一个良好的结局,使它进入一个稳定的,民主而和平的体系。所谓的和平体系,我是指对内和对外都要奉行和平。因为对于我们德国人以及世界其他国家来说,(阿拉伯世界) 同以色列的关系如何非常重要。

您刚刚同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举行了会晤。阿巴斯已经同极端组织哈马斯达成和解。对于中东,对于解决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的关系问题,双方的和解是否是一个机会呢?

哈马斯和法塔赫达成的和解协议要从两个方面看。一方面的事实是,巴勒斯坦人内部的对话重新发挥了作用。这是个好消息。但是令人不安的是,哈马斯仍然将本·拉登奉为英雄,视为榜样。只要哈马斯一天不放弃通过武力否定以色列的生存权,它就不是我们欧洲人、更不是我们德国人合适的合作伙伴。

只要巴勒斯坦承认以色列的生存权,德国可以承认巴勒斯坦国。但是如果巴勒斯坦人秋季单方面宣布建国,那么德国的外交政策将作何反应呢?

我已经明确劝告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不要单独采取行动。因为我认为,那样做只能得到我们不希望看到的相反的结果。我们希望的解决办法是两国并存,我们希望以色列边界安全,民众生活在安全之中。我们也希望巴勒斯坦成立一个独立的国家,因此我们也同阿巴斯进行合作。同法耶兹总理的合作尤其顺利,我们希望继续这个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