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专访:告赢广电总局的第一人

中国同志导演范坡坡的这个头衔十分霸气。他打的这场官司可谓前无古人,后面不知是否有来者。记者在今年的柏林电影节上遇到来参加“新生代青年训练营”的他,他给人的印象是:彬彬有礼,但确实敢怒、更敢言。

Fan Popo (Fan Popo)

导演范坡坡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中国,影视作品被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架并不是新闻,但是,因为有作品被下架而起诉广电总局并获得立案,最终甚至打赢官司,就是史无前例的事情了。打破这个先例的人是中国同志导演范坡坡。

时间要追溯到2014年12月,范坡坡忽然发现自己的同性恋题材纪录片《彩虹伴我心》被各大网站全面下架。此前,该片的网上播放量和反响都很不错。视频网站给出的答案是《彩虹伴我心》被删除是因为"有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相关文件"。

2015年2月,范坡坡向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寄出信息公开申请信询问删除理由。广电总局一个月后回复:"经核查,您反映的我局下发文件要求删除以及屏蔽纪录片《彩虹伴我心》的情况并不存在。"

面对这种截然不同的答复,范坡坡于当年9月将广电总局告上法庭。直至去年年底,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终于对导演范坡坡起诉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一案做出一审判决,确认新闻出版广电总局"3月22日针对原告范坡坡的信息公开申请作出的答复违法",并"驳回原告范坡坡的其他诉讼请求",广电总局支付诉讼费用50元。

时隔两个月的他来到柏林电影节参加"新生代青年训练营",接受了本台专访。

德国之声:头一回有人告赢广电总局,这是挺轰动的事,但是好像没有太多中国媒体对此进行报道,是怎么回事?

范坡坡: 我打赢官司之后其实有不少媒体来采访,但是他们好像很多都没有发出去稿子,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德国之声:打赢这场官司带来了哪些实质的变化?

范坡坡:从案件本身而言暂时没有那么具体的改变,因为我的片子还没有回到视频网站上。我也在继续跟进,也跟他们打了好几次电话,也没得到具体的回应,他们还是认为我的片子不符合规则。但我认为,打赢这场官司更大的意义上是一种启发:我们也可以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权力,包括和政府对抗也有一些可能性。

德国之声:中国同志电影从最初的禁拍,到只是禁映,再到2015年大陆出现首部过审的同志电影《寻找罗麦》,是不是可以说整体趋势还是有一些进步的?

范坡坡:我说不上来。因为首先,我到现在都没有看到《寻找罗麦》这部片子,不知道里面有多少同志的内容,而且我认为,中国审查制度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具体的规则,基本靠人治。《寻找罗麦》通过审查并不意味着未来的同志电影也能通过。所以我并不是那么乐观。

德国之声:确实,《寻找罗麦》两年前宣布过审后就没有下文了……

范坡坡:这部电影到现在还没正式上映确实是一件令人担忧的事情。我觉得《寻找罗麦》也是一块检测整个社会、包括政府是否能接受这个话题的试金石。

德国之声:作为同志,你觉得现在中国社会对这个话题的接受程度如何?

范坡坡:我觉得社会其实变得越来越开放,不管是关于同性恋、还是"性"的话题。只是政府层面还没有立法措施保护受歧视的人群。另外一方面,中国人很注重传统的家庭观念,这也是一个障碍。

德国之声:你不仅是导演,也是活动家,还被合称为"社运电影人"。这样的电影人是不是比一般电影人遇到的困难多得多?

范坡坡:如果关注的议题多的话,可能从政策角度而言,会面临更多的风险。我不光做自己的电影,也组织酷儿的影展。组织影展比自己拍片子遇到的困难更大。但是另外一方面这些话题又很重要,无论是同性恋、农民工,还有我有一个朋友拍留守儿童也拍了十几年了。这些都是我们社会现实当中息息相关的话题,所以虽然有困难,还是要继续做下去。

德国之声:这不是你第一次来德国了吧?

Filmplakat Papa Rainbow (Fan Popo)

《彩虹伴我行》电影宣传海报

范坡坡:不是,应该是第五次了吧。但是第一次来参加柏林电影节,觉得很兴奋。这几天接受了不少媒体的采访,因为大家对中国的话题很感兴趣,我在公开的场合说一点点,大家都会围上来问哪里可以看到我的片子。电影节开幕上也节选了一些学员电影的片段,我的片子也在其中。之后有不少人过来交换名片,对我的片子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前几天,我去了莱比锡的中国电影节,孔子学院举办的,那里也放映了我的《彩虹伴我行》的短版。

德国之声:德国观众对你的影片有何反响?

范坡坡:经过这么多年来媒体的报道,欧洲观众对中国同性恋的处境多少还是有所了解的,例如,他们知道"形婚"、同性恋的街头行动以及女权主义运动的兴起。但是细节上,他们还有很多好奇的东西,比如,我经常会被问道,我认为中国五年后会有什么变化。我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中国的变化有太多不确定性,我只能会看过去十年的历史,谈一些可能性。

采访对象介绍:范坡坡,同志导演、作家、活动家。 1985年出生,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曾出版《春光乍泄:百部同志电影全记录》。策划中国酷儿影像巡回展,足迹遍布中国二十几个城市。
纪录片作品有:《新前门大街》、《柜族》、《纸房子》、《舞娘》、《彩虹伴我心》等,在台北、洛杉矶、阿姆斯特丹、孟买等数十个电影节展映。
曾获智行基金同性恋议题论文奖三等奖,新浪博客大赛二等奖。2011年获得第22届香港同志影展玲珑大奖,他是该奖项最年轻的得主。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