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访:“六四”问题,她这么说……

"六四"27周年,旅德华人华侨、流亡作家、多个民运组织周六在中国驻法兰克福总领事馆前举行抗议活动。抗议中国当局至今对"六四"持否定和禁止谈论该事件的态度。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形容"六四"就像一个大脓包,如果不尽快"解决",它终会爆掉。

Deutschland Jahrestag Gedenken Tiananmen in Frankfurt

“六四”27周年法兰克福抗议活动现场

德国之声中文网:"六四"27周年,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如何?

廖天琪:我是觉得中国在其他方面,比如:在科技、设施建设等方面取得了一些进步。但是提到中国的民主、中国的人权状况方面并没有好转,而且不但没有好转,状况更加严峻了。不只是最近,而是这些年来发生的太多事情,让人对中国的民主进程心寒。

中国的新闻自由依然是无望的。言论自由太多人因言获罪。而且这种情况已经扩展到,异议人士、维权律师都会因为他们的职业,其人身自由受到限制,甚至会被逮捕。但自由从来不是从天而降的,大家必须要去争取。

Frankfurter Buchmesse China 2009 Liao Tianqi

受访人: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资料图片)

德国之声:与1989年中国当局对待天安门广场学生运动采取的镇压手段相比,您认为中国当局今天应采取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六四"或"六四"参与者及其家属呢?

廖天琪:我觉得政府第一个要做的就是还原真相。然后就要追究责任。同时向受害者及其家属道歉,进行赔偿。这是政府必须要做的事情。任何真相可以蒙蔽一时,但不会永远被蒙蔽。中国政府应该有去反省的自信,同时进行检讨,因为这是可以做到的。

然后我想澄清的是,"六四"是一个群众自发而起的事件,并不是一个反抗政府,也不是违法的事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上规定,人民应享有集会结社的自由、人民有言论自由等等。因此人们在去行使这些权利的时候,政府完全无权去镇压他们、去屠杀他们。

德国之声:您觉得这样的诉求,或者直接的说,要求中国当局为"六四"道歉会有效吗?

廖天琪:我当然知道这是在对牛弹琴。因为中国的政权不是一个民选的政权。他们不愿意放弃一党专制的权力。他们害怕反思。因为当局知道,如果他们让了一步,他们的权力就会受到动摇。

德国之声:据说今天参与抗议者要向中国驻法兰克福总领事馆递交抗议书,结果怎样?

廖天琪:门卫说,领事馆的工作人员说拒绝接受一切抗议书。反倒是德国警察和门卫说,我们有权递交,所以最后我们在警察的陪同下把抗议信放到了领馆门口的信筒里。

德国之声:现在一提到"六四",人们除了会想到事件本身,还会意识到"六四"已经变成了一个符号。为什么"六四"能够变成一个符号,会马上让人联想到:人权遭迫害者、那些死难者、那些正义得不到伸张的受害者?

廖天琪:答案很简单,几十年来,政府没有好好正视"六四"的问题,以为可以逃避它("六四"),不去谈论、隐瞒真相就能解决问题,但事实刚好相反。当局要好好去调查历史,承认自己的错误。就像德国面对自己的历史一样。

德国之声:您对习近平主政下的中国政府目前的政治发展持怎样的态度?

廖天琪:曾经有一段时间,习近平上台后不久,我对他抱着比较乐观的态度。因为习近平执政以后,他确实开始了一系列的动作。他开始大搞反贪反腐。但慢慢我们发现,他的反腐是有选择性的。这样做的结果只能是一时间大快人心,像徐才厚、周永康、薄熙来--他们这些人被关起来获得人心。而事实上,习近平的反腐是一把双刃剑。它也有反面作用,而且极其具有讽刺性。习近平的反腐把整个中国经济往下拖。

如今我对习近平主政不仅不抱乐观态度,甚至是一种更加严峻的态度。因为中国在言论和新闻自由方面,仍然实施压严厉的审查制度,并且逮捕大量异议人士。这种状况不只令人担忧,更加令人愤怒。如果习近平不能正视问题,那么他的结果将是悲剧收场。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严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