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专访:北京“错误地理解现实”

德国政府人权专员施特拉瑟(Christoph Strässer)近日接受了德国之声采访,其间他谈到了高瑜案、德中人权对话以及自己对西藏的印象。

德国之声:原德国之声自由撰稿人高瑜被允许监外执行,该诉讼程序符合法治国家原则吗?

施特拉瑟:就我们所知,不符合。我们反复通过德国驻京大使馆,尝试对诉讼过程进行观测。我们听说了,高瑜曾经翻供。而过去几周的上诉程序都没有得到公布。根据我们的标准--这不仅是联邦德国的标准,也是世界各国的标准,这不是符合法治国家原则的法律程序。

德国之声:德国政府和其他一些西方政府曾多次为释放高瑜作出努力。德国之声也对此案进行了详细的报导。您认为,各国政府和自由媒体对本案的世界性关注是否对高瑜有所帮助?

DW-Video Gao Yu

媒体人高瑜二审改判五年监外执行

施特拉瑟:从结果来看,是的。现在很难具体说,究竟哪些情况让监外执行得以实现。我们曾反复指出,单单是出于人道主义原因,让高瑜获得足够的医治就很重要。她在10月份曾经发生心肌梗塞。我认为,媒体、公众以及外交领域的坚持,最终都起到了帮助作用。

德国之声:作为德国政府人权政策和人道主义援助专员,您向您在中国的对话伙伴指出了中国具体侵犯人权的行为,这是否属于您北京对话伙伴所批评的"干涉中国内政"?

施特拉瑟:不,在我看来,这是错误地理解现实。

当我们谈到个案时,我们总是依据国际上对于符合法治国家原则的程序和遵循准则的约定、共识。因此,当谈到某个问题时,例如谈到言论、媒体自由问题时,不是干涉他国内政。

出于国际责任,我们必须这样做,而中国在很大程度上也承担这些国际责任。

德国之声:鉴于中国政府的回绝态度,德中人权对话是否还有意义?

施特拉瑟:这个对话正因此而有意义。我们可以在很多方面表明态度。我们在中国进行了公开的表态。我们已经是第二次在人权对话后紧接着召开记者会,向德方和中方记者公开了所有这些问题。

如果真的结束对话,那么我想不出其他的交流形式可以让中方明白,我们非常严肃地要求保证人权、公民权和政治权。

德国之声:如果默克尔总理与李克强总理直接就这些问题进行对话,不是更快捷吗?

施特拉瑟:我想,她(默克尔)是这样做的。我没有参加那些会谈,但就我所知,这(总理直接对话)时常发生。因此,继续外交对话是有意义的。

德国之声:如今,德国和中国在以经贸、创新为首的很多领域都是战略合作伙伴。亲密伙伴之间也可以公开批评吗?

施特拉瑟:这是良好伙伴关系的一个基础。如果关系好到互相之间完全没有问题,那就需要在另一个不同的层面上进行对话。但是中方了解这一点,并对我们明确地表示,(双方)在一些领域--特别是针对人权的普世价值方面,存在严重分歧。因此,好伙伴之间也应该发声,这是好伙伴之间对话的一部分。

zum Thema - Unterdrückung der Rechtsanwälte in China

2015年夏天300余名致力于人权和民权的律师和律所人员被捕

德国之声:您批评中国人权状况"倒退",为什么(这样说)?

施特拉瑟:今年有一些以"安保"为名的措施,例如,2015年夏天300余名致力于人权和民权的律师和律所人员被逮捕,其中30人至今还被关押。

当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些人有何过错时,只有类似于这是"犯罪团伙"的简短答复。当询问是凭何作出的这种判断时,没有答复。

对于我们而言--我认为也对于所有观察中国情形的人而言,这是新一层的(侵犯人权)。我们也向中方伙伴表明了这一点,这对我们很重要。

德国之声:您这次也去了西藏。您是否认为,虽然其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图像被禁,但藏人可以自由发展其宗教、语言?

施特拉瑟:我们在那里了解到的当然只是当地现实的冰山一角。几十年来,德国一直有针对西藏问题的讨论,让我们对西藏有一种不同的看法。讨论中谈到达赖喇嘛的支持者没有宗教活动自由,因为达赖喇嘛在中国被看作是想要促进藏独的人;其支持者总是因为其政治属向而面临权利受侵的危险;这也时常出现逮捕和一些对这些人非常不利的状况。

德国之声:这不是明显违背宗教自由吗?

施特拉瑟:在我们看来,这是对当地情况现实的判断。当然,要考虑到,我们只有通过坚定的对话才能实现这一点:中国政府将达赖喇嘛看作是想要分裂国家的人。我们则必须反复指出,当达赖喇嘛来德国时,他在这里是被看作是宗教领袖,而据我们所知,他并没有想要让西藏脱离中国独立。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