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访:展望埃及的后穆巴拉克时代

美国科尔盖特大学中东与伊斯兰文化研究项目主任拉瑟福德2008年出版了《后穆巴拉克时代的埃及-阿拉伯世界的自由主义、伊斯兰教和民主》一书。他就穆巴拉克其人以及埃及的政治前途接受了德国之声专访。

default

德国之声:尽管埃及民众连日来举行大规模抗议示威,要求穆巴拉克下台,其他国家领导人也呼吁他做出理性决策,但穆巴拉克似乎决心继续把持权力。您能否就穆巴拉克其人对此做出解释?

拉瑟福德(Bruce Rutherford):穆巴拉克目前的一个核心考量或许是,他希望他个人不要因此威望扫地,避免被赶下台的丢人局面。就是说,他要坚持到今年9月任期结束,举行总统大选的时候。但问题是,这一点能否做到。

德国之声:对于埃及示威民众以及外界的观察者来说,很清楚的一点是,穆巴拉克不能继续留在总统的位置上。为什么穆巴拉克相信自己可以保住权力?您如何评价他目前的情况?

拉瑟福德:关于穆巴拉克还能撑多久的问题,关键的一点是军队能在多大程度上控制局势,会不会对示威活动进行镇压。如果抗议继续下去,参加的人数仍然如此众多,军队就不得不面对一个抉择:要不要向示威的平民开火。

我们对埃及的军队知之甚少,但我的猜测是,他们不愿向民众开枪。在埃及,军队是十分受到尊重的,并且把自己视为保护民众的力量。我估计,军队对示威者使用暴力的可能性不大,现在到了军队高层领导人会向穆巴拉克摊牌的时候了,告诉他军方的立场是有底线的,不会不惜代价保住他的宝座。这个时候就是穆巴拉克将离开的时刻。但据我的判断,这个时刻还没有到。

德国之声:埃及历史上的几次政权交接并不顺利。普遍认为穆巴拉克计划让他的儿子加马尔接自己的班,但加马尔现在已经逃离了埃及。穆巴拉克任命自己的亲信苏莱曼担任副总统,苏莱曼是一位能得到埃及民众认可,为这个国家带来转变的继任者吗?

拉瑟福德:我想,他是穆巴拉克选择的接班人,可以说加马尔的政治前途已经结束了,苏莱曼是下一位总统的人选。穆巴拉克的设想是,自己在今年9月任期届满时退下来,由苏莱曼接替他。

至于苏莱曼是不是一个受欢迎的人物,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也很难回答。苏莱曼在埃及政府内很受尊重,多年来担任十分重要的职务,经手处理过很多棘手的问题,尤其在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的矛盾中,他试图在巴勒斯坦不同派别间,以及在以巴之间进行调停。

但他同时是一个独裁政府的代表。现在的问题是,埃及公众和示威者是否要求政府的性质发生彻底的转变。如果是这样,那么苏莱曼不是完成这一使命的合适人选。苏莱曼仍是穆巴拉克的人,他不能代表埃及政治生活进入新时代的开端。眼下的问题是,示威者是否会继续坚持要求结束旧的统治,要求政治领导层推出新面孔、新人选、新的诉求。

德国之声: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巴拉迪也表示,他愿意领导一个过渡政府。作为一个在国外生活了很长时间的埃及人,巴拉迪是否拥有在埃及领导一个新政府所需的地位和声望?

拉瑟福德: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对于巴拉迪在埃及的民意支持度,我们的确了解的不多,但毫无疑问他的知名度很高。他的国际上受到广泛尊重这一点在埃及也很重要。埃及人很重视外部世界对他们的看法,巴拉迪不仅曾是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负责人,还是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这使他拥有了特殊的地位。

另一个方面是,他与穆巴拉克政权没有任何瓜葛,与这个政府的腐败和滥用权力不沾边。如果环顾埃及政坛,寻找一位能取代苏莱曼的可信人选,巴拉迪或许是可能性最大的一个。

德国之声:您认为,穆斯林兄弟会在埃及可能出现的新的领导体制中会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拉瑟福德:这是一个很值得思索的问题。值得一提的是,过去巴拉迪曾向穆斯林兄弟会伸出合作之手。巴拉迪在埃及的政治生涯大约始于一年前,他回到埃及后迈出的第一步就是同穆斯林兄弟会的领袖会面,并在该党派组织的集会活动中露面。在穆斯林兄弟会受到当局压制的时候,巴拉迪也向他们表示了声援。所以他在穆斯林兄弟会中赢得了一定的信任,因为他在关键时刻没有回避风险。

巴拉迪可以成为世俗派改革者和兄弟会中温和派之间的桥梁。要提到的一点是,穆斯林兄弟会中也有温和的理论家和活动分子,它不是一个极端的伊斯兰主义组织。该组织参加过多届议会选举,他们的许多宣传资料内容上是相当温和的,比如呼吁进行政治和经济领域的改革。

因此这不是一个极端组织,不是基地,不是霍梅尼。穆斯林兄弟会正在走上一条转变的道路。这在一定程度上与土耳其的伊斯兰主义力量,包括目前执政的正义发展党的发展轨迹有相似之处。

德国之声:您设想埃及权力转移最有可能会怎样进行?

拉瑟福德:我想穆巴拉克还会拖延几周时间,然后人们将看到一个至少应包括巴拉迪在内的权力转移过程。我不知道巴拉迪是否会领导这一过程,但我想他会受到邀请,因为他是唯一能够代表街头民众愤怒,并具有一定领导才能的人物,能将目前这场分散的运动赋予一定的凝聚力。

因此出于稳定局势的考虑,穆巴拉克和他的人马应该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向巴拉迪伸出合作之手,组成某种形式的政府,让巴拉迪、苏莱曼和新总理沙菲克参与在内。

采访:Michael Knigge 翻译:叶宣

责编: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