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专访:“奥习会”各说各话?

美国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认为,无论是奥巴马还是习近平都面临内政压力,要做出"强人姿态"。在此背景下,即将上演的"奥习会"或将成为一场"各说各话"的会晤。

China Barack Obama und Xi Jinping Pressekonferenz in Peking

(资料图片:2014年11月奥巴马访华)

德国之声:有媒体分析人士认为,美中双方希望谈不同的话题,对对方的话题不大感兴趣,您赞同这样的说法吗?

戴博(Robert Daly):的确存在这样的忧虑,即因为美中关系目前处于不确定甚至危险的阶段,所以这次的峰会会出现您所提到的情况。我想,的确有这样的风险,即双方均会声张自己的立场,以便向本国民众有所交待。当然,每次峰会、对话都会有这样的因素存在。但倾听仍是十分重要。我想,这次峰会有可能是"各说各话"。或许会在特定问题上有一些结果。但在讨论的过程中,我觉得很难有真正的交流。

德国之声:所以更多会是声张自己的立场,而非得出结果?

戴博(Robert Daly):奥巴马总统受到很大的压力,要求他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声张美国利益。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则主要是让国人看到他的"强人姿态",他的主要考虑是内政。这两种态度都不利于倾听。当然,如果事实并非如此,双方在闭门会议中有真正的对话,那我也乐观其成。

德国之声:美国对中国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持何种立场?这一概念与过去的"战略伙伴关系"有何不同?

戴博(Robert Daly):我认为,我们应该回归"美中关系"这一说法。过去的一些概念,无论是战略伙伴关系还是新型大国关系,都未曾帮助我们理解和把握两国关系。相反,这些概念都带来一些问题,比如不同的诠释,不同的出发点。中国方面知道,美方并不欢迎"新型大国关系"这样的说法。但中方仍不断重复该说法,似乎反复强调就能改变美方的看法。这是不会发生的。或许奥巴马总统或其他官员会使用这种说法一次,以便不让中方感到受侮辱。但很明确,这样的概念不是双方共同追求的。

Südchinesisches Meer Chinesische Bauaktivität auf den Spratly-Inseln

“在南中国海和西太平洋,美中存在不兼容的核心利益”

德国之声:为什么美国不寻求实现"新型大国关系"?

戴博(Robert Daly):我们并非不寻求这种关系,而是不喜欢这样的说法。我们理解习近平提出"新型大国关系"的动机是积极的,而且是至关重要的。它包含着这样的含义,即美中两国不能成为敌人。因此双方应当以新的方式相处。但从文化上,美国并不会给两国关系起名字,而中国喜欢"提法"、"方案",先是很模糊的,然后再慢慢填进内容。这太中国化了。美国不这样做事。美国也告诉中国他们不习惯这样的行事方式。

德国之声:目前美中关系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戴博(Robert Daly):两国在观念上还存在很大的问题。美国还没有适应多边主义。美国仍在谈其强大国力和国际利益,好像我们可以永远保持全世界最重要的战略角色一样。但其它国家的崛起,以及我们自身的财政困难,都会打破这样的想法。美国在不违反其最根本的原则与利益的前提下,必须寻找到一种方式,让中国参与到国际规则与标准的制定过程中,欢迎中国成立国际机构并实行最佳管理,对中国提供国际公共产品予以认可。这也包括,中国在西太平洋修建安全设施。中国应当扮演一定的角色。如果中国不感到安全,没有谁是安全的。所以美国必须寻找到一种方式,对中国崛起的合法性予以认可,并让中国扮演更大的角色。

中国则仍在努力适应现代化。中国还没有决定要成为什么样的国家,还没有决定如何适应全球化与政治多样性,以及如何回应国际上或多或少属于自由民主派资本主义的秩序。中国对此还感到很不舒服。这些是从宏观上来看。

具体而言,我们知道有一系列问题。其中最大的难题是西太平洋安全。在南中国海和西太平洋,我们存在不兼容的核心利益。中国似乎将"九段线"视为其主权范围的描述。对美国而言,维持国际公地(global commons)则是其绝对的核心利益。

德国之声:网络安全也是美国十分关切的议题,您怎么看?

戴博(Robert Daly):的确如此。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但如果以正确的方式处理,假以时日是可以解决的。所以短期而言我并不乐观,但中期来看我并不悲观。

德国之声:那么如何处理才是正确的方式?

戴博(Robert Daly):我们应当停止相互指责。现在,双方都认为自己站在道德高地上。但没有任何一方拥有道德高地。只要我们还继续相互指责对方的行为并发出威胁,就无法取得进展。不单是美中两国,包括所有国家,在相关讨论中应首先认识到,这是新的技术,会带来影响深刻的难题,无论是对个人的隐私与关系,还是对企业、国际领域和主权国家。这是挑战的本质。这对网络战争、网络间谍、网络商务、网络犯罪都有重要的影响。我们应当停止相互指责,讨论新技术对每个人的挑战。

德国之声:在经济方面,人民币汇率调整以及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对美中关系有何影响?

戴博(Robert Daly):我们还无法判断。目前引起国际关注的话题是:中国的经济状况究竟如何,以及走向何方。我现在的看法是,这是一种调控下的经济放缓,尽管在某些情况下调控得很糟。我们知道中国计划经济转型,扩大内需与服务业。他们有很长的路要走,会遇到一些障碍,我们近期就看到一些障碍。我们也看到中国缺乏经验,有些处理地并不太好。但从过去的经验看,他们也善于学习和适应。所以现在断言还为时过早。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