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专访德国唯一经济学诺贝尔奖得主

德国经济学诺贝尔奖获得者莱因哈德-泽尔滕(Reinhard Selten)尤其重视与中国学者和院校间的合作与交流。第二届中德暑期研讨班计划于8月9日至18日于波恩举行。1994年,泽尔滕因其在博弈论上的决定性突破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现年77岁的泽尔滕希望中国院校也能开展实验经济学研究。在接受本台中文网记者采访时,泽尔滕表示希望能与中方进行更好的沟通。

default

德国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泽尔滕教授

莱因哈德-泽尔滕于1930年出生于布雷斯劳(二战后此地归属波兰)。大学期间,泽尔滕主攻数学,1961年在美因河畔的法兰克福获国民经济学博士学位,之后在美国加州伯克莱担任客座教授。以后执教于柏林自由大学,比勒费尔德大学以及波恩大学,并于1984年首创波恩大学实验经济学研究室,旨在通过实验模式建立一个充分考虑个人行为有限理性的决策理论和博弈理论。泽尔滕是实验经济学创始人之一,在将博弈论应用于具体经济分析方面贡献突出。泽尔滕现为波恩实验经济学研究室任总科研负责人。

Deutschland Universität Bonn Reinhard Selten

莱因哈德-泽尔滕

德国之声:泽尔滕先生,您于 1994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奖,因为您于1965年至75年发表的两篇文章使您在博弈论的研究领域获得决定性的突破。诺贝尔奖是最具学术权威性的奖项,但也有人认为,诺贝尔奖对解决当前最棘手问题的解决方案关注不够,比如诺贝尔替代奖的创始人冯-岳克斯库尔就持这一观点。您赞同这一观点吗?

泽尔滕:我认为,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人们无法立即知道新的科研成果是否历经时间的考验。在科研领域常常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情况,比如有些科研成果后来被证实是错误的,或者是不完全正确的。

博弈论上新建树

德国之声:博弈论的应用范围其实是很广泛的,您能否简单地介绍一下博弈论研究的重要性呢?

泽尔滕:博弈论建立在纯数学理论基础之上,它对经济活动中的冲突和合作进行模拟和分析。人们常常会在政治、经济和军事等许多领域遇到类似的问题。博弈论的实际意义在于:博弈论涉及有助于实际运用的普遍性的认识和观点,具有具体的应用价值,比如拍卖机制,官方拍卖电视和广播频率等等,它牵扯到大笔资金,所以值得进行深入研究,也值得为参加拍卖各方提供专业咨询,为他们如何应对拍卖,采取哪些战略提供咨询。

德国之声:您于上一世纪60、70年代发表的相关文章使您在博弈论研究方面获得决定性的突破,这是怎样的突破呢?

泽尔滕:我不想夸大其词。您知道,博弈论的内容非常广泛。尽管我的研究成果对博弈论的研究来说是重要的,但我并不是这一理论的发明者。当时获奖的是三个人,我们借助博弈论的方法在经济模拟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该理论的创始人冯-诺伊曼和摩根斯特恩于1944年就发表了有关的文章。当然,我的研究成果是重要的,尤其对经济生活中行为学的应用方面来说至关重要。

德国之声:数学对许多人来说都很枯燥。但对博弈论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它其实非常有意思,因为它涉及到人们的日常经济生活。

泽尔滕:对,冯-诺伊曼发表的有关博弈论的最早文章就叫社会博弈,内容涉及社会游戏,比如下棋等。博弈论也适用于这些领域。在社会游戏中,参加游戏的人必须遵守游戏规则。但在经济活动中则往往不是这样。所以人们要制作简单的模拟,然后才能在此基础上进行分析。

首创欧洲第一家实验经济学研究室

BonnEconLab in der Universität Bonn

波恩大学实验经济学研究室

德国之声:您不仅在博弈论的研究领域做出了重要的贡献,据媒体报道,您还于30年前将实验经济学研究从美国引入德国,并于1984年创建了欧洲最早的实验经济学研究室。我很想知道,博弈论与实验经济学间的关系是什么?创立波恩实验经济学研究室的目的是什么呢?

泽尔滕:有必要说明的是,德国从上一世纪50年代末开始从事实验经济学的研究,也就是说德国研究这门学科已有半个多世纪的历史,我们在这一领域的研究至少不短于美国的科学家。博弈论是诞生在纯粹的数学基础上的,但它的研究对象却是社会学,经济学等。博弈论的基础是,人们假定,在经济行为中,参与方的行为是理性的。

德国之声:但这并不符合事实。

泽尔滕:对,在现实生活中,人们的行为并非都是理性的。但理性行为的假定也不是完全错误的,人们不能笼统地说,人的行为是不理性的,但是这并不是理性假定结构的前提。所以我们有必要在实验经济学研究室里对相关的理论进行研究,从而得知人们在经济活动中的行为。博弈论与经济理论一样是以人的理性为前提的,而实验经济学研究室则是一个试验场所,验证相关的结论。我们有不同的模拟,比如当局人为了赢得自己的最大利益,采取不合作战略等,所以代表非合作博弈均衡的“纳什均衡”可以说是博弈论中的一场革命,在现实生活中,非合作的情况要比合作的情况更为普遍。

德国之声:正如您刚才所说,德国的实验经济学研究已有半个多世纪的历史。但长期以来却未能成为主流科学,2002年以后这一被动的局面才得以改变,2002年颁发了实验经济学诺贝尔奖。您认为,这对实验经济学的研究确实是一大推动吗?

泽尔滕:正如您一开始所说,诺贝尔评奖委员会评选出的科研成果都不是最新的科研成果,它们已历经时间的考验。所以诺贝尔奖的颁发其实与实验经济学的科研没有太大的关系。

难筹科研经费

德国之声:您对实验室的现状感到满意吗?

泽尔滕:我们的实验室主要由第三方资助。波恩大学为我们提供办公室,实验室。我们最主要的科研经费并非来自波恩大学以及所在的北威州。我们始终在为筹集经费付出各种努力。

德国之声:无论博弈论,还是实验经济学研究都在实际生活中有着广泛的应用 ,难道就没有大公司自愿出资吗?

泽尔滕:我们的问题在于,我们的研究重点是基础研究。尽管我们为企业提供咨询服务,但这不是我们的工作重点。有时也有公司找到我们,希望我们提供解答疑难问题的方案,但这些公司往往只给我们很短的时间,比如只给我们两个月的时间,我们不可能这么快就满足他们的要求。我们在科研理论方面的研究往往需要好几年的时间。

博弈论的局限亟待突破

德国之声:请问,博弈论的局限性在哪里?

泽尔滕:局限性在于,博弈经济理论分析只适用于简单的实际模拟。如果要对具体的实际情况进行分析,就需要非常复杂的模型,而利用我们现有的技术水平则无法做到这一点。我们亟待新的突破。在复杂的经济生活中,人的行为也很复杂,如何做出优化决策需要科学家们进行深入的研究。凭借我们现有的方法无法对错综复杂的情况进行分析。

荣获大奖 一切如旧

德国之声:诺贝尔奖不仅具有极高的学术权威性,金额也很可观。诺贝尔奖给您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变化吗?

泽尔滕:在获奖之前,我就已出了名,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个人没有很大的变化。当然了,我不能完全否认诺贝尔奖对我个人工作上的有利影响。但如果我计划从事某项科研,同样无法躲过复杂的审批程序,我想发表的科研文章也不是篇篇都能被顺利发表,有时我的文章也会遭到拒绝。总而言之,不能说获奖之后,我在各方面都受到了优待。

德国之声:您的个人生活也没有因此而发生变化吗?

泽尔滕:要说有什么变化,就是诺贝尔奖的获得使我引起了记者们的关注,否则他们是不会注意到我的。当然了,关心我的不仅是记者,也包括企业经理,他们常常邀请我做报告。这些都是我获奖以后的新的经历。我是搞基础科研的,与媒体其实是无缘的。

迷恋数学胜于一切

德国之声:是什么原因使您如此迷恋博弈论的研究呢?

泽尔滕:我很早就开始经济学的研究了,我在上大学时就开始接触博弈论,我的学士和博士论文都与此有关。

德国之声:对许多人来说,数学其实是很枯燥的。

泽尔滕:不,凡是认真钻研数学的人,都会认为,数学其实很有趣。

德国之声:难道文学、绘画、音乐不是更有意思吗?您有这方面的爱好吗?

泽尔滕:我喜欢绘画和文学,但对音乐的兴趣是有限的。德国历史上有不少伟大的数学家,比如高斯、希尔伯特等。

Deutschland Universität Bonn Reinhard Selten Labor Schild

对中方同行寄予厚望

德国之声:德语媒体对您与中方的合作进行了多次报道,波恩大学实验经济学研究室的网站上也登出了中德暑期研讨班的词条。您能否谈谈这方面的情况?

泽尔滕:说来话长。我曾带过一个来自中国的博士生。他叫唐方方,现任香港某大学的营销学教授。我与中国方面的联系主要是由他帮我建立的。我们与西南交大和同济大学都有合作项目。

德国之声:您经常去中国吗?

泽尔滕:我去中国的次数大概在6到8次吧,记不太清楚了。

德国之声:中国科学家给您留下了怎样的印象?您如何看待中国的总体科研水平?

泽尔滕:中国的科研水平差距很大。有的大学的科研成果相当不错。但是在经济学理论和博弈论研究领域,最重要的并非来自书本,而是要与有相关科研经验的人建立联系。我认为,中国科研人员与国际同行的接触现在才刚刚起步,还没有达到必要的水平。不少从美国、德国等国家的回国留学生为建立中国科学家与国外的联系做出了贡献,我希望,中国也能进行实验经济学的研究,我会为此尽我的力量。仅建立实验经济学研究室是远远不够的,重要的是进行相关科研。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科学家们在这方面一事无成,而是对偌大的中国来说,目前取得的一切是远远不够的。但这正是机会所在。我认为,我在这方面付出了一定的努力。我希望,中国在实验经济学研究方面能够付出更多的努力,取得更多的成就。

Deutschland Universität Bonn Reinhard Selten

波恩实验经济学研究室工作人员合影

无偿工作 乐此不疲

德国之声:尽管您现已退休,但您依旧担任波恩大学实验经济学研究室的总科研负责人。

泽尔滕:是的。我在这儿的工作并没有获得特殊的报酬。

德国之声:可您为什么要“自讨苦吃”呢?

泽尔滕:原因在于,波恩大学没能立即找到一位合适的人选,当然我们现在已找到了一位接班人,但他还得负责实验室未来发展等许多行政事务方面的工作,负担很重,所以我得继续负责具体的科研工作。当然,工作使我保持充沛的精力。但我不可能永远这么工作下去,现在我每周3次来实验室。

分析中国经济发展

德国之声:作为资深德国经济专家,您如何看待中国两位数字的经济高速增长?

泽尔滕: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与中国人的勤奋,聪明和相关经济政策是分不开的,另外中国也有着极大的后补需求,有不少贫穷国家的政府就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中国能做到这一点的确不易。但中国也有不少问题,很有可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不可能长期保持下去。从长远来看,总有一天,中国会赶上发达国家,到那时,中国经济不可能持续保持现在的增长速度。不过,这也取决于中国政府制订的相关政策。如果中国人都能从中国的快速经济增长中获益的话,那么高经济增长率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但在实现这一目标的道路上存在着许多问题,最突出的是房地产投机和贫富间的巨大悬殊。我希望中国能避免类似日本经济危机的发生。中国西部内陆地区的贫困问题就有可能导致政治动荡。我认为,中国建设和谐社会的愿望是好的,但存在的问题也必须引起中国政府的重视,并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妥善解决。

  • 日期 11.05.2007
  • 作者 祝红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AXEU
  • 日期 11.05.2007
  • 作者 祝红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AXE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