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访:奥巴马在缔造一个新美国

美国前驻德大使约翰·科恩布鲁姆(John Kornblum)撰写的《美国使命 - 处于转折点的世界大国》于5月4日同读者见面。科恩布鲁姆在该书中力求对美国的行为进行深层的解释。在他看来,随着布什时代的完结,过去数十年来发生的文化战争也随之告一段落。他写道,奥巴马总统代表了客观、兼容、开明以及对话的意愿。5月4日当天,科恩布鲁姆接受了德意志电台的采访。

default

奥巴马在就职百日会上讲话

记者: 要为奥巴马时代做一次总结的话,可能还为时过早。我们做出了很大努力,力求找出一个能够概括他100天政绩的概念。对您来说,现在出版该书,它的重要性何在?

科恩布鲁姆:这本书经历了一年的计划,现在正赶上奥巴马执政100天完成它,是一件幸运的事。不过这本书只用了很少的篇幅叙述奥巴马执政的100天,因为写作的时间在此之前。该书主要描绘的是美国产生变迁的始末,人们对此抱以怎样的希望,人们怎样同这个新美国打交道。这些就是写作这本书的动机。

记者:书名为"处于转折点的世界大国"- 许多事情都在发生着转变。在您看来,对于世界大国美国而言,转折的核心是什么?

科恩布鲁姆:转折的核心是一场决定性的社会进化,我是这么看的。这场进化当然也发生在欧洲,不过,所有类似的事物在美国都表现得更为突出。

记者: "进化"指的是什么?

科恩布鲁姆: 进化指的是所谓文化战争的结束。这些战争在德国、英国和美国于60年代、70年代乃至80年代都曾发生,在我们看来,小布什标志了文化战争的终点。这是一个非常严峻的终点:美国成了孤家寡人,把对峙当作了自己的基础。

奥巴马战胜对手成为美国总统,恰恰因为奥巴马代表了以上政策的反面。他主张客观、兼容、开明和对话,而这些现在特别能够打动美国的人心。它们也将开启新的美国政治,走向新的美国社会。

记者:您也写道,奥巴马能否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重整旗鼓的愿望同传统美国自我意识的根基是否相联。那么,什么因素会阻碍它们相连呢?

科恩布鲁姆:奥巴马必须做的是,将革新的愿望同现实联系起来,简言之,目前的现实就是经济危机。他必须在美国人认可的基础上行动,欧洲必须注意,这也是我们撰写这本书的原因。奥巴马有时会像欧洲人那样说话,但这样就会在自己的国家受到批评,因为他显得太欧洲化。因此,他必须脚踏实地地站在美国的传统之上,以美国历史,更重要的是,以美国政治目标以及美国人的愿望作为行动的指南。他的目标必须是,将这两个方面巧妙地结合起来。

记者:让我们暂时在美国停留片刻。如果有人质疑他是否有能力把革新同美国根基以及美国自我意识相联系,那在美国国内,哪些可以称为是完成这些的障碍呢?

科恩布鲁姆:可能的障碍是,比如关塔那摩、经济问题以及伊拉克,这些都会给他带来压力,在这些地方,他都必须重操传统手段。而这些都会给他的理想、他释放的信号打上问号。奥巴马被十多项危机缠身,他必须首先化解危机。让危机的现实同言辞和理想保持一致,是他面临的很大困难。

记者 这里许多人也都相互询问,不放弃关塔那摩军事法庭,这又怎能为"处于转折点的世界大国"论自圆其说呢?您能够解释吗?

科恩布鲁姆:可以的。我认为,我刚才已经说了。这是他一而再碰到的问题。社会进化不能依赖日常政治来做评判,这一点对欧洲盟友来说也是一个问题。他们希望布什离开,他们希望出现另一个美国。但是,人们不能忘记,美国是维护世界现状的强权大国,她维护世界的安全和稳定。这意味着,有时她的行为必须同大国相称。

记者:这一点我已经理解。我问题的核心是,您能不能向德国人解释,究竟"变化"指的是什么?因为在德国,人们能感受到越来越多的对奥巴马的失望。

科恩布鲁姆:到处都能感受到变化。这也是我们写这本书的目的,我们对发展变化的很多细节都进行了仔细的观察,了解国内的气氛以及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气氛的背景。迪特和我保持着非常友好的伙伴关系。我们相识多年,几十年了。

记者 : 您说的是德国电视记者 Dieter Kronzucker

科恩布鲁姆:非常有趣的是,他的美国生活经验比我还丰富。他经常报道美国国内的气氛,而且已有很长一段时间。他描述人们的想法和正在发生的变化。而我则利用我美国人的优势,对这些描述加以背景性分析。我想,这种合作非常有意思,它值得一读,它是印象同背景分析的结合。通过这本书,我们正是回答了您提出的问题,比如失望等自然会出现的现象。

记者:另一个例子,也是一个有些失望的例子。许多人拭目以待,看奥巴马在反恐斗争中怎样对待那些动用刑讯手段的人,或者那些下令动用刑讯的人。许多人已经说,这是一个错误,美国又在犯错误。您在欧洲、在德国,怎样为美国的行动作解释?

科恩布鲁姆:首先,美国又在犯错误的说法有些夸张。我认为,我们之间的伙伴关系非常好,很长一段时间来,它是积极的。关于可能建立法庭或者立案,将那些下令动用刑讯手段的人绳之以法,我个人认为,是奥巴马做出的正确回答。他下令公开有关文件,这样人们可以看到,美国政府当年是怎样做出使用关塔那摩军事法庭决定的。不过,做出决定的那些人,有些是国家官员,他们必须听命于政治领导,现在不见得必须对这些人进行惩罚,这也是为了顾及社会和谐。他们过去的问题以及他们当时的所作所为,本来就够让他们头疼的了。南非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南非并没有出于对峙而将那些实施种族隔离政策的人绳之以法。这是政治领域久经考验的方式,也是一种和解的方式,即在一个国家公开弊端,让人们都清楚地看到它们的存在,但同时,并不是痛打落水狗,对犯错误的人进行惩罚。我认为,在这一问题上,奥巴马的行为百分之百的正确。

记者:上周末传出消息,华盛顿方面已向德国就接收关塔那摩囚犯事宜提出了具体问询。数月来,我们就一直在讨论德国是否应该收留他们。这个问题是有争议的,反对者说,这首先是美国的任务。您怎么看德国的这场辩论?

科恩布鲁姆:这场辩论非常自然。我想,它还会继续下去。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奥巴马政府正在仔细核查每一个囚犯。的确有在押的人却不具备在押的理由,但他们中间也确实有参与战斗或者犯有严重罪行的人。在每一个西方国家,同这些人打交道都会是很难的,因为我们的法庭以及我们的立法承认各类证据。会不会对他们开庭审判,没有人能拿得准。因此,多年来,事实上布什政府已经开始询问,有没有解决的办法,让这些囚犯得到一个相对稳定的身份。我知道,美国的盟友对此并非真的热衷,所以,这场讨论还会长久地进行下去。

作者:Klein / 叶宣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