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专访:反希特勒斗争的楷模—曼家族的故事

父亲是诺贝尔奖得主,孩子们具有特殊才华:曼家族的故事至今令人感兴趣。作者Tilmann Lahme在其传记中介绍了这个家族的故事:从他们的自我表现到他们沦为难民的命运。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之声:60年前的1955年8月,诺贝尔奖得主和著名艺术家庭的一家之长托马斯·曼(Thomas Mann)逝世,为什么曼家族的成员至今仍令人关注?

Tilmann Lahme:托马斯·曼是20世纪最伟大的天才之一。有人说他是自歌德之后德国最伟大的散文作家。与其他知名人物不同的是,不仅仅是他一个人史上留名,而且也包括他的整个才华横溢,同时也很不幸的家庭成员。这更增加了人们关注的兴趣。

德国之声:这个家族是否就如同德国的王室贵族?如同温莎(Windsor )或肯尼迪(Kennedy)家族?

Tilmann Lahme:我们没有能够引起我们关注的王室,但是我们有这样一个家族。有关他们的资料多得令人难以置信。我们有大量的日记和信件,我手中也有迄今还无人研究过的家庭成员之间的往来信件。我不排除其中涉及人们对色情内容的好奇,不过这也没什么,毕竟曼家族已将其提到文学层面。

Tilmann Lahme

曼家族传记作者Tilmann Lahme

德国之声:传记追溯到20世纪20年代魏玛共和国时期,也就是托马斯和卡蒂亚·曼(Katia Mann )的所有六个孩子都出世以后一直到2002年家族的最后一位幸存者伊丽莎白(Elisabeth)逝世,主要描写曼家族的孩子及其他们的父母。他们兄弟姐妹之间有什么共同之处吗?

Tilmann Lahme:实际上所有孩子的共同问题是他们都离不开父母。6个孩子和他们的父母都住在同一栋房子里,生活全部依赖父亲,这也包括经济来源。他们缺乏独立生活的意愿。例如克劳斯·曼(Klaus Mann)本来完全有能力依靠自己的才华独立生活。然而,他下不了离家的决心。所有的孩子都围着父亲转。只有最小的女儿伊丽莎白摆脱了家庭的影响。

德国之声:您在书中对埃利卡和克劳斯进行了这样的描述:"这对姐弟以其智慧和大胆再加上其父亲的盛名在世界获得了声誉。"曼家孩子们的成名是因其本身的艺术天赋还是因其父亲的知名度?

Tilmann Lahme:这正是像这样一位伟大天才的子女们所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无论是现在在柏林,还是以后在纽约或者洛杉矶,如果大门为曼家子女敞开,人们很难弄清是因为克劳斯是一个魅力十足的年轻人,还是因为他是托马斯·曼的儿子。当然总是两种因素都有。曼家的孩子们也很清楚这一点。他们必须要付出极大努力来展示自己的个人魅力,同时他们也明白:父亲的光环始终在起作用。

Deutschland Literatur Geschichte Thomas Mann um 1905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托马斯·曼是反对希特勒的先锋

德国之声:在他们的那个年代,曼家族的人是否属于很开放的类型,也包括在同性恋问题上,再有就是他们的移民命运,这似乎也正是目前难民危机中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Tilmann Lahme:他们是非常的开放。或许对我们的时代来说并不那么非同寻常:克劳斯·曼是男同性恋者,戈洛·曼(Golo Mann)也是。她的姐姐埃利卡( Erika)既爱女人也爱男人。但对那个时代就非同一般了。

德国之声:与魏玛共和国时期的许多知识分子所不同的是,曼家族很早就认识到希特勒很危险,这是为什么?

Tilmann Lahme:或许这是因为其生活观,或许也是因为他们重视个体,而不是集体的审美观。克劳斯·曼在阐明政治立场之前就已经受到右翼媒体的指责,原因就是他描写了毒品、同性恋、世界上的孤独与寂寞以及颓废和抑郁。托马斯·曼在魏玛共和国时期就旗帜鲜明的反对纳粹,当时持这种立场的德国知识分子寥寥无几。也正是因为如此,1933年全家人不得不说:德国已经没有我们的立足之地。

德国之声:是因为曼家族反对纳粹的立场我们才对他们如此崇敬吗?德国人是否都希望自己的家族也像曼家族那样旗帜鲜明,立场坚定?

Tilmann Lahme:当然人们都希望自己的前辈能够像曼家族一样,因为我们大多数家庭中都曾经有人参加过纳粹。这更为曼家族神话增添色彩。因为这个家族成员不仅很有意思、很有天赋,写了很多深受欢迎的文学书籍,而且在20世纪的关键问题上,作出了正确的决定。这是一个英雄史。令我感兴趣的是,他们自己是怎样制造了这一神话的,他们是如何将自我表现为"更高尚的德国人"以及反希特勒斗争中的模范家庭的,以及他们如何编织谎言来加强其神话的。

Deutschland Literatur Geschichte Thomas Mann in Nida Sommerhaus

托马斯·曼与孩子们在自家别墅前的幸福合影

德国之声: 曼家族先去了瑞士,后去法国,最后到达美国。移民对整个家族意味着什么呢? 从经济上来看,他们在蔚蓝海岸的滨海萨纳里拥有别墅,之后在普林斯顿和加州的生活也相当不错。

Tilmann Lahme:经济上他们没问题。他们将一半的诺贝尔奖金带到了国外,而且还不断有稿酬收入。甚至很长时间内,其岳父还从慕尼黑给他们汇款。

德国之声:托马斯·曼在美国流亡时说:"我在哪里,哪里就是德国。"托马斯·曼是否迄今一直是德国文化在海外最典型的代表?

Tilmann Lahme:从整个世纪的角度来看,我认为他在第三帝国这一中心问题上始终扮演着某种解放者的角色。文学评论家赖希·拉尼茨基(Marcel Reich-Ranicki)就曾说过:"如果希特勒是德国的厄运,那么托马斯·曼就是那个可怕时期的德国的幸运。"在世界许多地方,人们至今仍然对他保留着这样的看法。我希望人们将继续阅读他的作品。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