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专访哈贝马斯:“避难权属于人权”

尤尔根·哈贝马斯是当代最重要的哲学家、社会学家之一。他近日接受了德国之声采访,就政治避难、军事干预以及宗教、文化差异等议题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哲学家、社会学家哈贝马斯(Jürgen Habermas)与加拿大哲学家泰勒(Charles Taylor)于今年9月29日在华盛顿被授予"克鲁格人文与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该奖项被看作是哲学领域最重要的奖项。在美国国会图书馆,哈贝马斯接受了德国之声的专访。

德国之声:哈贝马斯教授,现代社会变革从不间断,也因此总面临着新的挑战。以目前从近东地区、非洲部分地区以及西巴尔干地区涌向欧洲的移民潮为例,从哲学角度来看应该如何对此做出回应?

哈贝马斯:避难权也是一种人权,任何申请政治避难的人都应该得到公平的对待,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得到全盘接收。这是一个原则性的回应,然而这个回答在当前的形势下并不很讨喜。

德国之声:欧盟在难民问题上罕见地分化。您也认为,欧盟正面临在价值和信念上受到侵蚀?

哈贝马斯:事实上,英国以及一些东欧国家与货币同盟的核心国家疏离。这一冲突是可以预见的,它与入盟时间有关。那些来自(欧洲)东部新入盟的国家,除了仍然(与其它盟国)存在巨大的经济差距外,也没有得到足够的时间,在政治和精神上完成一个适应过程。对于这样一个过程,德国得到了足够长的时间--从1949年至1989年四十年。

德国和法国早应更积极地推行有远见的欧洲政策,如今两国应该利用这个倡议发展欧洲政策。在该政策的框架下,我们要也能在难民问题上实现合作。我还必须补充一点:对于我们的政府,我很多年没有像从今年9月底以来这么满意。默克尔女士的这句话"如果我们现在要因为向那些需要我们帮助的人露出友好的一面而道歉,那么这(德国)就不再是我的国家",既让我吃惊,也让我感到值得敬佩。

德国之声:当几十万人涌入一个国家,很多人具有不同的宗教观、文化观,下一步涉及的就是社会一体化问题。对于成功的一体化在哲学方面有没有秘诀呢?

哈贝马斯:实现社会一体化需要一个共同的根基,这就是宪法。有一些原则不应该一成不变,而应该在广泛的民主辩论中得到商议。我想,这一点会在我们这里再次得到体现。我们一定期待,每一名被我们接受的人都遵守我们的法律、学习我们的语言。我们至少会期待,我们政治文化的基本原则会普遍地深入(移民的)第二代中。

德国之声:您1999年为北约颇具争议的科索沃行动辩护。如果北约再次进行军事干预--打击叙利亚阿萨德政权或者打击"伊斯兰国",您是否还会持相同立场?

哈贝马斯:这是一个很难的问题,我不能简单地用"是"或者"否"来作答。我从伊拉克战争开始就对其进行批评,伊拉克战争、阿富汗(行动)、马里(行动)和利比亚(行动)让我们明白,干预势力没有做好肩负进一步责任的准备,在这些国家进行长达数十年的国家结构重建。因此我们汲取了这样的经验,干预往往导致相关国家情况的恶化,而非好转。我在1999年支持那次(科索沃)行动时提出了很多前提和限制条件,然而这些在岁月长河里被人遗忘。现在回过头看,我是否会改变当初的做法,需要更长时间的考虑。

德国之声:彼得·绍拉图(Peter Scholl-Latour ,已故媒体人、著名阿拉伯专家)曾经预言,在2011年的9·11袭击后,未来的大型冲突将具有宗教色彩。历史似乎证实了他是对的--特别是当人们想到极端伊斯兰潮流时。人们应该如何应对这个问题?

哈贝马斯:这在实质上并非宗教冲突,而是带有宗教性质的政治冲突。宗教原教旨主义是对当代才归纳出来的、基于殖民主义和后殖民主义政策的断根现象的回应。因此,将称其宗教冲突有点幼稚。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