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访:伊斯兰化“孤狼”危险性究竟有多大?

随着单人袭击案的出现,人们对于恐怖袭击的担忧又上升到一个新的层面。单人作案如何展开?单人袭击同组织犯罪有哪些区别?为什么会有人选择单独作案?德国之声记者采访了恐怖主义问题研究专家托普霍芬。

德国之声:托普霍芬先生,在打击恐怖主义的过程中,应该如何正确评估单人作案案例的危险性?

托普霍芬(Rolf Tophoven):如果那些单独作案的行凶者果真带有萨拉菲圣战者背景,那么我们就真的面对一种"孤狼"行动模式了。因为这种情况下,行凶者并不是和一个组织紧密合作,所以在作案前往往难以发现相关迹象。

安全圈内很长时间以来一直存在这样的担忧,就是同有组织的恐怖主义团伙相比,单人作案往往带来更大的危险。例如,如果德国宪法保护局或者警方掌握的调查名单里没有那些单独作案的人员,那么这些人可就真成为随时有可能爆炸的潜在定时炸弹了。随时随刻都可能出现一个无法控制的自我极端化的案例,那么这样的人之后做出来的举动恐怕就是完全无法阻止的了。

德国之声: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才有可能接触到这些单独作案者?

托普霍芬:德国境内特别是在大城市,一些伊斯兰中心受到安全部门的监控。也就是说,安全部门熟悉了解这些组织,也对一些游离于极端行动边缘的危险人物进行监视。而对于那些单独作案的人员,安全部门只有在这些人做出一些比较显眼的举动或者发表极端言论的情况下才会注意到他们。否则这些人就可以完全将自己隐藏起来。

德国之声:德国以往就曾发生过单人制造的袭击案吗?

托普霍芬:坐在自己的家里就变得极端化了,还预谋计划实施袭击案,这种事对安全部门来说就是一场噩梦。2011年就曾发生过这样的案例。当时一名21岁的科索沃人在法兰克福机场枪击美国士兵,造成两人死亡,两人受伤。这是德国发生的第一起未能得到阻止的伊斯兰袭击案。

Rolf Tophoven Autor und Terrorismusexperte

恐怖主义问题研究专家托普霍芬

德国之声:头脑中带有极端伊斯兰观念的单独作案者一般都是什么样的人?

托普霍芬:这些人都是充满不满情绪的人。他们觉得工作前景无望,有些人无法融入当地社会。简单来说他们都是极度绝望。所以这些人也尤其容易受到伊斯兰恐怖组织的引诱和召唤。

德国之声:网上现在有多少教给个人实施袭击的行动指南呢?

托普霍芬:极端伊斯兰主义的一些领袖一直在呼吁那些受到召唤的人们,利用身边一切可以找到的工具,比如刀具或者汽车,撞向人群,用他们自己喜欢的方式去杀人。现在的发展趋势变成,犯罪团伙小型化,使用的工具和方式越来越简单,但是却形成极大的效果和影响力。所以所有人流聚集的地方都是更加危险。

德国之声:现在单人制造的袭击案数量是不是越来越多?在德国有多少这样的危险人物?

托普霍芬:这个问题恐怕很难回答。现在没有相关的信息证明单人制造的袭击案数量正在增加。德国联邦刑事局公布的数字显示,危险人物的数量大约为400人。德国宪法保卫局局长马森(Hans-Georg Maaßen)曾经说过,我们监视的名单上没有的人对于我们来说每天都是一种威胁。那些从"伊斯兰国"战斗地区回来的人如果联络在一起就形成巨大的隐患。个人根本无需开展袭击,真正的危险是那些具有暴力倾向的个人组织起来的不为人知的联系网。

德国之声:您是否认为应该加大对通讯的监控而且应该将巨大的信息通讯信息存储起来?

托普霍芬:我一直是赞成这种做法的。德国联邦刑事局也一直是这样要求的。但是在涉及那些不为人知的作案个体时,我不知道这种做法是不是能带来很大的收效。因为对于这样的措施存在着法律上限制,另外欧盟国家安全部门之间交换敏感信息比较困难。再有就是已经掌握到的单独作案人的信息也太少。

罗尔夫·托普霍芬(Rolf Tophoven)是德国埃森危机预防研究所所长。多年来他一直专注于研究恐怖主义。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